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费凡平文集
费凡平文集

江边,静悄悄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费凡平编辑:点击数:124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初春,我又回到了那条遥远的江边。

  大江依旧,静悄悄。我记忆中的那双眼睛,还能寻回吗?

  她叫陈娟,是我十几年前在江边邂逅的一个上海知青。她身材不高,长着一双忧郁的大眼睛。与她相识,纯属偶然。那年也是初春,我从下乡的松树沟被借调到地区报社工作。报社紧靠江边,江对岸便是苏联的海兰泡城。那时,我独居报社的小屋,晚上没什么去处,于是每天晚饭后便去江边散散步,打发些心中的寂寞。

  这天,我去得晚了些。夕阳下,江边人也少了。江水汩汩,闪着波光,很静,很美。我独自站在江岸眺望着北方独特的风光。

  突然,远远地传来一阵时续时断的呜咽声。是谁?在江边如此伤心地哭泣。我转身向薄暮中寻找……一个年轻的姑娘,坐在江边的木排上,嘤嘤地哭泣着,一任江水温情地抚着她的孤独。

  我不知她遇上什么伤心事,怕有什么意外,赶紧一步跨上木排,冷不防从背后一把揪住了她。

  “你要干什么!”她转过一双泪眼,惊恐地望着我。好熟悉的一双眼睛!我也一怔。是陈娟,我终于想起。

  那是一年前,报社办通讯员学习班。临行结束,总编派我去逊克县采访一个学大寨的先进典型。这是个远离县城、交通不便的小山村。那天,正是她,当时是队里的文书,赶着一辆马车,来公社把我接去的。在两天的采访中,她留给我的印象不错。她不仅长得漂亮,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而且还能歌善舞。

  “你是陈娟?什么时候到黑河的?……”我急切地问她。

  “你还记得我。”她忧伤地嗫嚅一句,泪水仍在眼眶里打转。

  “你……遇上什么事啦?”“不!你不要问我……”她象躲闪什么,泪水止不住地直淌。

  她站在夕阳下望了我好久,终于把紧捂在心里的痛苦秘密,伴着泪水倒了出来。她说,为什么人长得漂亮,也会是一种罪过呢?这朵水灵的江南之花,当她移栽到宽广的松嫩平原时,命运就开始捉弄她了。当她被队长宣布提拔成队里的文书时,她暗暗地庆幸过。她这双单纯的涉世未深的眼睛看不透人世间的心怀叵测。是一个无一丝月光的荒原之夜,她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天真和美丽,会遭到可以做她父亲的队长的袭击。青春在滴血。眼泪流干了。她想到了死。风雪之后的一个早晨,她流着泪离开了山村。她在荒原上流浪过。最后终于找到这好让自己永远漂流,也永不再有回忆的大江……

  听完她的叙述,我震慑了。我掂得出这份痛苦的份量。我该做些什么呢?如果我是她的哥哥,我会劝她:回家吧。也许,我只能这么做了。天色渐暗,我的心情沉重得象浓重的江水。我劝她先回旅社,并且答应第二天早上,我仍在这里等她,为她准备一份回上海的车费。她泪汪汪地望着我,忧郁而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感激。

  第二天清晨,我拿出我所有的积蓄,还向门卫老刘头借了一点点,凑足她的盘缠。我刚要履约,送钱去江边时,桌上电话铃响了,是总编从报社外边打来的。他让我立刻去车库,火速坐车去山里的金矿采访。我不及解释,对方已先把电话挂断了。

  为了抢新闻,我别无选择只好随车去金矿。人在金矿采访,可我的心,却仍在江边。采访结束,我跳上车直奔江边。江边空荡荡的。除了几只孤独的水鸟,再也不见她的踪影。我有些急了,寻到那家小旅社,她也不在。此刻,她能在哪呢?

  “这有你一封信。”门卫老刘头叫住我。是她给我的信:“早晨,我去过江边了。我等了你好久。平心而论,我应该感谢你。我虽没等到你,但你的情意,我已心领。昨夜,我反复想过了,我本是一名漂泊的知青,还是早日去漂泊的好。”

  “小时候,妈妈说过,这个世界是美丽的。就象在荒原的冰雪中还有达子香花一样。只是我没有运气采到而已。如果你还想到我的话,就请你采一束达子香花放在我坐过的木排上吧……”

  我飞快地再奔回江边。江水无言,仍在静静地流淌,岸边那札木排如昨日颠簸着。我追悔莫及。我感到我这次失约,也许是我终身洗刷不掉的罪过与遗憾。
今天我又来了。已经是二十年后了。

  我徘徊在江滩上,采了一束达子香花,默默地放在她曾经坐过的木排上。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