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费凡平文集
费凡平文集

不忘国耻 吴定良十年磨一馆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费凡平编辑:点击数:153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历史是不该被遗忘的。

  在黑龙江的爱辉古城,有一个热血男儿,为了“毋忘国耻,振兴中华”,倾注全部精力和心血,筹建“爱辉历史陈列馆”。

  时值他在上海再一次为筹建“爱辉卫国英雄纪念园”奔走呼唤时,记者采访了这位可敬的爱国志士—吴定良。这是一块富有历史感的黑土地。

走近吴定良

  也许当年我曾在爱辉下过乡的缘故,多年来我对那片热土,总怀有一种执著的热情,回城已二十多年了,可这种热情从未减退。这些年来,只要爱辉故乡来人,不管认识与否,只要我知道,都要去陪上一陪,捧一杯清茶,聊一聊爱辉近况,喝一杯烈酒,叙一叙乡情。 

  日前,吴定良来上海,当年的知青约上我作陪。吴定良的大名我早有耳闻,他曾为警世国耻,十年来奔走全国演讲,听众达三十多万人次;他又曾倾情十年,打造出一个全新的“爱辉历史陈列馆”。 

  吴定良虽已年过六旬,但他那股“毋忘国耻,振兴中华”的激情,会令每一位听者深深地感动和钦佩。 

  记者走近吴定良,为爱辉,更为一段耻辱的历史,以作警世。

最小的陈列馆

  在全国,昔日的“爱辉历史陈列馆”可能是最小的。 

      1993年,从事教育工作多年的吴定良出任爱辉历史陈列馆馆长。当时的主要历史遗址“魁星楼”四周仅靠木柱支撑,被有关部门定为危阁,参观者不得不望而却步。90年代初,记者重返爱辉时,曾去过那里,面对魁星楼,面对苍劲的“见证松”,记者仿佛回到了1858年5月28日。据说,震惊世界的《中俄瑷珲条约》就在这棵古松下签订的。“见证松”就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向后人诉说着一个多世纪中华民族的血泪与伤痛,耻辱与反抗。 

  当时,记者就想采访刚刚上任当馆长的吴定良,可是他出差去了黑河。 

  其实,这位土生土长的吴定良上任伊始,心中就有了抢救魁星阁的计划,为记住这段耻辱史,即使资金再困难,他也要使这座名阁重现风采。经多方协力,不到两年,吴定良如愿以偿。紧接着,吴定良又辟建了见证碑,在馆内设置了沙俄强占中国领土的示意图,并修造了部分道路,使“爱辉历史陈列馆”馆舍的环境得到了初步改善。 

 
吴定良在上海向当年的老知青介绍筹建中的“爱辉卫国英雄园”。

  尽管如此,“爱辉历史陈列馆”仍是国内设施最简陋,场地面积最小的历史陈列馆,这成为吴定良心中的痛。上任后,吴定良走访了全国一些同类型的陈列馆,他要找一个可以立竿见影的突破口,以弥补陈列馆的不足。好几天的日思夜想,吴定良决定从解说词开始…… 

最动情的解说词

  一个历史陈列馆除了要具备丰富的文物、翔实的史料外,还要有生动感人的解说词。“爱辉历史陈列馆”虽小,可是“爱辉历史陈列馆”的解说词是最动情的。 

  吴馆长为此投入了大量的精力。 

  要准确地写好这段耻辱史的解说词,无疑必须要全面了解和通读这段历史。吴定良曾是1965年毕业的黑河老高中生,从1979年开始又在爱辉中学当老师,1984年起出任爱辉中学校长。扎实的基础、丰富的阅历,加上沉重的历史感,使他很快进入了角色。为了查证一个人名,他常常会在黑河的图书馆里泡上半天;为解读一句史料,他会坐上火车,专程赶到省城哈尔滨求教研究这段历史的专家和教授。功夫不负有心人。半路出家的吴定良,在很短的时间内,已经对这段历史彻底了解,在黑河,他也可称得上是个研究《中俄瑷珲条约》的专家。即使这样,为写好解说词,吴定良仍常常要为一个准确的比喻,一句精彩的道白,一段精辟的论述反复推敲。 

  现在,修改后的解说词简洁,生动感人,它以翔实的史料,精辟的论述引起参观者强烈的共鸣:原黑龙江省省长田凤山到该馆参观,听完吴定良的解说后,泪水夺眶而出,他提笔写道:“国难国耻刻骨不忘,强国富民发愤图强。”浙江省人大的一位领导在参观现场痛哭失声,他连称:“讲的太好了,它能够唤醒人们的忧患意识。”广州市的一位参观者回去后,第二年暑假将他正在读大学的儿子带到这里,这位大学生眼含热泪听完讲解后激动地说:“落后就要挨打,强国要靠科技,我一定要为中华富强而发愤读书。” 

  最小的陈列馆,却有着最激动感人的解说词! 

  “爱辉历史陈列馆”的解说词效应,就像黑龙江开江时冰排相撞发出的轰鸣声,在全国引起震动和反响———在短短几年,全国竟有近二百万人到这里受过爱国主义教育;也就在这几年中,前后有66位中央领导,396位省部级领导,27位上将、87位中将、139位少将到过“爱辉历史陈列馆”,这些领导和将军也都被这里的解说词所深深地感动,并纷纷提笔为陈列馆题词。 

  最小的陈列馆,引起了人们最大的关注。这里每天要接待全国许多参观者,很显然,小小的陈列馆已难以承载这蜂拥而至的人流。 

倾情建新馆

  面对蜂拥而至的参观人流,吴定良既高兴又忧虑:简陋的设施,实在无法为参观者提供一流的服务。 

  “爱辉历史陈列馆”行政上归爱辉镇管,区区一个乡镇,能有什么资金来扩建新馆呢? 

  夜深人静之时,吴定良怎么也睡不着,作为爱辉人,他深感愧对祖先,更愧对历史。 

  翻开历史,建于1683年的爱辉古城曾经是那样的辉煌:当时的康熙皇帝似乎明察了沙俄的野心,调兵三千,在爱辉屯兵垦荒,建设新城,并鼓励农耕,发展商贸,使北疆经济迅速发展。沿江各族军民在康熙盛世,一次次地挫败了沙俄的挑衅与入侵。1689年,中俄双方签订了《尼布楚条约》,从法律上肯定了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流域的地区是中国领土。但到了18世纪中叶,鸦片战争的爆发和清朝政府的腐败,沙俄加快了扩张的步伐,采用移民、威胁、欺骗、烧杀等手段,迫使清政府屈辱低头。1858年5月28日,两国政府在爱辉签订了震惊世界的《中俄瑷珲条约》。10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就这样从母亲的肌体上被血淋淋地割去。在中国的近代史上,爱辉就此留下最耻辱的一页! 

  然而,爱辉也书写了中华儿女最悲壮的一页:1900年,爱辉的“义和团”和“红灯照”奋起抗俄,惨遭镇压。沙俄以此为借口,血洗了“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一万余名中国居民被血腥杀戮,沙俄还捣毁了黑河屯,火烧了爱辉城。在此,以寿山将军为首的24名爱辉籍将领,英勇抗俄,壮烈捐躯。那场大火整整烧了两天两夜,使整座爱辉古城化为灰烬,惟有魁星阁和一棵红松树奇迹般地保留了下来。 

  面对历史,吴定良又一次热血沸腾起来。爱辉,作为一座历史古城,应该有一个与之相应的全新的历史陈列馆。 

  不过,真正让吴定良启动新馆筹建工作,要归功于梁启超的儿子梁思礼与他的一次神聊。从某种程度上讲,正是梁思礼的一番话,才使吴定良充满信心,全身心地投入到筹建新馆的行动中去的——— 

  1996年,梁思礼从黑河对岸的俄罗斯回来,便马不停蹄的赶到爱辉,他参观了陈列馆后感受颇深,忍不住对吴定良发出一番感叹:“《中俄瑷珲条约》是中外近代史上中国最大的一次领土割让事件,堪称‘国耻之最’。可是这个馆的设施是这样的简陋,这实在不应该。老吴啊,你应该知道这个馆是全民族的,你应该将它扩建,你应该有信心,我相信全民族的人都会支持你的。全世界的华人知道了也会支持你的……” 

  许多年过去了,梁思礼的这席话,至今仍让吴定良激动和难忘! 

  1995年3月,吴定良听说中宣部要在1997年6月公布全国百个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爱辉历史陈列馆”应该有理由成为这百个基地中的一个!只是,这里远在边陲,与大城市的知名度很难相比。吴定良想到了曾经来这里参观过的首长和将军们,他翻开陈列馆的留言簿,在众多的首长和将军中,吴定良想到了迟浩田上将,因为,1989年9月,迟浩田上将作为总参谋长来过“爱辉历史陈列馆”,并亲自为馆题词“毋忘国耻,振兴中华”。1995年,迟浩田已升任国防部长了。 

  阳春四月,吴定良怀着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独自来到北京国防部。他告诉卫兵,他有事求助迟部长,卫兵当时就回绝了他。吴定良没有因此失去信心,他在国防部门口足足等了一个晚上,饿了,就啃两口火腿肠。如此的执著,连卫兵也深受感动。卫兵破例把吴定良写给迟部长的信送了进去。不一会,秘书开车出来,将吴定良接了进去。 

  1995年5月27日,吴定良收到了迟浩田部长的亲笔回信。信中,迟浩田部长态度明朗:支持吴馆长的这个建议,让“爱辉历史陈列馆”列为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 

  1997年6月11日,“爱辉历史陈列馆”果真被中宣部批准为全国百个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这无疑为“爱辉历史陈列馆”掀开了新的一页。

真情打动所有人

  1998年,黑河市召开市政协会议。作为市政协委员的吴定良利用开会的机会,把筹建新馆的建议和计划写进了提案,并于当天递交到了市委书记于小东的手里。第二天,于小东书记就批上了“同意”两字。不过,筹建新馆一期投资的2600万元资金,市里只能解决200万元,余下的要吴定良自筹。于小东书记还批示:从即日起,“爱辉历史陈列馆”划为市委宣传部直属单位,以便扩建。 

  2400万元,这不是一笔小资金! 

  吴定良为筹资金动足了脑筋。他走出陈列馆,在黑河、在省内开始做“毋忘国耻,振兴中华”的爱国主义教育的报告。让更多的人“毋忘国耻”、了解“爱辉历史陈列馆”的现状。

  吴定良还先后找到黑龙江城市规划设计院的吕长卓博士和中国布展设计权威———上海复旦大学考古系的费钦生专家,他热情邀请他们到爱辉古城,参观“爱辉历史陈列馆”,吴定良亲自担任讲解。两位专家被吴定良充满激情的讲解所感动,他们当场答应:即使没有一分钱,也要为这段历史画出设计图来。 

  设计图出来了,吴定良立刻请来五大连池三口水利枢纽工程的总指挥,请他出任新馆建设工程处处长。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2000年6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田纪云视察完黑河后,随即在省委书记徐有芳的陪同下,来到“爱辉历史陈列馆”参观,吴定良又一次激情讲解,讲完后,他朝田纪云副委员长和徐有芳书记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了解了“爱辉历史陈列馆”的实际情况后,田纪云副委员长当即答应,回去后他会向财政部反映,让他们支持你们800万元。省委书记徐有芳笑着说:“如果中央财政支持800万元,省里也支持800万元!” 

  不久,财政部和省里的拨款下来了,加上社会各界的捐款,吴定良终于筹够了第一期工程的2600万元资金。占地97000平方米、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的“爱辉历史陈列馆”新馆,终于在2000年9月2日开工了。

生命与历史结缘

 

  吴定良常说:“黄河是奔流,中华魂是奋斗,奋斗是生命的奔流。” 

  2002年,新馆落成后,为之奋斗了整整十年的吴定良到退休年龄了。可是刚退下一天,镇政府领导便找上门,他们希望吴馆长再度出山,在“爱辉历史陈列馆”边上,筹建“爱辉卫国英雄园”。这个园内将设有萨布素将军、寿山将军的塑像,雅克萨大捷群雕、保家卫国魂祭坛、沉思园、题词墙和接待中心…… 

  “英雄园”估计总投资要600万元。为了第一期工程的启动,吴定良已经倾尽家中全部的积蓄,捐献出21万元(其中9万元还是借的)。 

  吴定良此行上海,就是要告诉我们这些当年在爱辉下乡的老知青一个信:他筹建的“爱辉卫国英雄园”,将在题词墙上留出位置,刻上当年5000多名到爱辉的知青名字,以作“青春汗洒边疆”的永恒纪念! 

  作为知青,我们感谢老吴!作为朋友,我们钦佩老吴这种与历史结缘的痴情! 

  我想,无论是谁,面对他,都会被他这种精神所感动,并愿为他添上绵薄之力!
 

原文载于2003年1月30日《劳动报》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