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费凡平文集
费凡平文集

又见孙晓平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费凡平编辑:点击数:1428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当年的上海女知青因嫁农民留在了黑河,父亲由此和女儿产生分歧,父女二十四年未见一面。一年前,一位知青出身的记者,为此写下了一段发人深省的故事,并为她千里北上送去1.5万元捐款;

  爱在延续,一年来,孙晓平已成了全国关注的女知青,捐款不断,累计已达3万多元,寄给她衣物的邮包足有二百来个;

  去年,孙晓平带着思念终于“偷偷”返回上海与父亲见了一面,她儿子也在年前独自闯来上海。可是他们父女却仍然难以沟通谅解……

  一年后,记者北上又见孙晓平,忧喜之余,更有一份沉沉的思考……

  因为我也曾是个知青,又如此深深眷恋着那片黑土地,女知青孙晓平的遭遇也一直牵挂着我,关注孙晓平,是一种责任。北上,又见孙晓平,不啻是一种知青情结。

  似乎是在追踪’98知青三十周年热。

  因为,孙晓平的的确确是一个至今留在北大荒的上海女知青。诚然,我今天北上又见孙晓平,决非是在凑一种什么“知青热”,因为早在一年前,她不幸的遭遇已在申城引起震动和关注,我更想关注的是一年来,人世间对孙晓平的爱,是否还在延续,既然父女情谊血浓于水,那么又是什么使他们变得如此难以沟通?

  于是,北上黑土地,又见孙晓平是报道的延续,更是一种关爱的必然!这次北上同行的还有上海电视台《今日印象》的编导李虹光等一行四人。因为她也是一名黑土地的知青,在去年盛夏,又曾经报道过知青孙晓平的故事,同样,她也十分关注着孙晓平的今天和明天。

  我们日夜兼程,一到黑河,便马不停蹄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黑河市郊结合部二营,孙晓平居住的地方。

  我们推门而入,可是扑了空,孙晓平不在家,屋里的土炕上只有老叶一个人呆呆地守望着这个家。老叶见我又一次到来,高兴地握住我的手连声说道:“谢谢劳动报,救了我们全家,没想到一年后的今天,还要专程来黑河看望我们全家,真不知让我说什么好……”他说着说着忍不住眼眶潮湿了。他告诉我孙晓平上街里去了,这段时间因为有一个邻居也是上海女知青,其丈夫也得了重病偏瘫了,出于同情和关心,她是帮那女知青推着板车,拉上那偏瘫的男人去街里诊所接受气功疗法的,每天下午去一趟,已经有近个把月时间了,据说病情也未见好转。老叶说,孙晓平在帮别人做好事,出一点微薄之力,他打心底是支持她,因此,一个人守着这个破屋也不觉孤独。儿子小叶,前几天进山里盖房打短工去了,十天半月也不会回来,家里现在就剩他俩。现在他虽然有病偏瘫在炕上,但经过上海劳动报的报道,生活已足以改变,现在他虽然提前病退,可每月还可领到500多元的生活费,比下岗的知青们强多了。对此,富裕不敢说,不过与至今留在这里的上海知青比,要比她们一个个强得多,好过得多。我深信,老叶说的句句是实话。

  一年多未见,老叶看上去更显消瘦,一条腿比以前更萎缩,一个昔日的东北硬汉,如今变得说不上几句话就要流起泪来,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其它……环顾小屋四周,与我一年前送捐款到此相比,此刻已没有那种整洁感,新安的窗帘已不见,那新糊的炕纸又破旧,大热的天,炕上放着一只破旧的席梦思床垫,老叶一家三口就睡在上面,真让人有些不可思议。一年前记者特为孙晓平家买的21英寸彩电还放在窗口的柜子上,彩电他们天天看,可彩电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很显然,孙晓平大概忙于照顾别人推车去看病,也顾不上为家里打扫一下,屋里的一切显得很零乱。

  我既为孙晓平的今天感到高兴,也在为孙晓平的今天而感到忧虑,她可能在打理这个家的能力上是比一般人差了一点。

  那么,在全国如此众多好心人的关爱中,她又是否找到一种新的生活的支点呢?

  我们足足等了一个小时,兴冲冲而来,未见孙晓平,扑了个空,只好悻悻地离开二营,决定第二天,再上这里与她见上一面。

  与孙晓平重逢,她告诉我,去年她已圆了回上海的梦,儿子小叶也独自回了趟上海。

  二十五年了,她与父亲之间却还没有取得谅解和沟通,责任还真在于她自己。

  第二天一清早,我们又如约赶到孙晓平家,她穿戴一新,正在家里等我们,她的儿子小叶也连夜从山里赶了回来,周围的上海知青闻讯也全都赶到孙晓平的家,刹那间把小屋挤得满满的。

  孙晓平再次看到我们,已没有往日的激动。不过社会各界对她的爱,至今仍镌刻在她的心灵深处,难以忘怀。她直率地告诉我,到现在为止全国各地先后为她寄来捐款已达三万多元,陆续寄来的各种衣物的邮包已不下二百个,有时,她还把别人捐的款和物又去捐助其他遭受困难的知青们,可以说现在她家称得上是二营的“大户”,比留在这里的任何一个知青,日子都要富裕和好过。生活上根本没有问题,吃穿也不用再发愁,唯一担忧的是老叶的病,还有儿子小叶何时能按政策把户口落在上海。

  又见孙晓平,她忍不住告诉我,她在去年7月初曾偷偷地回了一趟上海。她说,那次回家,她似乎心里还有气未消。怪父亲不愿做小叶的监护人,以至在家整整一星期都没叫过一声父亲。那天也正巧,上海电视台《今日印象》正在播放孙晓平的故事,父女俩看着电视都沉默了,二十四年见一面就这样不欢而别。孙晓平承认回到黑河后,她也后悔当初回家对父亲太意气用事,假如再有与父亲见面的机会,她相信再也不会意气用事了,因为他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血管里流有父亲的血,,血总是浓于水的呀!

  面对昨天,孙晓平有所省悟,我心里隐隐地为她高兴!同时也为远在上海的老孙高兴!她们父女俩如再次见面,或许彼此相互会原谅和沟通的,这一天还会远吗?

  电视台的李虹光,特地从上海为孙晓平带来一盘有关她报道的录像带,并在二营的部队借了一台放像机,在屋里放给所有在场的知青们看,她们看了纷纷流下了激动的眼泪,孙晓平一家三口看着看着也忍不住热泪直淌。

  别样的见面,老叶含着泪说,这是他平生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老丈人,他说他不怪老丈人,只怪自己,更怪孙晓平不会做人,劳动报和电视台为他们家搭了这样好的一个舞台,借此好沟通父女间的感情,可孙晓平却把这事又弄砸了。晓平应多理解老人的心才对,去年底小叶也偷偷回了趟上海,虽然一开始他丈人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最后不也在临走前那晚接纳了自己的外孙了吗?!老叶的话,再一次使我为他们明天的再次重逢,深深地祝愿,深深地企盼,这种理解和沟通,但愿不会太远!

  又见孙晓平,我显然已没有昨日的那种铅般的沉重感,临别时,留在这里的知青纷纷对我说,孙晓平的报道可以结束了,孙晓平能有今天,除了感激,也应该有所反思,我们决非是在忌妒她,而是意在促使她把这种人生的经历,生活中的爱,变成一种走向新生活的原动力,从根本上脱贫,走向明天……

  的确,眼前的那些知青,目前的生活状况远比孙晓平差,但是他们依然支撑着,在努力寻找改变自己命运的支点,他们不想过多地回忆这段苦难的知青历史,他们关注的只是眼前,如何去转变观念重新上岗。孙晓平,当你置身在他们一起之时,是否也感受到这种迎接新生活挑战的意志和决心呢?!

  别了,孙晓平,我们诚然都是插队的知青,中国知青的命运是空前的,也是绝后的。当然,属于历史的不会被历史淹没,属于生命的终究会还给生命!

  重归知青路,又见孙晓平,刹那间,使我在人生的道路上感悟到一种生命的质变!

  那么,孙晓平你呢?!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