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艺苑>>文学
文学

酱菜比肉贵的瑕想

2014年10月28日
来源:本 站作者:林一平编辑:周培兴点击数:778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儿时,雪里红是日常生活中的咸菜之王,长辈说:阿拉宁波人称其为雪里蕻,我还是愿意称它为“雪里红”,多少有一点诗情画意。我插队下乡东北时曾苦苦思念过它。从小吃惯的“雪里红”,印象中是穷人吃的农常菜,其价格低廉,没啥营养。没人想到下功夫将其培育为本地的一张名片,没人有兴趣将其培育成世界名牌。这么说来,宁波人的子孙有愧。你说人们轻视雪里红咸菜,但人们很少将它直接食用,可以为它配上“如意郎君”:雪里红咸菜炒毛豆子,是起码的搭档,咸菜炒西瓜皮是别出心裁的私房菜,咸菜炒肉丝后来也属于家常菜。在上海滩石库门弄堂里曾经常常可以听到儿童的一首歌谣:乡下人到上海,上海闲话讲勿来,咪西咪西炒咸菜。咸菜通过这一歌谣牢牢扎根于我童年的记忆。

  小学二年级时,在陆家宅路小学读书,上学路过鸿兴路,路边有个咸菜加工场,口径一米多,深将近一米的大缸,工人将凉晒多日而发蔫的雪里红菜大把大把的投入缸里,并不时的撒上大把大把的粗盐。另一位工人则穿上长统雨鞋,不停地踩踏缸里的雪里红菜。踩踏结束,在雪里红菜上压上大石块,腌上一段时间,起码半月以上,腌制的时间过短,不宜食用。曾记得老祖母在家自制雪里红咸菜,规模小,一只小坛子做盛器,加工原理相同,通过盐把水份从雪里红的叶子中赶出来,挤出来,并将盐份溶入其中。小时候会犯傻,放学后在咸菜加工场边傻站老半天,看着看着心里犯痒痒,恨不得光着脚伢子跳上去,学着工人的模样,背着双手,哼着小调,双脚不停地踩踏雪里红菜。

  菜场买来的雪里红需清洗后食用。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也许韩国咸菜可以称为泡菜。中国四川的泡菜是洗干净凉干了菜叶子后浸泡于由白酒,辣椒,生姜等配置的盐水中,浸泡的坛子由陶瓷为主,也有更干净整洁的玻璃坛子,浸泡数日后捞出装盘即可食用。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工作在陕西咸阳塔尔坡十字路口附近,有幸熟悉结识了一对路边摆摊的年轻人。吸引我与年轻人搭讪的是三轮车的玻璃罩上写有《延边朝鲜族泡菜》几个红字。从他们嘴里我听说了一个东北朝鲜族咸菜的故事。

  东北朝鲜族家庭中,几乎顿顿都有大咸菜,是平时生活中,在餐桌上出现频率有高的一碟小菜。普通的家常咸菜,怎么走入其它民族家庭的餐桌呢?故事要从1990年说起。第11届北京亚运会期间,东北朝鲜族兄弟在北京把朝鲜族各式咸菜推广给市场。这些做生意的朝鲜族人,蹬一辆三轮车,支个玻璃罩子,玻璃上写上朝鲜族泡菜几个红字,专卖各式东北朝鲜族人家的小菜,一般有十来个品种可供挑选。最多的是海带,咸菜,煮花生,这三个品种挑大梁,支撑起一天生意的当家花旦。花生米的脆是特色。买不完,回家再煮一下,第二天继续销售。咸菜是淡淡的,不太咸。咸菜不用油,十分清淡,与大鱼大肉形成强烈对比,反差显明,属于当代健康食品。小俩口是东北人,在西北借房落脚某生,属于漂泊闯荡一族。

  1969年下乡延边后,才知道当地人公认桔梗咸菜,也称狗宝咸菜,还有厥菜,最为高档珍贵,自然界野生的桔梗、厥菜资源比较少。虽然珍贵,但是直到今日,并不见有人狂热追捧,高抬,堪至以假乱真。我喜欢无油的朝鲜族社员制作的咸菜,顶喜欢吃朴金男母亲制作的榆树叶咸菜,厚厚一叠,抱成团,食用时,用筷子将其一层层轻轻地揭开,一页页缓缓地剥离,薄薄的一片,送入口中,其味不咸,不淡,口感与众不同,我特别喜欢它,那是无法用文字描述的,却是至今难忘的独特口味。朴金男的母亲见我偏爱,轻移小盘,朝我这边靠一靠。我会心地笑了,表达一种感激,阿茨妈妮笑了,流露出母爱无限。通过朴金男先生的翻译,我知道了榆树叶做咸菜,只能在春天里的头几天采摘的嫩树叶才可以腌制成酱菜。多少年来始终找不到它的踪影,但我始终没有放弃对它的寻求。

  亚运会后,这一档生活从北京走向全国。也走进了咸阳。我知道了,朝鲜族兄弟的咸菜被人们改口称为泡菜,一炮打响走红了北京市场,不久红遍全国市场。90年代末,朝鲜族兄弟在国内营销小菜成功,却被名声更大的韩国盖了帽,韩国市场的反应能力特别强,随即采用“韩国泡菜”一词强劲出击中国咸菜市。进入新世纪,韩国商人牢牢把握住了这档生意,用心把韩国泡菜在中国市场做得风生水起,听说在申请世界非文化遗产,把中国的咸菜逼上梁山。要是逼上梁山也摆了,好像是逼到了墙角,毫无还手之力,毫无反击重出江湖打擂台之气慨。

  我记得清清楚楚,下乡在五站屯,每到秋天,汉族社员做过冬的酸菜,将白菜用开水捞一下。酸白菜也挺好吃,开胃,我喜欢。由于朝鲜族社员给白菜均匀的撒上盐,通过腌制加工而成,从加工工艺角度来评判,将其称为泡菜风马牛不相及。即使从混搭角度来说,也难以成立。咸菜一词在传统国人心目中的地位不高,为了区分此咸菜,不是那咸菜,朝鲜族小摊贩成功借用“泡菜”一词。谁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韩国商家将其应用的更为完美,从商业角度评判,实在是高招,高明。

  酱菜与咸菜大拼比,酱菜落败,咸菜胜出的关键在于韩国高手祭出了泡菜大旗。

  国庆长假,没能陪同太太出游风景区,只是和太太一起陪岳母去逛农工商超市118店,在酱菜柜台,几元钱一斤的酱菜是主力军。而引领风骚的酱菜品种挂牌价17、18元一斤的有多种,快接近20元,韩国泡菜标价13元一斤。我轻轻地告诉90高龄的岳母,她听了,想了想,跟我说:“好吓人,你看,和对面柜台上的猪肉差不少同等价格。咸菜,真的卖成了肉价钱。”

  “新旧社会两重天,咸菜翻身闹革命。”我调侃地说。

  “蔬菜变咸菜,加加工可以与猪肉并起并坐,今后啥人再去养猪罗?搞不懂。”岳母一边朝我笑,一边无可奈何的样子。

  现实的市场行情,常有颠覆性的新鲜故事,令人无法置信,难以接受,逐步走向麻木,从而适应新的翻天覆地变化。高丽咸菜华丽转身为韩国泡菜即为一例。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陆亚平 宁志超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