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黄惟群文集
黄惟群文集

去 金 矿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黄惟群编辑:点击数:137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那天,我开车带家人去墨尔本"金矿"。车进镇后,我迷失了。这么大的镇,这么多的路,怎么开怎么弯,才能到目的地。这时,见路边有人正待开门上车,我赶紧驶上前,打开车窗向他探路。那人听问,抬头琢磨一阵,忽又摇摇头,弯身向我,说:"这样,你还是 跟我开吧。""跟你开?你不会也上那吧?!""没关系,没关系......"他说。 

  我跟着他开。开过的不是一条两条路,弯过的不是一个两个弯。这才明白,他觉得对我说不清,不如干脆带我开一趟。然而,开着开着,一个弯前,几辆车插入我们之间,我跟丢了......我想,我是不会再看见他。萍水相逢,他帮得已够多,换了我,恐怕怎么都做不到。这样想着,过了那个弯,突然,我发现,他没走,他的车正靠在路边等我,怕我看不见,他还将手伸出车窗,挥着招呼我......他一直将我带到金矿门口,用手指指入口,没停,掉转车头往回开去......好一阵,我眼前老去不掉他的形象:高高的个子,一脸胡子,一顶牛仔帽,一套牛仔服,脚上一双沾满尘土的大头皮鞋。好一阵,我老是想起亨利、劳森的名篇"请把帽子传一传"。小说的具体故事记不得了,只记得故事中矿工们的朴素情感曾深深感动过我。我的脑子中怎么样都摆不开一个念头,我断定:那个开车为我领路的定是当年矿工的后代;如果不是,那就是当年矿工的转世,因为,他的身上明显流有那种血液那种风格......

  金矿里的一条渠流边,许多人卷袖管提裤管在"淘金"。我一对儿女止不住好奇,也加入了这一行列。但是,他们一无所获,连金子的影都没见到。正沮丧间,一个中年男子走近,手端淘金盆,弯身,给他们看盆里的两粒金子,一边还教他们淘金方法,引得我两个 孩子欢喜万分。一阵后,他说:"这给你们吧。""给我们?你是指这金子?"我儿子不敢相信地问。"是的,如果你们喜欢的话。"他说。开始,我以为这人是"金矿"工作人员。可一阵后,他又来了,又"淘"到几粒金子,又来送给我的儿女。出于感谢,也出于礼貌,我太太上前与他聊起天来。 聊着才知,他也是游客,也是来玩的。他始终微笑着告诉说,他注意我儿子是因为我儿子头上戴的那顶特别的帽。那是顶亮晶晶小圆片做成的澳洲国旗图案的帽。因为那帽,他发现了我儿子的沮丧,就想把淘到的金子给他......

  他和我太太说话时,我始终在一边看他,观察他。那是张还有着农民气的饱满得几乎没有褶皱的脸,双腮尚有隐隐的红。那张脸上的神态是纯真,表情是无邪......我不信,不信世上真有一张这样的脸,一张看不出一丝一毫狡猾一丝一毫虚假的脸。我拼命想在他脸上、眼中读到欺骗、圆滑、诡谲、伪装,哪怕仅仅一点点,可我读不到,一点都读不,除了诚实,我什么都读不到。

  那几粒金子并不值钱;尽管金子本身是价值的象征。我并不认为这位男子已经到了不把金子当回事的地步,但我坚信,他的信念中,一定有比金子更值钱的东西。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