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费凡平文集
费凡平文集

晨光,在诗梦中苏醒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费凡平编辑:点击数:1214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晨光是美的,却又如诗如梦。它曾引起人们多少热烈的向往、淡淡的惆怅,或希冀的光环、朦胧的幻想。

  我把晨光比作人生的早晨,把它看作为青春的朝霞,生命的阳光……这也许是我的经历所决定的。

  我最初认识晨光的价值,是在那个难忘的寒冷的清晨。那时,我在遥远的北方一个从地图上找不到地名的小山村插队。大雁南飞北徙,已经驮走第八个春秋,但我的明天还象风雪一样迷蒙……

  我始终忘不了那个多雪的冬天。那年雪下得特别多、特别厚,四野一片银白,连最后一片希望的绿叶都凋零了。我和她都在知青筑路队里,在白茫茫的山野扎几顶帐篷。叮叮当当的锤声震得冻僵的手掌虎口发麻,可我们仍在向层层岩石发起进攻,希望在冰雪的世界里开出一条通往春天的路来。

  连续挑灯夜战。到黎明时分,山坡雪地上的篝火渐渐弱了。队友们坐在工地上小憩,啃着烤焦的窝窝头,仿佛在咀嚼知青生活的滋味。

  我望着白茫茫的山野,心里感到灰冷冷地。经历的挫折够多的了:招工失败,上学无门。希望与信心都仿佛被覆盖在冰雪之中。清晨的雪原好沉寂啊,就象我这颗心一样。

  她呢?她坐得离大家远远的,低着头,默默地用积雪捏着一个小雪人。她与大家的无形隔阂,是她上次在“讲用会”上那席慷慨激昂的发言引起的。那些闪光的豪言壮语,并不能博得知青们的掌声。但她毕竟还是获得了“扎根派”的荣誉。也许这荣誉太廉价了,她虽然得到它,但显得有些懊丧。那天傍晚,我们俩踏着夕阳余晖漫步在江滩上,我问她:“你真是这么想的吗?”

  她叹了口气,痛苦地摇摇头。

  “那你为什么……?”“你别说了!我心里很乱,求你别说了!”

  ……我们沉寂在黄昏里。衬着江面上的波光,只见她在默默地流泪。我虽然极力想揣摸她的内心世界,但我不能,只感到它是一个朦胧的存在。这朦胧,就象她现在的眼睛。

  她一声不响地望着小雪人慢慢地在她手掌中溶化,变成一滩雪水。然后,她又抬起头,望了一眼泛着淡青色的山脊,眼睛里忽然闪出一束异样的、兴奋的光亮。突然,她撇下大家,不顾一切地冲向山顶。远远望去,她象一尊矗立在山头的雕像。

  是的,她应该最后一次眺望这北国的风光。她真是幸运儿!那个时代的逻辑就是这样:谁积极表态,幸运就会找到她。她已经被推荐上大学。也许明天,就能沿着这条积雪的山路,永远走了……

  我沿着她的脚印攀上山顶。啊,原来她在眺望东方的雪原尽头刚刚泛出的那缕晨光。

  这晨光极富有变幻,先是淡青色,然后慢慢变紫、变红,象一条柔软的绸带,镶在遥远的雪原边缘。当雪原线上的天幕拉开第一道黎明的缝隙时,千万支亮闪闪的金箭,从缝线中散射开来。一轮燃烧的朝阳,旋即在无垠的地平线尽头向上一跃,露出半个通红的脸,雪原上闪烁起点点光斑……

  我的心不由得一阵骚动。我第一次领略到北国雪原上晨光的壮美,它使我感受到特有的温暖。

  “你应该记住它。多美啊!到哪儿也见不到这雪原和这雪原上的晨光。”我站在她的身后说。

  她怔了一下。迎着凛冽的晨风,她低声回答:“不,我没有录取。……也许,我的青春应该永远留在这片雪原上。”

  “什么!你不是被推荐了吗?”

  “我把名额退了。因为我表过态。”

  “你自愿的?”

  她沉默了。当她转过脸时,我又一次看见,在她的眼眶里滚动着两颗晶莹的泪珠!这时,我仿佛一下子理解了她。她与大家一样,是多么渴望晨光啊!她的心其实并不朦胧,倒象这雪原的晨光一样明亮。

  第二年春天,我离开了北方。不久,从同学那里听说,她在我们离开之后的第二年,也悄悄地返城了。

  去年夏天的一个清晨,为迎接业余大学入学考试,我几乎天天跑到这座城市的河滨绿化带复习功课。

  那天,我去得特别早。河滨公园还沉睡在雾的梦境里。我在丁香花丛旁的一只石凳上就座,专心地翻开了一本书。刚看了一会儿,晨雾深处传来一阵“沙沙”声。哦!是一个女清洁工,正赶在第一缕晨光前清扫河畔的那条绿色林荫道。在我朝她望去时,那女工正巧也抬起头来。我借着朦胧的曙色,猛然发现了那对明亮的眼睛。原来是她!――我太熟悉当年她那双眺望北国风光的眼睛了。想不到我们今天会在这儿的晨光里相遇!

  几乎在同时,她也发现了我,并且热情地走上来喊了一声当年“插兄”们给我起的绰号,好亲切。

  我嗔怪她说:“早听说你也回来了,可你从来不跟大家走动走动。”
 
  她笑笑,解释道:“我不想去打扰你们。大家都很忙,各自都在追回失去的晨光。”她顿了顿,望望我身边的书包,又问了一句:“你在准备考大学?”

  我望着她身上的工作服,问她:“你为什么也不考一下呢?”

  “我也报名了。但愿我们能在校园的晨光里再见!”她说完,就拿起扫把,融入了远处的晨雾中。

  那年夏天,我终于接到了盼望已久的入学通知书。激动之中,禁不住写了封信给她,邀她和当年的同伴一起来我家聚聚。遗憾的是,那天,周末晚餐唯独她没有出席,却让绿衣使者捎来了她的一封信。信上这样写着:

  “朋友,请允许我缺席分享你成功的喜悦吧。……这时我又想起那个遥远的小山村。是的,你早在那片风雪的土地上,就萌生了对今天的向往,如同你向往晨光一样。你写给‘昨天’的一篇散文《雪原上的晨光》,我在报纸上拜读过了。恕我直言,我不满意那种空泛的抒情。你只看到生活的表面,看到晨光如诗如梦的曼美,你还没有深入它美的灵魂――它所包含的生活中的严峻与深沉。……

  这次考试,我失败了。但它对我和成功一样有价值。它使我懂得:失去晨光的人,不一定每个人都能把晨光追回。但我没有理由感到沮丧,不如更好地认识自己,把脚下看作为自己生活的座标。为使晨光更美丽,我愿意一辈子做它的美容师。这,难道不同样值得骄傲吗?

  昨天我们对晨光的向往,正是为了今天和明天!……”

  读着信,我深深感动了。这字里行间,跳动着她那颗日趋成熟的心。这深沉的语句,多象一缕清澈的、透亮的晨光,从她的心底闪射出来,启蒙了我对晨光新的、深一层次的理解。在如诗似梦的气氛里,溶进了历史、人生的内容,使它具有一种沉甸甸的生命的质感!

  啊,我眼前展现出一条绿化道,伸得好远、好远。她,正踏着晨光前行……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