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金宇澄文集
金宇澄文集

1969的嫩江故事

2004年12月05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金宇澄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099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他几乎每天都要工作,但他是骑着马去的——只要不是雨雪天,他每天清早必须带领几百名犯人,浩浩荡荡到田地里去干活,犯人必须徒步行走,他和其他的管教骑马挎枪,前后巡视;队伍的行进过程通常都需要1到2个小时,后面跟有一架马车,装满了锄头或者镰刀,只有全体人员到达了田头,在警卫监视之下,才能把上述农具仔细发放给每一个犯人。然后他严密监视他们下地,监视他们所有的一举一动,等到收工时分,这些铁器再度被清点后集中装上马车。他在这时候挎枪上马,马已经被犯人饮好了,鞍子也是由他们备妥,每次当他骑上马背,都会感到视野开阔了许多。。。。。

  说这番话的人,是当时我在开往齐齐哈尔的列车上遇到的一位同龄青年,他也是上海人,我们一起吃冰糕,在一个茶缸里喝茶,抽“握手”牌香烟。后来他才对我说了上述这些内容——他并没有直接参加过任何农业劳动,一直在某劳改农场当一名管教。

  我明白在他那个农场,保存着我似曾相识的记忆。

  他表示,虽然拥有半自动步枪已经3年有零,但是枪法一直不好。

  问:如果犯人逃跑呢?

  ——按照条例,我鸣枪示警。如果犯人继续逃逸,我可以击毙。我有这个权利。

  他的眼睛坚定地看着飞快掠过的松嫩平原。

  他的这种工作,在当时可以说是风毛麟角,而我只是个平常的劳动青年,因此无须向他介绍自己情况。之后,旅程结束了,我们没有说再见。

  当时倾听他这话,想到了我熟悉的男女青年们的记忆——按现在说,这些人是曾经的“上海的男孩女孩”,都是十六、七的年纪,眼神清澈,头发乌黑,有一天吵吵闹闹来到了陌生的农场麦地附近。天交八月,周遭一场大水,科勒河满溢,熟透的麦穗露在水面之上,沧沧茫茫,明黄的麦映照浑黄的水,一直延伸到远方的天之尽头;众人一番犹豫,再三犹豫,仍然是被催促,被点名道姓,最后自由跳入,或被推入到水中;麦子远在远方,也近在每个人的眼下,显现在面前的水中,它们没有归仓,还做不成馒头或者面条。人们必须要割麦了,大部分人的小腿苍白,镰刀都没有磨好,根本学不会打捆,时常吵闹。

  所在地的原国营东北劳改农场X分场吴管教,此刻静站在地头,冷眼看这些唧唧喳喳的上海人。此地曾是一所国内最大型的劳改农场,苏联专家设计,拥有13个分场,每分场土地1500公顷以上,机械化程度80%,几乎是自给自足一个农业王国,场牌上“劳改”两字在我们到达时刚被去除,曾经隶属吴管教名下700名劳改犯人,业已奉命撤离——他的新任务只是,如何使眼下这批男女青年尽快学会劳动和生活。

  半个小时里,割麦的进度仍然缓慢,土地被泡得相当烂,现有的捷克、波兰、东德进口收割机都开进不去,十月革命时期的苏式马拉收割机也进不去,不谙农活的人是进去了,但不出活。

  一小时以后,大家都听到凄厉的警报声,远处6辆南京嘎斯飞一样驶来,前后两辆为警卫车,支架美式机枪,一前一后对准中间4辆犯人车辆, 这些卡车装满了男人,远看都是40—60岁的各类土匪和盲流集团,饱含下山老虎气势,伴随绵延拉起的几百米滚滚黄尘,越来越近;8月的阴霾天气,这些人已经是严冬打扮,身著破烂棉袄,肮脏凌乱的老羊皮大氅,有多人戴着《老兵新传》崔巍的黑白杂花狗皮帽,峥嵘额角显露褪色的解放帽帽檐,看见有一名莽汉靠近车厢板敞开了棉裤,在高速和颠簸之中朝车外小解。

  一切都如半空幻景,水中的小男人都停下镰刀,由衷发出一阵惊叹,这惊叹或许来自于他们的遗传神经反射,有如一伙纯真小狼发觉突然蹿出成年狂野同性,立刻警惕竖起颈毛、也夹紧尾巴随时预备逃路——以此形容男孩们瞬间的恐惧,应毫不为过。

  而事实上,什么威胁和危险都没有发生,车辆停靠地头,前后两辆警卫车的士兵全部跳下来高度戒备,枪口时刻对准犯人;押解队队长先与地头静候的吴管教、现在的吴指导员握手,然后喝令犯人下车;远方隆隆而来的气势此刻都涣散了,车上每一名男子都驯然下车,各车领头的4名犯人头目,最后站立在这列破烂但是齐整的犯人队伍之前,喝令属下报数,然后面孔朝外,按顺序先后跨出一步,脚跟靠紧,朗声一喝:报告!

  ——报告政府!!——报告武装!!——本小队原有人数X人!实际到达人数X人!绝对服从劳改!!——请指示!!——报告完毕!!!

  ——入列!

  随后是另一犯人头目:——报告!——报告政府!!——报告武装!!——本小队。。。。。。

  “政府”尚可理解。“武装”一句,实指目下的士兵——绝对严禁犯人直呼“解放军”,此称有“解放”彼辈之嫌。

  报告毕,4名报告者顺从鱼贯到最后一辆汽车,各自在枪口下领取大捆的镰刀,然后返回队伍前大声唱数,此起彼伏,将镰刀一一发到每个犯人的手里。

  士兵把车上的条凳,水桶,小红旗杆拿下来,其中两名犯人立刻奋勇拿过红旗,趟水下田,一直涉至远方1000米开外,两边间隔300米,各插一旗,然后回来;其他的旗子,都由犯人自然熟练地插于地头和汽车之间,形成一个显眼的红色区域。

  域外就是枪口。这样的场景也如戏班子搭台,域内预示将有相当丰富的表演,外围留给冷眼的看客。

  犯人头目此刻正给每个下属分配任务,同刚才青年们领受到的任务一样,每人同样割10条麦垄,地头上空 1!2!3!4!5!。。。。。一片苍凉杂乱的点数之声;由镰刀尖拨开了每一条麦垄,仔细计数,机器播种的垄趟从不会乱,每条都平行延伸1,5—2公里的长度。每人都要记住自己这10条垄,把这些麦子割倒,一直割到远方。这些人安静等待着指派分配,站到自己固定的位置一字排开,如田径赛开局场景。

  有一名犯人露出旧汗背心,印“北京卫戍区”暗淡的红字。

  有人戴深度近视眼镜。

  有人颈后有深长刀疤。

  有人手背刺青。手臂刺青。胸口有刺青。

  有人目露凶蛮,或满脸书生神情。

  或病弱,或慈眉如佛,或大车店掌柜,或电器行小老板,或师爷、少爷、小开,或银行职员,或打杂、跑堂、司阍,或阿飞无赖,草民小贩,引车卖浆之流。

  相同的特征是,这些人员都预备了一副老农的粗手,晦暗的咖啡色,酱色,树根色,粗糙,筋络凸起,厚茧,指甲发黑,指头秃钝有力,一旦攥住了镰刀便有条件反射,本能抓出磨刀石,埋头熟练磨刀。

  然后按照口令,他们安然驯顺下水割麦,他们都比较谨慎守旧,注重保养,没有一人卷起裤管裸露小腿下水,有人打着绑腿,打法各有样式,“鱼鳞”式为五十以上年龄者,如民初兵勇、家丁的花样,比较繁复;平缠式绑腿是“第八路军”或者“国军”风致,多为布绑腿,有一人为皮绑腿,或许是旧军头或者目前的牢头。不裹绑腿者都扎紧了裤脚,再与胶鞋的布帮连接处扎死,显得干练利落。有几人在左腿前从容围上围裙——骑兵缝有皮裤裆,厨子、铁匠、杀猪者备有围裙,农民和犯人的围裙样式、围法各一——捆妥的麦捆子靠紧左腿向后掀走,滚翻撂地,如康拜因收割机吞吐麦草,一个一个遗留在身后,相当磨耗裤管。

  接下来是人世难得一见的奇境。

  他们进入水淹的麦地,开始割麦。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话,没有人咳嗽吐痰,没人抽烟,唱歌,没有人流汗,没有呼吸,没有喘气,没有人打喷嚏,只有水声,刀刃飞快割断麦草发出的飕飕声,打“麦腰”和迅速捆麦的声音,安静,快速,机器一样推进;他们整体朝着遥远前方的小红旗全面推进,没有人落后,没有人领头,没有人累,没有人朝前看,没有人伸臂捶腰;他们组成浩大宽广的一副多米诺骨牌,由麦地边缘向纵深处推进;稳重,狠毒,坚定,无畏,充满饥渴,逐渐席卷、吞食、消化这整片的麦田,这是一股超越生命动能的现象,也是一种地理天文的变替概念,一种季侯才具有的风卷残云的气势,朝前滚动蔓延。

  我们都回到地头。

  我们从没有见过这样神奇的组织和劳动的气氛,不相信肉体能够焕发出如此巨大的效能。

  我们呆滞在地头,停止了吵闹。

  “武装”坐在地头的条凳上,膝盖上平搁着揭开保险的半自动长枪、仿AK-47。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