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艺苑>>诗歌
诗歌

插队行

2011年04月29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浦江情论坛作者:施提宝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87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970年初毛泽东主席发出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于是形成了老三届“一片红”,67、68、69届初中毕业生全部下乡。我与同学们于庚戌年三月十五日(1970年4月20日)于上海虬江路老火车站出行开始长达九年的插队落户生涯,从此溶入社会在生活中磨练,绘就漫长的人生岁月。
  
  (上山下乡)
  
  火车头
  牵车厢
  驶离故乡黄浦江
  父母兄妹挥手别
  独自启程去飘荡
  车轮刚刚响叮当
  奔向东南过钱塘
  一路嚎啕一路唱
  插队落户去井冈
  
  江西吉水冠山乡
  分湖深处石溪上
  周董陈朱顾施孔(注)
  兄弟姊妹聚一堂
  雄赳赳
  气昂昂
  翻山越岭豪情壮
  顷刻暴雨倾盆降
  泪水顺着雨水淌
  
  (注)(周建国,董美珍,陈良裕,朱利康, 顾一琴,施提宝,孔宝娣)
  
  冠山远去七重山
  涉江傍山路漫漫
  山麓山涧细路滑
  爬过一山一山拦
  乱虬杂枝扎衣衫
  一跤一跌又一趴
  一路摔到石溪上
  满身泥浆浑身汗
  
  全身泥水无人问
  相拥痛哭等天亮
  天亮不见太阳光
  迎来起炊胡大娘
  教我生火灶
  帮咱煮饭忙
  糙米饭
  南瓜汤
  尖椒泥鳅邀咱尝
  从此娇女变村姑
  自立门户常思乡
  
  
  (石溪上村)
  
  竹苞松茂谧  (mì 安宁,平静)
  油茶树成林
  杉数比天高
  映山红花娇
  山间百兽竟自由
  林中蛇蟒惊飞鸟
  平垒坑
  扁垒坑
  坑前山头建村庄
  两旁溪水涓涓流
  三条小路弯又长
  百亩水田布八坑
  十户村民坡四方
  豫河湘水移至赣 (队里有河南省、湖南省的移民)
  如今又添黄浦江
  
  山野晨曦蒙蒙亮
  浓雾扑面湿脸庞
  树绿草青霜铺道
  农家闻鸡炊烟袅
  
  晚间山村寂静早
  关门闭户显萧条
  隔岙相望不相往
  但闻蛙鸣犬相叫
  
  
  (居家生活)
  
  广阔天地新气象
  贫下中农盖新房
  破烂老屋民国造
  班驳陆离怪模样
  知青来前作牛棚
  知青到时做“新房”
  牵出大水牛
  铲除粪草浆
  知青入户为炕房
  黑咕隆咚不足十平方
  
  茅草屋
  红泥墙
  尺宽方洞为气窗
  地上青苔蜈蚣爬
  蚊蝇扑鼻满屋脏
  屋顶茅草稀
  举手碰横梁
  晴天看见星星闪
  雨天里外一个样
  
  四壁墙土粉如糠
  五根横梁吊家当
  牵绳挂帐铺新被
  门板铺草作卧床
  湿气寒心冰脊梁
  痛心痛肺痛断肠
  黑影青灯伴睡魔
  一觉睡到洞见光
  内急起床撩蚊帐
  伸手不见五指样
  尿桶靠墙无遮盖
  手摸电筒上茅房
  
  (山村习俗)
  
  城市生活山民奇
  固体酱油疑黑漆
  苹果肉松稀罕见
  固本肥皂是大礼
  山里生活稀罕见
  小孩方便唤狗舔
  成人不用方便纸
  专用草把与竹片
  
  堂屋挖地埋大锅
  干柴湿棍引神火
  飞禽走兽梁上挂
  烟熏火燎腊肉多
  冬夜堂屋烤火坐
  树桩老根燃篝落
  男子夹碳点旱烟
  满脸红光暖心窝
  女子借光斩猪草
  安贫守道农家乐
  
  村民洗衣用棒槌
  油茶饼子涤泥灰
  皂荚揉搓洗青丝
  山泉急流天浴垂
  老少四季赤脚仙
  寒冬腊月蔑席垫
  家徒四壁衣挂竿
  柴换针线蛋换盐
  农家米酒飘醇香
  山泉秋糯蒸佳酿
  溢肠买醉家家有
  醯壶常灌酒满缸 (醯壶xīhú即酒壶)
  赶路歇脚进村庄
  厅堂桌上锡壶放
  客来何方不相问
  斟满粗瓷献琼浆
  
  农家饮食也希奇
  生米入锅开水洗
  捞进木桶隔水蒸
  三餐干饭填饿饥
  山民不讲科学理
  米汤营养全丢弃
  拌入薯藤杂烩菜
  勺入食槽给猪吸
  
  山民婚嫁奇
  请我写聘礼
  单面红纸裁半边
  两边对折压成线
  提笔望岳丈
  娓娓讲端详
  
  猪肉十五斤        (当时猪肉0.75元/斤)
  冬酒要一缸         (自酿)
  三只老母鸡         (当时街上的鸡价0.70元/斤)
  挂面十卷装         (山里不种麦子,面粉挂面很珍贵)
  两条卷烟“赣州桥” (卷烟名0.27元/包)
  解放跑鞋各一双     (草绿色胶鞋 男女各一双)
  六尺“灯芯呢子”料 (灯芯绒布、当时比较好的布料)
  “士林蓝”布扯五丈 (蓝色卡其布料)
  
  大队书记嫁女笑
  咬牙切齿下狠招
  吃喝穿戴不能少
  再加一块“上海表” (“上海牌”机械手表,当时的名表,80元左右,相当于当时当地年收入的一倍)
  注:当时一个壮劳动力一天的报酬是0.62元甚至更少。因此婚嫁聘礼一般控制在50元至100元之间,视条件而定,男方婚娶喜事不会超过在200元.
  
  
  (山里婆娘)
  
  山里婆娘特耐劳
  四季单裤不穿袄
  目不识丁吟道情
  寒冬腊月打赤脚
  冬英起床未破晓
  挑水择菜生柴灶
  淘米蒸饭洗衣被
  摸黑点灯斩猪草
  田间农活样样行
  翻山越岭挑肥料
  兜着婴儿随时哺
  茶树林中锄杂草
  婆家规矩真不少
  客来殷勤备佳肴
  男尊桌上频劝饮
  女卑灶下汤饭捣
  
  队长老婆能耐高
  身怀六甲满山跑
  森林草丛做产床
  分娩割脐用柴刀
  脱衫包婴胸前吊
  回家顺路柴禾捎
  勤俭持家徒四壁
  糙米南瓜填肠饱
  青春焕发少妇娇
  二十嫁给李家少
  三十皱纹横额梢
  艰难岁月催人老
  嫁与人妇生育早
  三年三胎怎调教
  命运不济苦难深
  身在深山见识少
  
  (四时蔬果)
  
  队里安排自留地
  圩镇当街去赶集
  买来豆苗及菜籽
  搭竿爬藤浇叶翼
  
  菜苗汗滴浇
  硕果报辛劳
  佐餐碗中肴
  朝天竖尖椒
  南瓜满地铺
  冬瓜间落苏
  佬菜叶片做酸菜
  满垅青藤结番薯
  君不见知青聪慧又机灵
  农业耕种样样行
  谁敢笑我五谷分不清
  请看田中瓜果密成林
  
  山坡翠竹冬笋窖
  循鞭出土当佳肴
  满山细竹尖笋多
  晒成笋干四季嚼
  自制陷阱诱麂踏
  半夜惊闻惨嚎叫
  为防山兽践稻谷
  霰弹猎枪野猪嚎
  
  (捡田螺戳泥鳅)
  
  春耕插秧前
  田螺满水田
  收工取盆桶
  赤脚下田捡
  泉水淘田螺
  起火下锅烧
  猪油拌红椒
  香味诱四座
  
  秋风冷飕飕
  稻田出泥鳅
  手握钢针枪
  腰挂黄竹篓
  肩扛松筋火把灯
  埂边来回走
  泥鳅见光明
  起身向光游
  眼明手落瞬间快
  挑灯戳泥鳅
  回家盐去黏 (黏nián黏液)
  洗清排锅边
  柴灶有余火
  烘干待客宴

  
  (养畜禽)
  
  知青养猪无长性
  头年肥猪出栏吟
  次年养成狗模样
  越出圈栏进山林
  
  母鸡生蛋孵小鸡
  知青屋前喂稻米
  三月长到一斤半
  入锅清炒童子鸡
  
  我养黄狗不看家
  满山遍野洞穴爬
  寻衅打架斗公鸡
  常吠空屋廊檐下
  
  屋边水田放小鸭
  周游稻田觅虫虾
  两月未闻荤腥味
  遍寻不见躲山洼
  
  
  (江湖郎中)
  
  山里缺医缺保障
  农家多病少药汤
  山蜂螯刺脑起包
  农妇撩衣挤乳房
  锄头砍脚刀割手
  削刮竹粉涂创伤
  风寒拉稀脸蜡黄
  死熬硬撑没主张
  
  插队知青悟性强
  无师自通读药章
  探亲带来中西药
  村邻四方来坐堂
  谢家小儿臂烫伤
  赶快消毒敷膏浆
  三寸银针穿水疱
  雪白纱布轻缠绑
  
  黄家妹子发高烧
  退热止痛显成效
  感谢知青有神灵
  皱脸即刻露欢笑
  胡家壮汉摔下山
  伤筋动骨行动难
  一张虎骨伤湿膏
  两粒云南白药丸
  
  赤脚郎中心肠软
  常寄父母索药函
  长备药片双氧水
  救死扶伤助疾患
  换得山民笑颜开
  诚心邀我桌上餐
  
  
  (思想改造)
  
  山民人人“好思想”
  从古至今无信仰
  家里没有祈福台
  山中不见拜佛堂
  不识耶稣和佛祖
  不拜菩萨不烧香
  
  知青个个“坏思想”
  贫下中农教育忙
  日出禁撑遮洋伞
  黑不溜秋最荣光
  玻璃丝袜是“四旧”
  姑娘不准理红妆
  
  妙龄值青春
  婀娜骨心弱
  强颜作刚强
  岁月始蹉跎
  最怜浦江读书郎
  贬入穷村野山岗
  修水库
  送公粮
  战天斗地斗思想
  
  除禾田间受教育
  贫下中农带教帮
  不教农活教“思想”
  满口荤段粗话讲
  油茶山林锄灌草
  男女嬉戏太荒唐
  羞得知青满脸红
  恼羞成怒脸打霜
  
  山里此前与世绝
  老汉不知社会迁
  全村没有收音机
  没有钟表全看天
  
  直到一九七三年
  山里才来放映员
  开天辟地有影像
  搬椅扛凳露天放
  等到傍晚暮色临
  汽油发动机声鸣
  白布挂在大树前
  机器竖在村民间
  一放智取威虎山
  再映奇袭地雷战
  鬼子进村枪声响
  惊的大娘起身让
  
  解放等到七四年
  公社才铺广播线
  家家装了喇叭筒
  播放语录“老三篇”
  
  
  
  
  (春忙插秧)
  
  头戴竹片竹斗笠
  身穿棕丝棕蓑衣
  烟蓑雨笠黑面孔
  就像出土兵马俑
  
  阴雨淫靡阴沉天
  赤脚挑担走石涧
  前担簸箕满牛粪
  后面猪屎要下田
  老牛翻田水浸垄
  知青施肥掩鼻喉
  手抓猪屎撒梯田
  脚踩牛粪下土堑
  
  睡意正酣梦正长
  知青梦中会爹娘
  猛听大门隆隆响
  犹如地震天翻样
  眯眼不见三寸光
  抬头看见银锄芒
  原来上工哨声响
  春生荷锄似虎狼
  
  四月农时农事忙
  三更踢门喊拔秧
  群山高耸遮太阳
  山坑田水彻骨凉
  可怜手脚细嫩肉
  冰凉插入水中央
  同工同力不同酬
  接受改造难伸张
  君不见
  山民个个白眼狼
  斥我来此夺他口中粮
  蛮横如此不应该
  离乡背井插队我辈本无奈
  
  
  (犁田)
  
  老牛悠悠山歌唱
  后面景光牵牛郎
  铁齿犁耙扛肩上
  单裤卷到腿中央
  一根草绳拦腰扎
  一把柴刀露钢芒
  赤脚下水趟烂泥
  呵牛下犁翻土壤
  
  金花紧跟景光后
  口吐山歌展歌喉
  呼唤亲哥莫嫖娼
  声声句句震山梁
  正月唱到腊月头
  劝郎莫赌莫忧愁
  丛林松涛和乐章
  深山百鸟来伴奏
  
  一亩水田十二丘
  前行三步便到头
  高低落差三四丈
  抬头只见水下流
  老牛重荷慢悠悠
  一层一层往下遛
  田中土薄石头硬
  一年仅收二三斗
  天灾人祸野猪踏
  五分其一遭绝收
  
  
  
  (双抢大忙)
  
  山里水田多
  一年三季熟
  八月逢“双抢”
  抢收抢种忙
  队里少人力
  知青全上阵
  山高挡秋风
  艳阳天火焦
  犟牛水塘不露角
  人拖鞭抽起不了
  公鸡刨土伏地趴
  家犬树阴吐舌梢
  
  头包湿毛巾
  双手垂到脚
  泥土烫前胸
  太阳背脊烧
  弯弯小镰刀
  利齿割水稻
  身后稻成行
  身上汗汪汪
  短裤复干湿
  缁衣见盐花 (缁:zī 黑色)
  顷刻即口渴
  溪边捧水喝
  
  拖动脱粒机
  脚踩滚筒绕
  手抓稻草捆
  翻动脱秋稻
  三番脚抽筋
  五次人摔倒
  更有梯田上不去
  禾桶摔打越糟糕
  
  
  稻芒刺脸庞
  眯眼避天光
  臂膀火辣起皱纹
  不到三天脱一层
  收工体疲劳
  挑担岂轻饶
  一担湿谷一百二
  移步换肩颈生包
  大包红肿如馒头
  长期摩擦变肌肉
  
  湿稻村前晒
  人在后山冠
  深秋多变天
  瞬间黑云翻
  撒腿追乌云
  晒场卷席盘
  挑担谷入仓
  秋后送公粮
  
  秋粮未进库
  新秧又入土
  犁耙才上岸
  水田拔草株
  蚂蝗吸血勤
  满腿血成柱
  小步行间走
  苗芒割腿肚
  黄连没有双抢苦
  知青受尽苦中苦
  可是前世孽障多
  今世来此遭桎梏 (桎梏:zhìgù 古代拘束犯人两脚的刑具)
  
  
  
  
  (嬉戏恶作剧)
  
  赤日炎炎似火烫
  利康拆门歇午晌
  门板搁在阴凉处
  赤膊短裤仰面躺
  双抢累人身疲惫
  倒头顿起鼾声腔
  邻家福泉蛮老乡
  喊来和生帮他忙
  悄悄抬起朱利康
  放在村口烙太阳
  社员出工下田忙
  利康汗如黄豆淌
  
  晒到日落前山横
  皮肤出油湿大门
  大门四周成湿土
  只见利康如死猪
  
  傍晚利康惊起身
  恼怒手握扁担舞
  满村农家去扫荡
  狠揍村邻众恶徒
  
  
  
  松涛遮目峦叠幛
  竹海蔽天枝盖岗
  三伏炎热众兽伏
  森林寂静山野荒
  
  草中悉悉卧巨蟒
  林间悄悄伏利康
  眼疾手快徒手搏
  擒得巨蟒绕脖粱
  
  一琴掩门睡觉香
  利康推门往里闯
  探身撩帐一声喊
  吓坏姑娘惊起床
  
  只见巨蟒缠颈绕
  蛇头就在手前方
  姑娘眼前额头上
  三寸蛇信搔肤痒
  
  姑娘畏缩至床角
  高声尖叫身哆嗦
  多人上前去安抚
  利康方知事不妥
  
  
  
  
  (造新房)
  
  屋前青松参天长
  屋后竹林密如障
  艰难岁月不见天
  三年未谋亲娘面
  
  仰天望月月如钩
  低头看溪水东流
  水东流
  寄思愁
  何日归故里
  何时得自由
  
  漫漫长夜云遮天
  知青苦难火中煎
  水中浮萍无根基
  天边红霞看不见
  鹏在深山难展翅
  青灯独支何人怜
  
  日过三秋逢甘霖
  来了亲人解放军
  下乡“支左”来调查
  政委笑颜探知青
  
  小屋不见光
  首长脸蜡黄
  掩鼻进寝房
  青筋鼓面庞
  缸里无米粮
  队长显慌张
  瓶中空油酱
  主任忙解囊
  
  问寒问暖问家乡
  眼含热泪记情况
  知青心中不平静
  感谢救星李庆霖
  
  五月山青天湛蓝
  拨云见日出奇观
  县长光临“知青办”
  公社下拨造房款
  推倒村边茅草房
  铲平山脚九层礓 (礓: jiāng 台阶)
  垒堆乱石作基墙
  石灰划线打房样
  枝棍当钢筋
  夯土做墙体
  衫木跨横梁
  踩泥粉墙线
  石灰抹墙面
  锯板制门窗
  东西各三分
  堂屋隔一间
  四个小伙三姑娘
  住进三间大瓦房
  
  
  (磨谷舂米)
  
  村前蓬荜四面风
  原始工具家家用
  十年竹磨驻一旁
  百年石臼坐其中 (臼jiù 舂米的器具,用石头或木头制成,中间凹下)
  手推竹磨转
  稻谷脱金妆
  脚踩石臼动
  舂米去麸糠 (舂chōng 把东西放在石臼里捣掉皮壳或捣碎)
  摇动风车分糠米
  我吃白米猪嚼糠
  
  村边小溪石截流
  溪水流进舂木斗
  一起一落杵臼交 (杵chǔ 舂米的木棒)
  糙米翻身白米搂
  早起放进臼
  适时勺入斗
  手工制米自古有
  至今才邂逅
  
  
  
  (砍伐山林)
  
  密林松涛不透风
  水杉笔直松郁葱
  香樟巨树龄百年
  枫木粗壮绿梧桐
  
  山农燃料不用草
  田间稻草沤肥料
  家灶引火松树枝
  炒菜煮饭劈柴烧
  
  冬季农闲进山峤 (峤jiào 山道)
  合抱大树连根倒
  丈八钢锯来回拉
  尺五树筒滚山脚
  
  扁担竹藤挑回家
  门前利斧劈成条
  砌成井型堆墙腰
  悠悠四季不愁烧
  
  最恨山农毁松林
  整棵砍倒任雨淋
  待其腐烂只剩筋
  敲取回家点光明
  
  松脂凝结聚成筋
  恰似猪肉火腿形
  十斤松筋百年树
  如此践踏罪不轻
  
  丛山峻林千年宏
  子孙万代荫其功
  如今提倡斗天地
  砍光伐尽心不动
  
  
  (约会饭)
  
  国家有法律
  山民约村规
  鸭吞秧苗猪啃禾
  罚款记帐不饶过
  黄牛入田嚼青苗
  点蛛数行细细拨
  
  时到秋后十月八
  一年一度总扒拉
  会计贴出明细帐
  七家八户认处罚
  卖粮取款抓猪杀
  全体村民大会餐
  
  壮猪大麂锅里香
  尖椒竹笋炒大肠
  鲜菇泥鳅夹蒜苗
  自酿米酒一大缸
  满桌菜肴放不下
  再加酸菜肉片汤
  
  九台大桌晒场放
  幼崽细妮谐戏旁
  队长站立把话讲
  男女老少举筷忙
  一年农事多辛苦
  祈求家安人健康
  
  
  
  (阶级斗争)
  
  穷村贫瘠又僻壤
  赤贫成分一般样
  没有地主无富农
  阶级斗争没对象
  队长公社去开会
  安排斗争新“派对”
  台上口号震天响
  台下队长瞌睡忙
  恼怒党委新书记
  触犯革命委员会
  叫起强词还夺理
  自言本队无“污秽”
  党委一声调遣令
  山里从此不平静
  给你一个反动派
  阶级斗争起风云
  
  “反动分子”本姓林
  国民革命抽壮丁
  浙赣粤闽打内战
  枪林弹雨一士兵
  军心溃败总统惊
  海峡怒涛波光粼
  撤退台湾遭堵截
  投诚交枪做民警
  “三反五反”反回家
  “四清”弄的四不清
  文化革命靠边站
  诈痴佯呆蛮机灵
  
  
  
  分湖押到石溪上
  七十老妻做伴当
  城中深宅裹脚妇
  移步趔趄加踉跄
  批判会场反批判
  斗争会上常颉颃 (颉颃jiéháng对抗,倔强,傲慢)
  穿上军警制服装
  低头下跪滑稽样
  公社需要新动向
  老林坦白抄报章
  大队安排义务工
  惟有老林去抵挡
  政治作假真亦假
  社会扭曲人荒唐
  
  (阡陌交通)
  
  初到冠山头三年
  公社县城路不连
  都说蜀道如上天
  冠山更比蜀道险
  知青年终梦浦江
  想陪爹娘过大年
  无奈徒步越山岭
  爬山涉水到古县
  杏口东去有捷径
  两座高山攀爬尽
  两次转车到吉水
  赣江小轮载我行
  樟树车站上火车
  一夜站立到天明
  
  知青春华胆贼大
  陡坡拦车眼不眨
  可怜命丧车轮下
  冤死异乡埋峰峡
  (典型)
  石溪上知青班
  团结友爱坚如磐
  同吃同住同甘苦
  互助互帮互体谅
  男儿挑水山沟走
  女子洗衣小溪头
  家书喜事共感受
  伤痛烦心分忧愁
  兄弟矛盾当日休
  姐妹不记隔夜仇
  公社知晓写材料
  模范事迹往上报
  扎根农村干革命
  省地县乡树典型
  班长宣讲巡全县
  代表参观井冈山
  
  三月三
  春烂漫
  桃红柳绿梨花绽
  林间细笋凝露珠
  映山红花开满山
  省里来了胡记者
  晒场田间摄影欢
  “乡办”主任来写稿
  江西日报登头条
  
  班长入党当书记
  团委当选顾“大嫂” (村里人对知青小顾的昵称)
  提宝驾驶拖拉机
  美珍执鞭到学校
  先进事迹编快报
  奖品奖状年年到
  语录、锄头、喷雾器
  广播常播事迹稿
  
  
  (返城)
  知青天涯路
  离拆寄居孤
  空搔头应白
  悲叹酒浇颅
  光阴闲悠悠
  思亲情切切
  椿萱雪满头   (椿萱chūn xuān:喻父母,)
  异乡空望月
  
  子瞻讪谤贬黄州 (北宋苏东坡 字子瞻,被贬海南三亚)
  天涯遇赦皇诏求
  件荣发配到云南 (沈万三,字件荣,元末明初巨富。)
  马革裹尸埋贡山
  石云贬谪西北游 (清 纪昀,字晓岚,一字春帆,晚号石云)
  新疆伊犁极边走
  奉旨总撰“四库书”
  皇恩浩荡终出头
  
  凄雨霏霏无变迁
  知青头顶乌云天
  漂泊岂想大任降
  只盼回沪大团圆
  
  历经磨难出怪招
  柴刀砍断手指条
  吞烟呕血搞病退
  为得迁返顾忌抛
  
  劳志伤筋终有期
  返城政策中央议
  大赦令下七八年
  大批知青往回移
  
  九载蹉跎青春葬
  一身病痛回浦江
  不学无术做苦力
  结婚成家没住房
  嗟乎兮
  一道“圣旨”遗祸一代人
  至今心有余悸恐再覆前辙
  
  
  (反思)
  
  我辈生也不逢时
  政治运动接踵至
  基本人权遭践踏
  纯稚心灵受辱凌
  天天语录洗脑筋
  是非黑白辩不清
  
  个人崇拜乱国纲
  国民经济毁损光
  知青插队缓国情
  愚民企知其中详
  
  知青插队命使然
  当地本应待之善
  可恨当时良心丧
  帮腔还有“知青办”
  
  知青偷杀老表鸡
  押到礼堂开会批
  罚跪还吊小黑板
  五花大绑开飞机
  
  谈婚论嫁本平常
  查到知青乱上纲
  强行拆分鸳鸯配
  二次插队再下放
  
  
  知青超柱胃溃疡
  违命对抗大队长
  公社命令“知青办”
  长枪押解石溪上
  交给知青管知青
  你说荒唐不荒唐
  
  (缘聚)
  时运不济
  命途多礁
  三十五年
  天日迢迢
  满头青丝
  银发缠绕
  青春已逝
  光阴催老
  君不见昔日青春婀娜且多姿
  如今眼角鱼纹至
  锦瑟年华空虚度
  绚丽人生悔恨迟
  窈窕倩影春梦痕
  总被无情岁月风吹雨打生皱纹
  
  知青回城各东西
  重修学业读书急
  勤能补拙多劳碌
  就业侍亲谈婚机
  
  忙里偷闲少联系
  多年未行兄妹礼
  突闻电话震铃响
  欢语邀请来招集
  
  原来知青老班长
  设宴酒家大包房
  金瓶醇酒斟银杯
  美味佳肴劝我尝
  
  相逢对视盛宴前
  热泪盈襟喜相见
  握手躬身勤让座
  抚今忆昔谈笑绵
  
  此生坎坷似坠渊
  蠖屈求伸宜勤勉 (蠖:huò昆虫,行时屈伸其体,)
  惜别依依道珍重
  聚散离合总因缘
  
  
  
  20050420初稿
  20070420整理完成于养修斋
  
  
  后记:

  此身浮沉若梦中,此生名利皆捕风;

  庸材无为多业障,甘苦从来是虚空。

                                                         注:业障、佛教用语乃罪孽也

  余生不逢时,想当年虚度十六,学业未成便初涉世事,稚身随命强遭迁居至赣中山区农事九年,与命运博奕磕磕碰碰业近四十年矣。不学无术一身病痛,返沪就业初始一边工作一边读书亦九年,至1985年论及婚娶,迎妻生子,工作也日趋稳定。其间历经数职,自以为官卑职小,然绝无懈怠,谨记插队之苦难,克尽厥职工作勤勉,谨言慎行鞠躬尽瘁. 虽蒙关爱常得上级提携,然余则不唯上多有争执,治下却安抚有加绝无随意责刁,因此颇得心慰.

  对昔日“故乡”江西吉水冠山乡毕竟还是念念不忘,回沪后曾因职务之便假公济私,数次造访探望.得当地县乡负责人盛情招待,老领导热情陪同,当地市县下乡知青朋友更是款待有加。回沪多年来,当地县乡上至政府要员下至主任村长,老幼青壮老表同乡,来沪观光治病求学打工,余均一视同仁多方接待,单位三产招待所几成“驻沪办”,大小公车均效力帮忙,此回报也.

  世事沧桑, 命运难料.各中甘苦,磬竹难尽.插队落户时农村劳作之辛苦致身体屡遭摧残,回沪后工作劳神伤心,终于致病患日渐傍身,至1998年积劳成疾,命悬一线.几番救治魂返尘世,至2003年达天命之年矣,天命难违,退休养朽.

  因病得闲淡尘世,自喜渐不为人知.余至家中束身修心随访养病,自命陋室名养修斋也.闲暇时以整理以前工作笔记翻阅遍历神州各地名胜所摄留影为乐趣。近日整理放弃旧日文件笔记,偶得插队落户时半文片纸,想起知青间多年友谊来之不易,遂提笔成句,集此拙诗敬献艰难困苦中的插队挚友,借此博得一笑一叹足矣。

  肯请曾经共同经历过那段苦难的如同兄弟姐妹般的“插友”斧正,

20070626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陆亚平 宁志超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