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黄惟群文集
黄惟群文集

朋 友 的 吻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黄惟群编辑:点击数:131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我有位朋友,是位小有名气的作家,澳洲待过一年。在澳时,他曾在悉尼北区一家俱乐部里的餐厅打工,打的是洗碗工。那年新年夜,十二点的钟声一响,俱乐部里欢呼成一片,男男女女如醉如痴,抱成一团,吻成一团,为的是迎新。我这位朋友当时正汗流满面,在蒸汽机前"叽嘎、叽嘎"地洗碗"扒分"。为外面的响声所惊动、吸引,他忍不住好奇,走出厨房,想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看,他惊呆了:如此场面!竟然如此场面!竟有如此好事,可以随便接吻、拥抱,而且免费。那还了得,顿时,他的热血滚滚沸腾起来。热血一沸腾,一旁老板监视的目光都看不见了,被炒鱿鱼的危险也顾不上了,剩下想到的只是,脱去肮脏的手套,解下油腻的围兜,然后,像鸟像狼一样地飞身窜出去,"混"入人群,在慷慨大度的人群中擦亮眼睛寻找,专寻那些年青漂亮的性感的(当然是女的),找到就抱,抱到就吻,吻过后再抱、再吻......那一晚,他一口气又抱又吻多达几十个。他实在是太兴奋了,以至最激动的时刻已过去,人们沸腾的热情已不再那么沸腾,他仍停不下来,像坏了开关的机器一样,俱乐部的楼上楼下,到处走来走去,看见"满意"的--也就是年青漂亮性感的女的,便双臂一张一摊,摆出一付天真烂漫像是真在辞旧迎新的笑脸,迎上去,用刚学到英文扬声道:"Happy New Year,darling"......

  "这种机会可不能放过......"事后,他坦率地总结性地说。

  向我具体叙述那晚又抱又吻的经历时,他的那种沉醉感、得意感,那就简直是......他仍如身临其境,眉飞色舞,笑得嘴都合不拢,还不住地感慨:"喔,开心开心,有劲有劲......外国人,喔,擦那,大方大方......。"

  这位仁兄胆大,天生胆大。

  出国前,一次,上海作协举办舞会,我们都参加了。那次,他去得较迟。但迟归迟,他去得目的明确,实施目的也干脆果断,毫不拖泥带水。一到舞场,还未站定,他就先来个快速扫视。然后,瞄准人群中一个最年青最漂亮的,抢在他人前面,上前,拉住人家的手,拉住就跳。跳的是三步。偌大一个舞场,差不多所有的人都看着他,看着他疯狂地搂着人家的腰肢,疯狂地飞速地转呀转地,转了足有两圈。待到转停,那年青漂亮的已被他转晕,晕得脸刷白就差呕吐,可他却吃了兴奋剂般,精神焕发、神采奕奕,一付" 赚了赚了,合算合算"的样子。

  真是"胆大有饭吃"。这"胆大"的含义,既要敢做,又要皮厚,还要敢于承担可能被拒可能被"白眼"的后果。年青漂亮的女人,想接触的不只他一个,可在场的,胆大的就他一个。当然,我说的是那个年代,说的是我们这个年纪的人。

  我是佩服他的。他敢作敢为,根本不顾别人怎么看怎么想。他做很多人想做而不敢做的,因而,他得到很多人想得到而得不到的。他是个"尖子",行动的尖子,得到的尖子。 

  然而,有一点值得提一提,他做那些事之所以做得起劲、开心、沉醉、激动,是因他做那些事的对象,他的那些对象都是他经过挑选的,是他喜欢的。

  写到这,我想到了某张报纸正在谈论的所谓"天堂之吻"。我想,大多数人(也包括我),之所以一谈到吻(哪怕是想到"吻"),就像触到了兴奋点一样,想谈,止不住地想,最好无休无止地谈下去,无休无止地扩展想象,那是因为我们都把自己放到了我那朋友一样的位子,将吻的对象建立在经过挑选的、自己喜欢的想吻的人身上,认为自己在谈在想的是那些想了半辈子都没想成功、唯恐一辈子都想不成功、以至造成终身遗憾的、散发出无限诱惑的吻。但是,有一点,我们中的大多数是否和我一样都疏忽了。礼节性的吻不是这样的。作为礼节的所谓"天堂之吻"并不似想象中那样充满天堂味。那样的吻,是不能挑挑捡捡的。那样的吻,你想吻的固然可以一吻,但不想吻的,你也有义务必需去吻一吻......

  瞎扯,纯粹是外行的瞎扯。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