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书海泛舟>> 作家作品介绍
作家作品介绍

告慰天堂的孩子

——《生命记忆》出版的联想
2014年08月12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诸炳兴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75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历时2年8个月,由上海市知青历史文化研究会主编的一部真实记录北大荒亡故知青的重要纪实作品--《生命记忆》一书,已由中国作家出版社正式隆重出版。

  《生命记忆》全书65万字,经过1000余人为本书或写作或提供资料或提供线索和信息,亡故知青的亲属和生前所在农场或生产队或工作单位,以及省、市、地区、县乡有关部门均给予了大力支持和帮助,共收录史实故事170篇,叙述了近600名知青的死亡故事。使该书得以正式出版。

 
  《生命记忆》正式出版答谢会会场

  8月9日下午,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在上海青年干部教育学院举行了《生命记忆》正式出版答谢会。参加会议的有该书编委,亡故知青家属代表、黑龙江兵团各团及各地知青代表及研究知青历史的学者等近百人。

  会上,编委代表哽咽着讲述了收集、编写中艰难曲折,千辛万苦的过程,亡故者家属用热泪介绍了亡故兄弟姐妹的故事。使整个会场凝结在肃穆悲凉之中。到会者一致认为《生命记忆》编者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正如阮显忠会长所说"该书给活着的安慰,给死者的告慰"。
 


  答谢会由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阮显忠会长主持
 
  《生命记忆》封面的设计,以一个褐红色,一个被岁月摧残的,锈迹斑斑的车轮为主题,如同一座纪念碑,庄严、肃穆、沉重,整个封面的深褐色,如同北大荒黑土地,辽阔深远,沉淀着说不完道不尽的故事。以黑体白字的"生命记忆"四个字上滴滿了血迹,时过境迁,血迹成了淡淡的暗红,字体稳如泰山、如在黑土上沉睡了四十多年,反应强烈,表现了留在这块黑土地知青的躯体,使人悲愤填膺。封面沒絲毫留白,却从中透出了人们寻愁觅恨,不难看出设计者对作者书中内容的理解,给人肃然起敬,沉思默想,寓意深刻。该书是原黑土地的知青写他们身边失去生命战友的真实故事,上海知青对自已在北大荒已亡故的兄弟姐妹的纪实,如此感人动情,是因为书中的描述毫无修饰,毫无张扬、用朴素无华的语句,以朴实的语言表达,使读者更为贴近,(特别是在过北大荒的知青),这些深厚的故事沉淀,从这沉甸甸的书中,最草根的知青们讲述亡故战友的经历。真人真事,以人讲事,以事见人丰富蕴涵和深沉意味慢慢释放。故事通俗易懂,但又不单调乏味。正如莫言所说:写书只是"讲故事"。

  知青时代已经远去,但那些载满那个时代的生命记忆与激情体验的文学将永远传递下去,成为那个特殊时代的见证者。《生命记忆》这本书必将助长一个特殊时代即将熄灭的火焰,也具有带动后人对知青文学探究和解构的积极意义。

  时光如飞,无情又苛刻!,还没有和每个朋友一一拥抱,我们离开那个"知青时代"已经很久了,如今已转身到了老年人的路口。戴着老花眼镜,仔细凝视着书中那张张熟悉稚嫩的脸庞,从心底升起莫名的执拗:青春就这样,纠缠着时间已经远走,可时光匆匆,推搡着年华,终于没能止步。他们还在孩子的年纪,就永远地倒在了那一望无际的黑土地!

  我们说人生如車,或长途,或短途;人生如戏,或喜,或悲。很多事,过去了,就注定成为故事;很多人,离开了,就注定成为故人。生命中的故人,这些都是历练。人就是在历练中慢慢成熟的。一些事,闯进生活,高兴的,痛苦的,时间终将其消磨变淡。经历的多了,心就坚强了,路就踏实了。不论经历人生再大的艰难曲折,人活着总比亡故者总要幸运!

  其实,除了北大荒黑土地外,全国还有黄土地、红土地,绿土地等等地方的无数亡故知青的故事。原云南兵团的著名四川知青作家邓贤说,他在云南兵团知青档案里发现,十年间仅云南兵团就有多达一千五百多名知青非正常死亡,其中死亡比例最大的原因,一是病患,另一是自杀。病患致死的是因为条件恶劣缺医少药,一场疟疾或者阑尾炎就可能致人死亡。自杀理由则多种多样,但是深层原因和根源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年轻生命对自身和社会的无限绝望。

  比如,2011年国庆,一位亡故云南知青的妹妹在网上托东风农场邵国良寻找他在景洪农场的哥哥的墓地,並要了解其哥哥的真实情况,后来,邵国良将此事转托给我,我从景洪农场了解到:祁林荣生于1952年,是南市区下属某中学1969届毕业生,于1970年3月24日赴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一团十一营二连工作。到农场后,工作努力,表现积极。到农场不满一年就入团,1971年3月1日牺牲当天开了团代会回来应该休息,但他不休息,上山劳动时被砍下的一棵树倒压致身亡,时年仅18岁,后安葬在一团十一营墓地里。

  2013年10月,我受委托专程去该连队,找到了祁林荣的墓。我在博客上这样写道:晨露从橡胶树的叶尖上悄悄滴落在枯黄的树叶上,发出滴嗒的声音,潮湿泥泞的红土沾粘了我的鞋,仿佛让我这素不相识的知青老乡多陪林荣一会,讲讲他走后的人间故事,洁白的胶乳在静静的流淌,我们的战友却永远地陪伴着这片静静的胶林……,我唠叨着告诉九泉下的林荣,你去世后八年,战友们都巳回到了故乡,回家后的路也不是那么平坦,许多人还是那么艰辛……。我点上一根"中华烟"以烟代香,摆在了林荣的墓盖。在我身旁的张为书记给我提来了纸巾,此时,我早已忍不住泪流满面了……。

 
  2013年10年27日作者在祁林荣墓碑前留影

  墓碑上刻着"祁林荣同志之墓上海市人,生于一九五二年二月,一九七0年三月入伍,在十一营八连任班长,"五好战士","三代会"代表,共青团员.于七一年三月一曰,因公光荣牺牲。

  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一团十一营一九七一年三月二曰立。"

 
  18岁的祁荣林遗像
 
  有人说生命就像一片云彩,出现少时便不见了;又如早晨树林里阻隔视线的雾气,转瞬间便被万道光线驱散了.有时候,生命脆弱得如同用碎片支起的花瓶,经不起丝毫的风吹草动.生命又是何等短暂,如同朝露中绽放的花朵,傍晚时分便凋谢了.我们都是这地上的客旅,大千世界不是我们这群寄居者的归属.生命对我们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是美丽的瞬间还是永恒的盼望。一旦死亡消失,便是撒旦的末日.死亡并不单单意味着结束,乃是灵魂的新起程.死亡腐化了肉体,开始了灵魂的获释.当生命之火熄灭的时候,让孩子们欢天喜地在天堂相遇,那里沒有痛苦和烦脑,也许明天已不在自己手中,回首昔日,所有辉煌荣耀,转眼成空。

  人本是尘土,终究要归回到尘土中去,死亡便是生命的回归.死亡从此把人在地上定位了,并且产生一种隔绝:一边是永恒的定格,另一边是艰辛的起程.死亡就这样错开了两个世界,两个无法用言语或思想进行任何沟通的世界.死亡造就了分离和遗忘,但这些孩子在四十年前早早的离我们而去。于是死亡给活着的带来了痛苦,恐惧。

  无论何时,人若找不到永恒的归宿,死亡便是造就了绝望.灵魂失去了新的出发点,死亡犹如坠人无底深渊,进入永恒的灭亡.

  人是如何赤裸裸地来到这个世界,也必定如何赤裸裸的回去.在人看不到希望的时候,生命就没有盼望,死亡便成为一种盼望,我的心被世界所掳,生活便是搏斗在填满各种私欲的沟壑中.我们的存活如果失去永恒的盼望,人们也许会把自已的一切,甚至生命下一把毫无把握的赌注,不知是赢是输.这次孤注一掷的投资生死未卜,那时,知青的所有筹码便是自已的肉体,多少人在人生搏击中而献出生命!

  我们纪念他们的同时,也告诫后来的人们:要珍借生命,尊重自己,因为我们还有美好的明天。我相信这本用血泪,生命谱写的《生命记忆》,一定会让活着的得到安慰,让亡故者得到告慰。

  以下照片为本书编委代表发言
 



 
 
  以下照片均为亡故知青亲属代表发表
 





  会上亡故知青亲属泪流满面

  现定于今年上海书展期间(8月13日-8月19日)在上海展览中心,由上海市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出版社、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共同举办首发式暨签售仪式。

  (以上照片均有知青研究会提供)2014年8月11日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4)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4/12/24 17:28:08 评论:老百姓心里很清楚,强制性上山下乡是谁造成的罪恶!!!
  • 2014/8/19 9:42:03 评论:我们忘了上山下乡支边岁月!不怕艰苦!往事在眼前。
  • 2014/8/19 9:36:37 评论:忘不掉我们上山下乡支边的岁月!
  • 2014/8/16 17:24:51 评论:不能往深了想,心里有永远的痛和恨.很难过.这一切,到底是谁造成的罪恶.?!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葛天琳 黎朗晓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