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费凡平文集
费凡平文集

又见白鸽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费凡平编辑:点击数:126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我没想到,象我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知青,在即将告别的最后一刻,竟会有这么多乡亲来送行。

  长途汽车还没来,乡亲们都围着我,我的房东曹大娘一个劲地拽着我的手,眼眶分明已湿润。唯有别情最难诉。望着大娘,我又何尝不是这样?

  突然,我在人群的后面发现了我的学生铁蛋。此刻,他那双眼睛也是怯生生的,泪汪汪的,象是要跟我说什么似的,他的手里擎着一只白鸽。

  白鸽!我的心为之一颤。

  铁蛋扑了过来:“费老师,你要走了,你能原谅我吗?那天我错了……”

  听到这些话,我心好酸,也好悔。

  两个月前。那天上课的铃声刚响,我便走进了教室,想不到教室里乱哄哄的,一帮淘气的学生围成一堆,正在逗玩一只白鸽。白鸽的翅膀都被他们弄伤了,渗出点点殷红的血迹。我一看就光火了,没有别人,准时调皮的铁蛋带的头。当我问清事由,果然不出所料,这只白鸽,是他早上在屋前用夹子捕捉的。

  白鸽,睁大着眼睛发出“咕咕”的哀鸣。不知何故,我从那只可怜的白鸽,竟然想到了自己。仿佛自己就是那只受伤的白鸽。招工无门,上学无望,破碎的梦,裹着一颗苦涩的心,只能孤独地困守在这沉寂的山村。我与其说同情这只白鸽,还不如说为自己的处境感到悲哀。

  “铁蛋,我们不能伤害这弱小的生命,你应该把它放掉。”我对铁蛋说道。

  “我不,我要玩,我还要用它给爷爷补补身子哩!”

  “什么,你还要杀死这鸽子?”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走上前去,想夺过那只白鸽。铁蛋却紧紧抱定白鸽,非但不给我,还一个劲地朝我做鬼脸。

  白鸽,在他怀里挣扎,声声哀鸣,使人听了不堪忍受。

  我火了,扬起手朝他后脑勺便重重地拍了去。

  “老师打人。”他怔了怔,“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我也怔住了。这哭声使我渐渐清醒。铁蛋可是队长的兄弟呀!这一巴掌,可能将使我从教室重返大田劳动。

  我心沉沉地走出教室,不仅无心再去上课,更无力去关心那只即将遭到厄运的白鸽。

  让队长辞掉我,不如我主动辞去的好。我去找校长。校长听了我的话,叹了口气,他要我明天仍去上课,先在课堂上做个检查,由他摸清情况后再说。我终于没被辞退。

  在事后的两个月里,我始终与铁蛋保持着一段距离。因为我通过家中的来信知道,我的返城已指日可待,我不希望再有节外生枝的事情发生。

  我终于要返城了。在上最后一堂课时,我把这喜讯告诉了我的学生。学生们都沉默了。铁蛋也怔住了,这时他的眼睛里闪现出一束我从未见过的难舍的光泽。

  我的心象被撞了一下。应该说,我也曾想真诚地和他交谈一次,并向他致歉。后来,只因忙于返城的事,也就淡忘了……

  想不到,此刻,在我即将惜别的时候,他却来了。他手里擎着的正是那只曾被我为之做检查的白鸽。

  “老师,这只白鸽的伤养好了。你说得对,我不能去伤害它,现在我交给你,老师,你来放吧!……”铁蛋望着我,递上了手中的白鸽。

  我激动地一把抱住了铁蛋,止不住的泪淌了下来。这泪,为铁蛋,为白鸽,也为自己而流。

  我小心地擎起那只伤愈的白鸽,手缓缓地松开,松开…… 白鸽抖开双翅,发出一阵亲切的叫唤,望上一跃飞向蓝天。

  我似乎也变成了一只鸽子。飞向蓝天,飞向荒原……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