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黄惟群文集
黄惟群文集

中国歌曲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黄惟群编辑:点击数:139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七八年前,朋友送我一套“名歌金典”碟。那时离开中国已八九年,八九年中,几乎没听过中国歌。

  奇怪的是,应该感到亲切的歌一点没让我感到亲切。

  歌曲无非是种挥发的感情。感情到了非以声音形式挥发时,不管哪种,都该是动人的。

  更奇怪的是,碟中所有歌,在我听来都差不多。这歌和那歌差不多,这句和那句,也差不多。

  一样的软绵绵,一样的不温不火、不痛不痒,一样的没有起伏、没有冲刺,听不到激情、冲动、快乐,感不到压抑、忧伤、悲痛。

  那一刻,我意外地发觉中文歌太“平”,缺少变化,感情不足。

  两月前,我在悉尼歌剧院对面水中小岛上看了台名为“相聚在悉尼”的演出。演出的重头戏是歌曲。歌手中有毛阿敏、田震、费玉清、藤格尔……

  我是怀着期望去看他们听他们的歌的。然而――毛阿敏不知搭错了哪经,头上扎团荡得低低的头发,像出土兵马俑;到了她这年纪,重要的该是显出些优雅、风度,却偏偏,她袒胸露臂,显示不该显示的“性感”,更让人失望的是她的歌,那天她唱的那歌,离她达到过的水平有段不小距离。

  田震,黑衣黑裤紧身黑皮带,像个美国西部小牛仔女,想当然她会唱得激烈些奔放些,可不知她唱的属哪类,有点抒情,又不怎么抒情。听不出感觉,一点听不出。至于嗓音,不像是麦克风里传出的,而像出自木头管,一点散不开。木!

  费玉清,传统意义上说,他的“一剪梅”唱得不错,虽没有跌荡起伏,但声音过度处理得可算无比润滑。然而,他唱得太柔,太柔太柔,声音柔,动作也柔,柔得没一点阳刚之气,像女性。

  让我感到振奋的是藤格尔。藤格尔的歌声中有一股野性,一股难得的野性。他的野,既野出了粗诳,又野出了细腻;他的野,野得真实、野得朴素,野出了一种深情,一种难以自拔的深情。那天,他唱的是他的“天堂”。他是在用心唱,用生命唱。唱得有血有肉。

  演出结束后,我找到藤格尔,告诉他:“我认为,你是今天唱得最好的;而且,我认为,你是中国最好的男歌手之一。”

  事后,我想方设法找来两张他的歌碟。认真地听。

  应该说,他唱得确实“出色”。但是,这“出色”和我预计中的“出色”是有距离的。他的大多歌中,失去了唱“天堂”时的那股野味、那份深情,多了的却是平庸歌手拥有最多的“平淡”。

  藤格尔、毛阿敏,都是优秀出色、能唱出漂亮的歌的歌手,却为什么,他们的歌中总有那么一些远远谈不上漂亮谈不上出类拔萃?

  这样想――一个歌手,不是任何歌都可以唱的,关键是要找到能够最充分发挥自己情感的歌来唱。另外,中国歌曲的“平淡”特征,尽管可能是历史造成的,但决不是不能改变的风格;歌曲源于情感,情感是多种多样的,变化多端的。重要的是正确地捕捉真实的情感。真实的情感,只有心里才有。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