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金宇澄文集
金宇澄文集

看 澡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金宇澄编辑:点击数:1298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很少去大浴场,今天是带孩子去,出了好多的汗。孩子大了,有点不好意思和我在一起,给我们的衣箱恰是分开的。我躺在脉冲热水池里,不去管他。有段时间,我简直像要睡过去,很多裸体男子在我面前走过和走来,静静看着他们的身体,不由想象到属于他们各自的女人;每个男人的细节虽那样不同,但在我眼里,实在毫无美感。男人身形不一,也大致一样,女人怎会一一的接受他们?这是瞬间的想法。不是同性恋或人体画家,很难发现他们肉体之美。他们拥有黄褐皮脂,黑色毛发以及蒸汽,属于雄性的粗重的气息。如果让男人去观赏一匹公狮,再如何去仔细审视,他们都会觉得公狮比母狮漂亮,在人类眼里,任何禽兽,都是雄性漂亮。只有男人(去掉米开朗基罗)眼里看到的同性,不忍细究,不以为然----他们当以全部感知注重女体之美。经典的出浴图,作者都是男人。

  相对而言,女子的雄性美学(女性主义另议),也许不如此扭曲。她们无论观赏男人,还是观赏公狮,都有壮美的视觉吧。应该诧异的是:为何自然界的雌性,都比雄性逊色,身形的低调,其鸣的暗哑,毛羽接近环境色,是造物繁殖的安全屏障吗。历来是雄兽注重外观装饰,公狮鬃毛稀疏,便失去种群。欧洲公蓝鸟罗致攀附蓝色物体,比如蓝花,蓝色石头,及至蓝色塑料碎片装点鸟巢,以吸引雌鸟眼球。部落社会男子的花哨打扮,以动物翎毛,矿植物颜色,纹身刺颊秉承这一原则。到进化社会女性,渐将雄性这类特性仔细继承过来,所谓倒错阴阳。整个男人社会开始启动女性美感,女人逐渐借鉴雄鹿和雄孔雀的外观妆点,女高音也自认拥有婉转的百灵歌喉(冤枉,实在是公鸟的啼啭)。我买过两条斑纹热带鱼,店主说如果喂进口鱼食,雄鱼保险会有宝蓝色光斑,十分美丽,但雌鱼再食也不会美丽,这是睾丸素的作用。在现实世界中,囊括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属于雄性世界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夸饰手段,包括香水(雄性的麝、麝猫、香鼠的性腺香囊),神奇睾丸激素的全部的霓虹,都作用于了女人。在不知觉的数千年里,女人们早已经欢愉地纳入了男人范畴。女画家、女作家难免热衷自觉来描述女人裸体,并具有男人一样坚定鉴赏女体的视觉敏感,都使有心者意味深长。

  男人和鸟兽是脱净了干系的,有意味的是:某些比较幽默,口吐莲花,缠绵求偶的男人(如日剧《一千零一次求婚》男角),很像没日没夜歌唱的杜鹃,相思,叫天子(百灵)一路。霸道狡诈,精力顽强者,仿佛土狼,豺和澳洲公蝙蝠。体面斯文,有权威,气宇轩昂伟岸者,有北极熊,虎,非洲扭角铃,爪哇大蜥蜴的风范。上面提到欧洲蓝鸟及非洲织巢鸟等物,及其土拨鼠,远东水獭,行为好比炫耀财富之男士,以收集各种闪光物,营造安乐窝来迷惑女方。特别要提到雪貂,它象征这社会稀有的洁癖男子,过去我家对窗有具体一位,每天数回拿白毛巾擦地板,擦桌子板凳栏杆;此习性会吸引有同好之女士,但古往今来 ,这样的男女必比常人有更多困惑。猎人捕获雪貂,就在它的路途挡上肮脏之物,它会乖乖跑入笼子去--

  后来我躺不住,满面是汗。没有去桑那房,只在一个个水池里去坐着。日本一定也有,所谓桧木池人参池等等。然后坐到一排大镜子的盥洗位上,洗头洗身,面对着自己的身体,一遍一遍,有点无聊。环顾镜中与四周,一个个年纪不一,高矮胖瘦的男子,素面朝天,声色各异的刷牙、剃须、擤鼻、濯足,篦发,会联想这座城市各个私密的清晨和深夜。然后到一个地方,服务生帮助擦干,自己擦干头,穿上一次性短裤,套一身浴场的衣服。这时看到孩子了,两人坐电梯到一个休闲场所,满眼都是穿着浴场统一衣裤,浑身披满蓝色条纹的男女老幼,情景象省级监狱放风,或是精神病院的活动客厅。我们在这个特殊地方吃了晚饭。

  有回曾在这样的地方,发现一帮过去单位的男女,他们高声叫我一起喝酒看电视,才知他们一下午呆在此地看甲球联赛。还遇见三代同堂围住大蛋糕过生日,除蛋糕蜡烛,周围一式衣裤的七大姑八大姨呈现出一种异景。也许理想王国的子民,就这样失却了特性。女子们不再有外观优势,有的显然不佩戴乳罩,表现出非常态的姿体形状,在很大的空间范围里拖着拖鞋走来走去,或坐在你很近的距离,因为衣着的改变,没有了以往的依仗,失去了一直保持的外观,自我和观者都感到了异常,也有点百无聊赖,有点不活泛和懒散,也似讲述群居时代或未来世界的一堂电影内景。一对一对中年夫妇手拉手闲游,如身着睡衣裤刚离开床榻,或象是我误入他们的卧房过道。

  这些场面,也会叫人回到过去的蓝蚂蚁时代。人称当时美女稀少,女星不及民国时期漂亮,而现时虽繁衍出大量美眉美女,但是雾月镜花,经不得细究。结论是----倘若你是在1973年代偶尔见识,惊鸿一瞥的美女,才是真美女。反对者以为:彼时三围不明,只凭五官,难以判断真正意义上的美女。。。。

我说这些,对于在日本的你,不知会有何种想法,感到在公共场合这表面的一致化,只会使加入其中的某些国民(如我)徒生可异杂念。日本表现传统澡堂男女同处的细节,定然是另一种准则。记得《伊豆歌女》的千代子和熏子姑娘邀请川端一起去洗澡的描述,千代子表示要好好给川端擦背,给人家常的感觉,仿佛女性帮助男人洗澡,是被格式化的程序,也就是洗澡本身。但是接下来,川端和薰子下五子棋,薰子过于专心,头发差点碰着川端的胸口,她就立刻脸红着跑开。

  江户时代式亭二马的《浮世澡堂》,显示澡堂是民间平常交流的主要场所,鲜有男女的打情骂俏(有段文字嘲笑不懂洗澡的西部人,错把别人的兜裆布当手巾用),十分日常市井相。我说的这些,当然不包括同期的浮世春画,但即便画中,浴池背景也是少的。你说过传统日本澡堂尚有男子坐于高凳,看视男女更衣,使人想到早年上海公厕由妇女所辖,男女部中间各有窗棂,她可以坐在里面,朝男厕小便池方位张望。

  记得有个冬夜,没有风,气温零下三十二度,我步入雪地去洗澡。你一定不信那是在室外,附近有一个发电厂的露天冷却池,水很干净,水温也合适,远看如一个在厚雪中冒汽的温泉。我在池边脱衣下水,当时满天星斗,一切沉在暗蓝的天幕里。池壁是厚木板做的,在我的鼻子前就是池沿,积了很厚的冰,它们并不融化。水很热,我泡了一会,就可以把头枕在池沿的冰上,并不感到冷。头上是银河,在很暗的电厂的四周,只有天穹是那样醒目和深远,有牛在叫,一两声狗吠,真是静,还有就是暖和。好象是一个人逐渐远离了人生,一种赤条条的解脱与满足。也许,此生再也不会有这样宁静的感觉了,当时想,如就这样睡去,不再醒来,也是好的。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