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费凡平文集
费凡平文集

黑土地上的悲喜剧

——上海知青孙晓平的连续报道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费凡平编辑:点击数:164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一个女知青在黑河二十多年没能回过上海这个日夜思念的故土;

  一个父亲因为在女儿的婚姻上存有分歧,致使与女儿二十多年没有见过一面;

  一位记者出于一种属于知青的责任和情感,写出了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

  这位倔强的父亲眼望着女儿的照片,泪水终于打湿了眼眶,双手在微微地颤抖;

  人非草木。他终于决定,不久的明天将北上黑河与女儿再次相见。

  知青,这本是一个久远的话题,没想到至今仍会引起人们的关注,再一次成为今日议论的焦点。

  本报3月14日《知青梦圆黑土地》一文发表后,没想到竟然会引起社会各界如此强烈的震动和反响。

  是的,人们有所高兴,为那些至今留在黑河并且有所成就的上海知青高兴。作为知青,他们直到今天,没有愧对历史和昨天,更没有愧对黑河,这块留有青春足迹的黑土地,人们无疑因此倍感高兴和骄傲。

  但是,人们更多的是震惊、痛心和困惑,同样是知青,孙晓平的境况竟是这样的窘迫和不幸!

  她———孙晓平,难道真是一个上海女知青?在震惊和痛心之余,人们禁不住要这样问自己,并因此而困惑和叹息!

  本报总编辑顾行伟在签发该文大样时,面对孙晓平的照片顿感一种强烈冲击,他本能地以为是否照片搞错了。没错,这就是知青孙晓平!大样签发了,他心再也平静不下来,他难以按住伤感挥笔给新闻广角的同仁写了这样一封公开信———

新闻广角同仁们:

  看了凡平同志写的《知青梦圆黑土地》实为不平凡,一代知青,奋斗的壮歌将鼓舞几代人。同时,看到知青孙晓平的照片,我心为之震动,我先前以为照片搞错了,当我签发大样时,我无法抑制内心的伤感。我的哥哥姐姐也都是知青,然而返城后,境况日变,生活富足。而孙晓平她们在黑土地上奋斗,居然是那么艰难。我知道,你们也在为她呼喊救助,我决定资助壹仟元。

  浦江畔的人没有忘记黑河边的上海知青……

  记者读着总编辑的亲笔信,手捧着他捐助的一千元人民币,心里顿觉潮呼呼的。

  知青,这原本是一个久远的话题,只因为它整整维系着一代人,涉及到千家万户,因此,人们也就无法从心头抹掉这一段历史,面对孙晓平,人们无法回避,仿佛又一次在面对历史,面对昨天的沉重和苦涩,从而对青春,对人生,重新作一番穿越和审视。

  "孙晓平,是一个留在黑河的女知青,但她的遭遇从某种程度上讲是一种控诉,一种属于对知青上山下乡的控诉……”一个曾在黑龙江下过乡现正已下岗的女同胞,在电话里大声哭泣着,她在为孙晓平大鸣不平。但她更在告诉记者,与孙晓平相比,她即使现在下岗了,这又算啥,又有什么挺不过去。

  从文章发表至今,连日来打进编辑部要求为孙晓平捐款为她深表同情的电话每日不断,记者本人接听的电话也将近一百只,与此同时,记者每天还要收到好几封表示愿意真心相助孙晓平的来信。据统计,目前记者已收到社会各界给孙晓平的捐款已达万余元人民币。据悉,目前仍有不少关注孙晓平的热心人在为她继续捐款,力图以己绵薄之力能改变一下她们全家不幸的命运。

  人间自有真情在。为孙晓平捐款的有古稀老人,也有下岗女工,有相识的,更有素不相识的热心人。

  的确,知青孙晓平在黑河活得很苦很累,但是,她确实又咬牙挺着没有就此趴下,这不是寻常人所能做到和支撑住的。也许正因为这样,孙晓平才能得到人们的关注和同情。

  家住本市四川北路1689弄5号17室的刘汉侠杨翠云老夫妻俩,曾在电话里激动地对记者说:"费记者,看了你发表在劳动报上《知青梦圆黑土地》这篇文章,其中关于上海知青孙晓平的遭遇情况,我们心情非常沉重和不安,对她的现在处境予以无比的同情。

  我们也有两个子女在1969年和1970年先后到吉林的珲春县,黑龙江的嫩江县插队,直至1980年才顶替和调回上海工作,现在看到孙晓平全家的境遇,我们想奉献一点爱心和关怀,我们老夫妻俩商量决定,从我们各自每月400元的退休工资中省出100元寄给你,请你转交给知青孙晓平,此微小数目,微不足道,不过尽尽我们上海知青父母般的心意而已……”

  记者连日来接听的电话又何止一个,但当听到“不过尽尽我们上海知青父母般的心意而已”这句话时,心里猛地一阵颤动,这是位多么善良的老人呀!同时,记者更为我们知青拥有这样的父母感到骄傲和慰藉。

  的确,孙晓平远在黑河,能在上海拥有这样的父母应该感到幸运和满足,这幸运和满足也属于我们所有的知青。

  曾经与孙晓平在一个公社插队的离孙晓平的坤站只有一河相隔的曹集屯知青,现在已是上海利旁塑料包装厂厂长的王明宝,看了《知青梦圆黑土》后深有感触,文章使他触景生情,他没想到留在黑河的知青孙晓平,至今生活得如此艰难。作为一名曾在一个公社插队的知青,他深表同情,同时也有责任为孙晓平解决一些实际困难。第二天,他带着儿子一起来到编辑部,他自己不仅捐了500元,而且还让儿子也捐了200元,这天同时来捐款的还有中国图书进出口上海公司的吴伊雯,以及曾同孙晓平在坤站一起插队,至今仍留在黑河工作的老知青苏训奎,他们也都各自捐了100元表示自己的一点心意。

  现今作为厂长的王明宝,当着记者的面还这样表态,如果孙晓平的儿子能按政策回城,他企业愿意接纳这个知青的子女,并且为其提供一份工作和住处。最后他还激动地告诉记者,他回去后要把这篇文章复印几十份,让他们曾在曹集屯插队的知青,在四月份聚会时都传阅一下,再发动大家为孙晓平捐些款。他坚信不疑,只要大家的良心没有泯灭,那么,谁看了这篇报道都会感到震惊和同情的。

  的确,正如王明宝所说,一位曾在云南插队的知青,如今又将面临下岗的何女士为情所动,她寄来100元让记者转交给孙晓平。本市杨浦区署名重生的知青被孙晓平的遭遇所感动,寄来300元,请记者转交给她。又一位在闵行区老正兴饭店工作的顾绮芸,她自己的收入并不高,可她也悄悄地寄出1000元,她把钱寄到了宝大祥,后来又由宝大祥转交给记者手里。还有一位年轻的女士亲自来到编辑部为孙晓平捐了500元,记者当即硬要她留下姓名和地址,孔夕如,这就是她留下的名字,但几分钟后她便打来电话告诉记者,她留下的是假名包括留下的地址,她之所以这样,只因为她不希望让人知道这一切。

  这一切举动都是悄然无声的,诚然,于无声处底蕴的那片情却很深,很深……

  情到深处于无声,悄然之中,我们新闻广角的全体同仁出于一种责任也都纷纷为此解囊,每人为孙晓平捐款200元,这2000元足以代表一份真情。

  孙晓平的遭遇,使所有的知青默默地又一次同历史相对而坐,那灼烫而闪烁的泪光,再一次波动在久远的回忆里,为何相识和不相识的,都愿帮助她一家呢?因为,黑土地铸就了知青共同的爱憎与共同的灵魂

  的确,为孙晓平捐款的固然很多,但是捐款人数最多的还数当年曾经下过乡插过队的兄弟姐妹们。

  不久前的一个夜晚,记者在家里接到当年曾在县知青办工作的女知青代表,如今在田林三中人事处当干部的于彩霞的电话。这位干练果决的女同胞,直言相告,她们曾经一起在小三家子插队的部分知青要为孙晓平尽一份绵薄之力。她说,在这次捐款的知青中,虽然有如今已是外交部发言人的崔天凯,还有现是市委政委研究室当主任的张广生等知名人士和领导,但是他们对孙晓平的关爱,只想以一个知青的名义,因此也就不足挂齿。

  第二天,热心的于彩霞专程赶到编辑部送上她们捐献的2400元,同时还附有一封漾溢深情的公开信———

费凡平先生:

  你撰写的《知青梦圆黑土地》———写给留在黑河的上海知青,我们已经拜读。

  离开那片魂牵梦萦的神奇的黑土地二十年了。今天,您又把我们带回了曾经洒下我们滴滴汗水,留下我们青春足迹的故土,见到了我们那些或事业辉煌或默默无闻的战友。我们以高福标、郁德宝、薛宝家、郑玲丽等同志为骄傲,他们在那片黑土地上奉献着他们的真诚和热情,但像孙晓平那样至今在贫困和艰难中受着煎熬的战友,需要得到我们更多的关心。您用您那饱含真情的笔,详尽真实地披露了她的境况,让我们身临其境,设身处地体味这种苦涩,使我们的心中难以抹去因此产生的沉重和悲伤。历史把他们留在了遥远的北疆,他们已付出了常人难以体验的代价。尽管我们不少回城的战友至今生活不如人意,但我们毕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故乡,生活在父母亲人身边,我们没理由忘却那些至今孤寂地生活在北疆的战友,因为我们曾经如此深刻地体会过这种远离亲人的孤独和寂寞。我们没有理由忘记他们,我们也没有理由忘记那片浸透了我们血汗的黑土地。

  今天,我们情系战友,心想故土。愿为那些在贫困生活挣扎的战友献上我们的一片爱心,尽管我们不曾相识,尽管我们远隔千山万水,但一个震憾天地的名词———知青,把我们紧紧地连在一起。请转达原爱辉县四嘉于公社小三家子大队知青的问候,并请收下这份爱心,这微薄的资助里饱含着我们一份沉重的情感。

  (请将这份捐款2400元转交孙晓平同志)

  此致

战友的敬礼!

原黑龙江爱辉县四嘉子公社小三家子大队部分知识青年
1997年3月

  信的底下便是23个知青的姓名,他们是:丁永菁、李昌武、陈蓓蓓、徐红、于彩霞、张广生、罗军、崔天凯、刘维嵩、张广城、钟惠秀、蒋黎箴、刘琼、张焕祥、高云芳、裴建平、沈时代、陈建雯、郭中朝、缪虹、李卫平、陈建灏、顾平

  这封信充满着兄弟姐妹般的亲情和坦诚,更底蕴一种历史般的凝重!

  读这封信,记者眼眶有些湿润,但在刹那间记者再一次掂量出“知青”这两个字在今天的份量和价值。

  几天前,曾经与孙晓平在一个生产队插队的四个女知青,她们几经打听找到记者家里。现在华都美容公司工作的女同胞朱杏生,显然是他们生产队的知青代表,与朱杏生同来的还有现在上海大学当讲师的姚慧芬和如今正下岗在家的张学飞以及特地从海盐秦山核电站赶来的茅慧颐。她们看着曾经一起插队的孙晓平的照片一个个惊呆住了,她们一个个眼眶里潮呼呼的,一双双手抚摸着照片,就像在抚慰着孙晓平那一颗赤裸着的创痛的心灵。她们结伴找到记者,也是因为看到这篇文章并且代表部分知青来给孙晓平捐款的,总共22个知青共捐款1850元,其中王小庆一个人就捐了500元。

  记者与她们并不相识,但因为曾经有过共同经历,面对着孙晓平的照片,我们也就彼此把那年代留下的记忆,从心底从生命中滚滚滔滔地涌流出来,有感叹,有激动,有泪水,有思索……她们最后向记者提议,能否大家出把力让孙晓平和她的儿子回一趟故乡上海,二十多年了,人到中年,她们至今仍然很想念她,牵挂着曾是战友的孙晓平。

  她们这个愿望是美丽而善良的,这也恰恰正是孙晓平母女俩所日夜企盼的。她们那深情的眼睛,分明在寄希望记者为此愿望而再去奔走争取而努力,记者无法去拒绝,这也正是所有知青的一个共同心愿呀!

  蓦然回首,无论相识的还是刚刚相识的,为孙晓平的遭遇,为孙晓平的愿望,知青的心愿竟是如此一致,这是万万没能想到的。

  记者不由再一次折服于“知青”这两个凝重的字!再一次折服于黑土地,她神奇般地铸就了我们如此共同的爱憎与共同的灵魂!

  "晓平是我的女儿,二十多年没见面了,作为一个父亲能不想她吗?多年来新区供销社一直在经济上默默地救济孙晓平,我也不能忘记这一切。人非草木,我决定去黑河看望晓平……”

  二十四年,父女才将得此一聚,这岂不是人间一幕悲喜剧

  记者带着知青的嘱托,带着孙晓平母子的企盼,终于打听到孙晓平父母在上海浦东新区的住处,并且还打听到其父亲原工作的单位。也许是种巧合,抑或是种缘份。浦东新区供销社的领导看了这篇《知青梦圆黑土地》后,也正想找记者交换些看法,孙晓平的父亲及从南京回沪探亲的孙晓平的妹妹孙晓苏他们也在家中看到了有关孙晓平的报道,他们也极想与记者见上一面。于是在供销社党委副书记老金的牵头下,大家终于坐在一起见了面。

  孙晓平的父亲名叫孙荣,他曾是解放初从山东南调干部,已离休在家。孙荣见到记者他首先代表全家感谢劳动报。

  "老孙,这二十多年来,你想不想女儿孙晓平……”记者忍不住问老孙,同时把孙晓平最近拍的照片递给了老孙。

  "晓平是我的女儿,这毕竟是我的亲骨肉有着血缘关系,再加上二十多年没见面,作为一个父亲我能不想她吗?!记者同志,但你知道吗?晓平她在婚姻上太刺伤我的心了……”老叶看着女儿的照片显得异场激动,他那双手却分明在微微地颤抖。

  原来,当年孙晓平与老叶在坤站大队从相恋到结婚,作父亲的孙荣一直是持反对意见的。但孙晓平爱老叶竟然不顾父亲的反对,1973年在生产队成了家,从此父女俩也就结下了芥蒂,以致老孙发怒几乎不想认这个亲生的女儿。

  人非草木,当孙荣收到女儿求助的来信,老孙还是忍不住要给女儿孙晓平寄些衣物之类的生活必需品,而寄这些物品时,还有一位孙晓平的后母,这位善解人意的后母虽然没有子女,但对孙晓平就像自己亲生的没什么两样,她常对老孙讲,晓平很苦,我们应该多关心一点,因为她毕竟不是犯罪,要宽容晓平。听说,这几年他们给晓平寄去的钱和衣物都是这位知书达理的后母一手操办的。

  老孙来自山东有股倔强脾气,他现在也已74岁了。平心而论他自己也有点力不从心,离休后在经济上也并不富裕,日子也并不好过。他动情地告诉记者,这10年如果没有单位———浦东新区供销社每月对孙晓平在经济上救济的话,孙晓平在黑河活得还要困苦得多。客观地说,孙晓平要感谢的首先应该是默默无闻的供销社。记者当即从金书记那里得到了证实。他们从1987年1月1日开始根据文件每月补助30元给孙晓平,通过孙荣寄给她。孙晓平的丈夫老叶招工后,中断了一段时间。后来老叶瘫在炕上,从1990年开始供销社又开始每月补助40元给孙晓平,1992年10月他们又每月调整到50元,1993年7月每月又调整到60元,从1994年7月开始再次调整到每月68元,从未有过间断。除此之外供销社领导班子还特批从1994年7月份开始除了每月补助68元外,每年再分两次追加补助各500元,每年的7月酷暑,每年的传统春节,百忙中的金书记总要过问此事的落实情况。

  记者初初框算,这几年浦东新区供销社为孙晓平默默补助的金额已达8千元之多。据悉,目前企业的经济效益也并不很好,但看到劳动报的报道以及社会各界对此的关注,金书记当即表态,他们对孙晓平的补助保持不变,直到她彻底改变状况为止,即使企业效益再不好,对孙晓平的补助一分不能少,这也算是供销社万名职工的一份心意和真情!

  也许是为了有一天能证实这一切,这天老孙还特地把一厚叠汇款单带来交给记者一张张过目。

  看着这一张张汇款单,记者的心情很沉重。但记者忍不住要告诉老孙,就在临来前的那个夜晚,记者半夜还接通了一个黑河知青打来的长途电话,他们在黑河也看到了劳动报,那些现在留在黑河的上海知青从这篇《知青梦圆黑土地》上获悉孙晓平再次窘迫的情况后,当即纷纷伸出插兄插妹的手,他们连夜在上海知青中走门串户热心地为孙晓平募捐,竟一下也捐到了1000多元,并已派知青代表亲自送到了孙晓平的家。市里有关部门获悉后也正在积极着手解决孙晓平的儿子叶宏宝的就业问题。

  不过,现在老叶的病已恶化,一条腿萎缩得只有胳膊粗细,犯病时还常常抽风,一个月近70元的医药费已经不能维持他的健康。但是,这个粗壮的汉子并没有什么奢望,只要保证他能拄着拐杖,走到厕所大小便他就满足了。

  "老孙,二十多年过去,你是否想与女儿孙晓平见上一面,对此我们会尽全力相助你们的……”记者深情地望着老孙说道。

  "人非草木,人的一生中仅有几个二十年,我老了,家中经济也并不富裕,的确已力不从心,再说晓平她丢下丈夫,来上海也困难,还不如我去一趟黑河看看晓平吧……”老孙说到此眼眶分明已经潮湿,声音也已变得哽咽。

  连日来,一块悬在记者心头的石块,仿佛一下子掉了下来。记者真为此感到高兴。

  二十四年了,孙晓平这个留在黑河的知青,终于能得到她父亲的宽容和理解,父亲也决定不久将北上黑河与久别二十四年的女儿重聚,这岂不是人间一幕真实的悲喜剧!

  孙晓平的故事,有悲,也有喜,但这个故事远不会就此结束

  文章已经发表快一个月了,人们也许应该有所淡忘于孙晓平了。可是,人们仍然在议论孙晓平,在关注孙晓平。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人到中年》节目的主持人范容仍在追踪记者,希望记者能在电台再作一次嘉宾,给听众谈谈孙晓平的故事。

  曾是爱辉县知青带队干部,现已离休的宋超老干部,打电话给记者,他说,他代表全爱辉40多个当年的带队干部对孙晓平的遭遇深表同情,他说他毕竟也在县知青办工作过三、五年,与知青有一种难以诉说的感情,他准备在带队干部中串联活动,为孙晓平表表所有老干部的心意。

  一个中年男子曾在电话里恳求记者能否从中牵线搭桥,他出于对孙晓平的同情,问记者能否可以做叶宏宝回城的监护人。

  还有一位热心肠的人,他叫古嘉琪,这位曾在爱辉县罕达气长胜大队下过乡的知青,18年后才调回上海在上海浦东新区精神卫生中心当上了院长,他前几天也给记者来信,因为曾是知青,所以想为孙晓平做点什么?他极想圆上叶宏宝回上海工作生活的一个梦,他的想法也得到单位党支部书记付朱鑫同志的支持。他在信中还这样写道,他们作为国家的一个公益性福利性的事业单位,虽然不能解决成百上千的贫困户,但还是可能解决其中的一户,尤其像孙晓平这样的“知青”同胞,这也是他们为精神文明建设,国家的扶贫工程出一份力,做一件实事。他们对孙晓平同志的帮困打算是,如果孙晓平的父母亲同意做其外甥的监护人的话,他们医院愿意为小叶安排一份工作,今后还可以进一步培养他成为一名技术工人。

  古嘉琪院长的信不长,但句句真情实在。透过信纸,记者能触摸到这份属于知青的深情的灼烫。

  黑土地知青中的一个,现为《文汇报》独家采访主编的陆幸生,时隔半月之久仍在电话里显得异样地激动:"在《新闻广角》上看到她的面容,我惊叹,这是上海知青吗?不是说,上海这个地域‘出去’的知识青年,该是如何模样,只是她被严峻得以致残酷的生活,折磨得完全脱了形。

  狭隘地说,为什么偏偏要把一个上海的女人改变到这般苍老的地步;上升到一代人的角度而言,为什么‘我们’中的一个竟然要以沉沦为代价,方能活着。从观察与判断一个历史转折时期的变迁而言,中国‘沉重的转身’刻不容缓,但又快不得,也快不起来。

  用很平和的理性心态说话,哪个朝代都有自己的‘孟姜女’、‘秦香莲’。用极其焦急的情绪表达,很大的中国呀,该很快地有大变化啊!因此可以这样说孙晓平的故事不会结束,她是悲剧,但明天一定会有更多的喜剧成份,这也是一种必然!"

  曾是知青的陆幸生情绪是激动的,但话语中又极富理性极富哲理。

  的确,孙晓平的故事永不会结束。

  因为,明天,孙晓平的父亲将亲自北上,与二十多年未曾见面的女儿重逢。因为明天,记者也将北上,捎上上海各界人士对孙晓平真诚的问候以及向她递送所有捐献的钱款。

  明天,也许孙晓平将会和她父亲及儿子一起回到上海,亲眼看一眼二十多来上海翻天覆地的变化,圆上一个老知青的乡思梦!

  明天,也许,孙晓平的儿子已同所有知青的子女一样,站在同一个起步线上,笑迎朝阳……

  明天,故事的结尾确实应该在明天。

  等待明天,企盼明天吧!悲剧同样可转为人间的又一幕动人的喜剧!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