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金宇澄文集
金宇澄文集

京 胡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金宇澄编辑:点击数:121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莫干山路有人在拉京胡。老房子的气味逐渐近迫,逐渐远去,如撞来的杂念,不曾料到的琐事,不必的判断,零碎泛现。已经是深夜,声音和气味潜在如此的活力。

  夜晚另一种固定场景是便利店,充满标准城市的简装香味、夜灯,有书报,甚至音乐,虽然夜没有丝毫变化,车照常走,街树无表情。

  这是在河边,背靠河岸,前面是大名鼎鼎的申新九厂--现在"红子鸡",只要拐到它后面的这条路,以前纺织机器的嗡嗡声仍如在耳,窗子和电线干上曾经飘动棉纱的飞絮,现在都干净了,徘徊大厨房的油烟味,往深里走,北边一溜老式民房,小店,弄堂口的垃圾箱、烟纸店、上海温暖的气息和无处不在的灯光,使得黑夜柔和许多,有大卡车开过来,代表着城市新的改变力量,装着混凝土,一股旋风,地皮震动,等一切安静下来,依然是麻将和眼前的民生。

  朋友在此有一间闲置的底楼前厢房,我们陪一个大学生来看这房子,原以为它只可以借给外来人,没想到应征者是二十岁的上海男孩,面对他陌生的合用灶披间,七八个水龙头、电炉和火油炉,他全部接受,表示一切都"很有味道"。

  二楼居住的是老张,每天有固定的时间拉京胡,晚饭以后,下午,周一或者下雨天,上午都也会拉,这是朋友介绍的情况。说的时候,胡琴就响了,西皮二黄,因为楼板薄,声音是刺耳的,朋友笑了起来,象这是他的一个错误。

  男孩要上楼看这位新邻居老张。我们走近楼梯,开了灯,发现那是一架通透的铁制扶梯,如同我们身在底舱,可以一直仰看上三层的甲板。朋友说,姑娘上楼都是要捂住裙子的。
二楼的灯光下,一切都是浅酱色,三人站着听老张拉胡琴。老张掉了几颗门牙,低头练几个过门,随后告诉我们很多的见识,主要当然是京胡--琴筒上蒙的蛇皮,必须讲究,最好是用十年的公蛇皮,蛇皮是向来分公母的,母的有生育,所以皮容易伸展变松,不几年要换。琴弓上的马鬃也相当有讲究,最好是用花马的尾巴,黑马的尾鬃太刚强,白马尾过于柔软。

  他的话,还有灯光,想起"昏昏灯火话平生"的句子。

  等我们和男孩离开那条弄堂,走出去很远时候,还听到老张的琴声。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