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黄惟群文集
黄惟群文集

路 易 斯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黄惟群编辑:点击数:1298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路易斯是我的同行。
 
  他四十多岁,可看上去二十刚出头。他一头披肩棕色卷发,浓眉、 豹子眼、胸肌、腹肌、三头肌饱满得大有挣破衣服的危险。他终年牛仔裤,夏天穿件Reebok汗衫,塞进裤腰冬天套件夹克,看上去像个整装待发,随时都会跨上高头宽臂的摩托车"噗噗"飞逝而去的街头"飞仔"。

  路易斯卖的是汽车坐垫,也卖羊皮、狗皮,还蒹卖摩托车男女钟爱的皮背心、皮手套。路易斯的摊位上终年挂着张像,上面起码有一百个穿泳装的漂亮女人--我至今都没搞清那画是派什么用的。

  路易斯勤恳,非常勤恳。别人"练摊"尽限周末,而他,一至五,整个悉尼,甚至悉尼外,哪有集市便往哪钻。因为摊位大东西多,每次,他都比他人去得早。五点到达,三小时摆摊,八点开张。问他怨不怨,他说:"Money、Money、Money。"说时,食指和拇指数钱一样使劲捻。

  小贩们生意好时忙不迭收钱,看人一眼时间都没;不好时,脚步撩得高高,逛来逛去,相互"串门子",叹苦经,骂几句"操",或者,满怀情感,忆一番逝去的黄金岁月。

  我说:"圣诞前的顾客买东西爽快。"

  路易斯说:"圣诞前的顾客是疯子、瞎子,哪怕垃圾都买。"

  我说:"圣诞前的收入可观。"

  他说:"赚钱于我,从没够的一天。"

  他总高我一筹。

  我抱怨一些不够意思的顾客:他们问我这货多少钱,我说二十元,他们问十元行不行?我说十元,他们又问十元怎么样?我卖得够便宜了,可任怎么解释,没人信。

  路易斯听了,笑我太认真,他教我:"下次遇到讨价还价的,别跟他们罗嗦,你越说,他们越认为你骗人......把头转过去,不理他们,只有见你生气,他们才会认为你的货确实值那个价。既使当时不买,一会儿还会回来。到时,照样别看他,这样,他才更断定你的货便宜。然后么,等着收钱吧。信不信?不信试试。"

  我试了,百分之九十奏效。他真不愧为十六年工龄的职业小贩,老谋深算。

  路易斯告诉我他有四个老婆。

  四个老婆?!我不禁失色:美国总统也才一个呀!

  那算什么,没见报上那个胖男人,二十多个老婆,个个年青漂亮,让人妒嫉得眼睛出血。"

  见我当真,他笑了,说:"我那四个老婆离了三个;不过,有一点我得说清楚,我的老婆可是一个漂亮过一个。"

  "那当然。"我说:"而且一个年青过一个。"

  " 对呀!"他像遇上知音般地拍拍我的肩,而后说:"人得往高处走,得对得起自己,不是吗?!可就有人不懂这个理。"

  可接着,他又开始叹苦境:"知道吗,每次离婚,我的财产都被瓜分去一半......所以,我永远穷,永远都得拼命干活,拼命挣钱,为下一次离婚作准备......"

  和路易斯聊天最扫兴的是,哪怕聊得再起劲、再热烈、再贴心,都差不多快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可只要一有顾客上前,哪怕只在他摊位上站一站,他必立刻迎上去,把我撂在一边。恨得我总想骂上一句:"真不是个东西。"

  那天,又一个惨淡经营日,我俩在他摊前聊天,聊得正热火,忽然间,我发现,我的话他一句没听进去,"嗯嗯呀呀"应付着,目光发直,半截腥红的舌头从嘴里荡了出来。

  随他的目光,扭头一看,我看见,他前面站着个年青女人,漂亮、性感,非常耀眼,两块雪白雪白的胸脯肉露出一大半,差点整个从乳罩里跳出来......

  我推推他,他毫无反应;有顾客上前,他也全然不见,目光依然发直,死死盯住眼前两块胸脯肉,半截舌头还那样亮晃晃地垂荡着......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