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黄惟群文集
黄惟群文集

旧 梦 重 拾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黄惟群编辑:点击数:144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对南京,我有一份特殊感情,当年插队安徽,来去上海,都要在那转车。

  我特别喜欢南京的中山陵,那真是气派非凡,背山面水,两旁松树矗立,上千级台阶倾天而去;每次去那,我总好象看见孙中山先生落葬时的场面,看见民国要员们扶着灵柩拾级而上的步履--那种庄严肃穆的沉重感。我也很喜欢灵谷寺,喜欢她的幽静,喜欢藏在那种幽静中的深远,以及幽静的深远中沾着露水、雨滴的泥土、草木的清新气味。我还喜欢玄武湖,喜欢湖面上那种江南特有的迷蒙,以及迷蒙中依稀可辨的细腻、秀丽;我还特别怀念南京车站,那里留有我青春的梦。那一个夜晚,我们几个男生在那换车时,候车室里遇到了落户隔壁大队的几位同校女生,那几个女生个个清秀文静,气质高雅,举止、衣袖中不经意间流露万千风情。那时我们十七岁?十七还是十八?那时我们最需要接触异性,但偏偏,那时我们有男女生之分,双方彼此没说一句话。但是,一个晚上,整整一个晚上,这边的一个个,始终觉得她们那里存有一股风,一股温柔的风,一股清香的风,一股静静地飘来、而后缭绕不去的醉人的风......甚至觉得她们那里发出的任何声响,哪怕是锁匙掉地、哪怕是一声轻轻的咳嗽,都带着女性特有的能把凸起的肌肉抚平的柔软似水的气息。那时我十七?十八?究竟十七还是十八?

  我再访了南京--就在半年前。

  重拾中山陵的石阶,漫步玄武湖,再登灵谷塔。

  依旧,一切依旧,还是那一份肃穆,还是那一股馨香,还是那一片迷蒙的秀丽。

  然而,一切已是三十年前。三十年。三十年呀! 

  听见了,真的听见了,听见了三十年前那细细的像是还没发育成熟的声音,还有那细细的清脆的笑;

  看见了,真的看见了,看见了三十年前那一张孩子的脸,脸上有几颗青春豆,唇上刚刚露出一层茸毛;

  感到了,真的感到了,重又感到了三十前的那份惆怅,那份掩复于暂短快乐下的恒长惆怅:此刻还在欢笑还在游乐,彼刻即将奔赴乡野僻壤,在煤油灯下吃饭,在泥浆地里赤着脚,用肩膀去拉犁子。

  依旧,山水未变,景物依旧,只是他已不再,他已不再是昔日的那个他。 

  这是一个中年人,一个年近半百两鬓露白的中年人,带着他的妻子,儿女,来到这里,重走过去走过的路,重温过去做过的梦。他把一件件往事告诉他的妻子儿女,他说得津津有味,就连一个微小的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可有那么一刹那,他猛然停住:三十年吗?一切真的都已是三十年前的往事?怎么可能已是三十年前?岁月怎么可以流逝得这么快!他真想,真想找回那张稚气的笑脸、那溜毛茸茸的胡子,那一种尚未发育完善的声音,哪怕是找回那份掩复于快乐下的惆怅。可是回不来了,过去于他,只有回忆,可以回忆的都不能再回来。生命是一泓悄悄地不知不觉中回归大地的永不再生的流水。

  在南京车站候车室里,我告诉我的太太,三十年前的一个三月里,刚过春节不久, 这里曾经有过一男一女两拨青少年,他们彼此没说过一句话,但他们彼此吸引,彼此老在偷窥,看不够地想看对方那几张脸上的每一个表情,每一条柔动的曲线,他们在" 磁"的吸引力中度过了一个漾溢着微妙幸福的春风沉醉的晚上......我对我的太太说,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当时大家都不说话,为什么?其实大家都想说,都很想说,不是吗?我还告诉我的太太,那几个女生,后来,一个去了德国,一个去了日本,一个去了美国,天各一方。她们现在都在做些什么?是否也会像我一样,记得那一个夜晚?记得那两拨少男少女的模样?我说我很想见见她们,很想。我说我知道她们早已不再是女孩子,不再有那一份矜持、娇羞,不再有那一份细巧与柔嫩,我也知道,美好的回忆最好是留在记忆里,我知道我真正想见的是当年扎着两个小辫子的她们......可是,我又确确实实想见到她们,很想。我想问问她们: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当时都没说话?是否为此后悔?我想问问她们,是不是和我一样,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太快太快......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