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费凡平文集
费凡平文集

等候生命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费凡平编辑:点击数:125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男人到了中年一旦被生活所拖累,那么生活中的男人就会缺乏激情。缺少激情的男人,生活总是机械的,甚至是刻板的。我楼对面有个中年男人,生活是三点成一线,家里是买、汰、烧,凡是女人干的活,他样样都行,前几年,我从窗外还能看到,他还有自由能相邀男人到家玩几圈麻将,如今他已成家中保姆,麻将的位置让给了妻子,在弄堂偶尔相遇,脸上呈现的是一副可怜相。因此,我想,这种被社会这几年抢、逼、围搞出来的“围裙丈夫”,生活当然缺少激情,那么也更不会去想东想西,关于生命这个充满色彩和希望的字眼,当然是不会去想象的。我在这几年,偶尔也装装门面,当过几回“围裙丈夫”,此时此景虽被妻子看好,其实,我内心根本不想去当这种所谓的“丈夫”。围裙上身,自尊落地。前几天,妻子为此与我争论,对于生命的感觉是女人最敏感,只有当上“围裙丈夫”后才会慢慢体验和理解。

  妻子的用意,我再明白不过了,由此想把我长期“套住”,而借题发挥罢了。我想这个社会假如所有的男士都成为“围裙丈夫”,这不知是社会的一大进步还是一大退步。我是决非去围裙女性化,同时对于生命的感觉我也不认可是女性的专利!生活中,我虽说是属于那种粗线条的男人,但我心底还有一点渴望生命的激情,换句话说,我这个男人对生活还有隐隐的兴奋点,那么可断定,男人心没枯死,能对生命缺少感觉吗?!一番家庭式的争论虽无结果,但是前几天,家中喂养的一缸热带鱼,其中一对相爱之后产下了爱的结晶,那条雌长彩显得疲惫之极只能围着鱼卵团团转。可是那条雄七彩却挺身而出在用自己的嘴亲吻着那点点鱼卵,我知道雄七彩在用自己独有的方式在等待着自己小生命的出现。久而久之,这种等待显得异常的焦虑。我从热带鱼生命的等待,很自然地联想到十多年前,我作为一个男人为等待新的生命,女儿的出生,也是如此的焦虑过。那天,妻子是下午进的产房,我在长长走廊里从下午开始等呀等,一直等到第二天黎明,我又冷又饿,心一直悬挂着,满腹的焦虑只能用独自的踱步来排解这种痛苦的熬煎。清晨,我终于听到一声,“费先生,你妻子与女儿平安。”我悬在心上的石头落地了。这个过程实在折磨人,这种等待生命的滋味只有做男人的知道。前几天,我为此又问过自己的父亲,父亲也有同感,当年我是剖腹产,父亲曾经为此签过字,当年父亲签字的份量就不轻,我可以想象,那漫漫长夜,父亲在产房外静静等待我降临这个世界之前是种何等痛苦的味道,这种痛苦在某种程度上要超过女人的分娩!

  现在,我是否可以说,生命的感觉绝不属于女人,男人对生命的那种等待其本身就是生命的,只要男人在生活中还没有麻木,血液中还有一点血性和激情,那么就会从等待生命中去懂得如何生活,去珍惜属于自己生命的生活。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