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艺苑>>文艺活动
文艺活动

我们这一代

2011年12月24日
来源:解放日报2011年12月24日作者:陈丹青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76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我不知道怎样描述这次展览的全体画家。至少40年前,他们都是小伙子。请诸位相信我:葆元、景山、永强、瑞敏、渭凉、汪铁、纯中、柏荣、明耀、予冰、逸鸣、长江,当年都是帅哥,各有各的帅,我清清楚楚记得他们两手插在裤袋里,一张英俊的脸--这是先要讲明的事情。

  他们都是我的兄长,我与其中23位非常熟悉--其余数位也曾面识,此刻纸上敬礼--当时任何上海无业画家随时捧着画,趋前请教,听取指点,他们都是 "文革"期间有教于我的老师:在那个从不追究学位和学历的时代,他们从未暗示我叫一声老师。

  14岁那年我认识了徐纯中:我俩的恩师,是今民立中学退休美术老师章明炎。章先生1968年带我隆重去到愚谷村徐纯中家,说我是这位当年经已著名的知青画家的小师兄。徐纯中居然伸出双手和一个初中生紧握,临别又紧握一次,我受宠若惊,至今与人交手,必定握紧(不过只伸一手)。 17岁那年,我有幸认识了当年全国知青画家头牌,刘柏荣,夜里骑车一个钟头前往虹口区他家讨教,他看我涂抹的红旗,说,红色要画出空间感,这面旗没有消失在远处。我听了,大为惊异。

  从18岁到20几岁,我陆续认识了他们全体。那是虚荣心不断满足,满足得不可思议的过程,因为70年代这批画家--当然,必须加上陈逸飞--是全上海最活跃最被关注的一群。今天的学画小子即便荣任博士生也难一年见得老师几面,还得苦心送礼, 70年代的画家根本不管辈分,不问来历,不屑于有名无名,彼此过眼投合,就自行车骑来骑去玩,好比群氓。如今哪个教授博导会到业余青年的窝点看画?他们全都来过我家三层楼,陈逸飞走到二楼拐弯处就会曼声叫道--丹青!

  所以我实在看不起眼下的学院和美术圈,半点屁事,动辄一本正经。

  此刻我记得的细节是:葆元曾给我寄来诚挚的信,信末添句: "不要因为我的夸奖,骄傲起来";景山看我对他西藏的写生佩服叫好,一脸害羞,轻描淡写,意思是不值一提;我感谢耀真,她每次认真看我的画,提意见时,像在和我商量,并且丝毫不介意我找她是为求她引见逸飞;逸飞见人,熟得快,帮起忙来简直从善如流;永强有络腮胡子,我至今记得他40年前画出黄浦江的闪闪波光, 1971年,辗转借到他炭笔素描照片七枚,当夜全部临摹;瑞敏也有络腮胡,总是笑眯眯的,在油雕院从他画前站开,请我们这些来历不明的闯入者提意见,日后做了官,还是浅浅地笑眯眯;我最早见到他们上海美专才子的画,是赖礼庠的巨作,不知为何挂在今大光明电影院前厅,当时,我的恩师对此画评价称好。

  吴健 (总是汗津津地)与渭凉 (在陈逸飞给他画的肖像中沉思)是当年上海中学美术教师最前卫最有名的画家,每幅水粉画创作都在工农兵脸上身上玩弄笔触和水迹,我完全弄不清他俩怎样可以这般玩弄笔墨,问起来,渭凉说: "便当来兮!"英浩的黑白插图等于当时的时尚图片,初起我疑心是哪位外国人画的电影插图;汪铁,谦谦君子,他第一个教我明白写生时既要看对象,也要随时看看正在形成的画面本身。他在一个什么厂里闲来制作麻布封面的素描本子,慷慨送给我们每人一册,嚓刮拉新,我最好的素描就画在他送的本子里,日后在纽约看见画材点出卖麻布面素描册,就想起他;明耀,皓齿红唇,穿件干净的中山装,我看不出现在的青年画家能有这般斯文。我曾苦心索借他的素描 (也画在汪铁赠送的麻面簿里),他的表情和景山相仿佛,好似不太相信我尊崇的诚意;予冰是当时公认的帅哥,一脸潇洒,裤子雪白,那些年他与祖明甚近,祖明兄极口夸赞予冰的色彩,这次展览,何以没有祖明?

  我必须分批形容这些老兄长--最后轮到当过农民与工人的几位:徐文华,老侠客,身份竟是工人画家。日后他在纽约的寓所是上海画家小沙龙,我们相聚甚多,他的看家本领是正色自嘲,但画起画来,用薄油也用得恭恭敬敬。逸鸣,老实人,我记得1974年他来我家,搬把凳子与我一起画我的祖母。那年去逸飞灵堂,逸鸣出现,恍然如见乃兄;长江,文革末期时相往来,面目方正,活像当年宣传画中的正角,我还留着出国前与师友告别的照片,右侧便是长江;沐黎,我第一次看他的 《针刺麻醉》,是为透过他笔下的女护士,竭力想象裹在白衣内面的腰身和大腿。1978年,沐黎兄与我同考美院,首场考下来,他拉我一边恳切问道: "你看这几十人谁能考上!"我偏头苦想,未料沐黎先已开口: "你、我,别的还有啥人?"诸位知道,上海话的 "人"字,念作"您"。

  手上暂时没有本次展览的册页,恕我不能描述以上才俊的作品,尤其是近期的画。那些年我们谁想到会有老的一天,也料不到后来纷纷出国,又先后回到上海。如今上海的画家必定很多,花样更多,但是远远看去,总不如70年代又有朝气,又有草莽气,因为那时的上海,有这么一群 "您"。人不免总是认同自己结交的旧识吧,希望我是错看了今天上海的绘画圈。前两年被渭凉请到他悬挂巨幅抽象画的现场,看他在影像中挥动大幅拖把直接泼洒颜料,扫来扫去,真是看得感动吃惊,分明年逾花甲的年纪,可是那股劲简直90后。我想借此机会谢谢诸位兄长三四十年前给予我辈的慷慨教益,当然,还有年轻同道间诚实无欺的友情。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陆亚平 宁志超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