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杨剑龙文集
杨剑龙文集

露天电影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杨剑龙编辑:点击数:1374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山村的生活十分单调,那时根本没有电视,收音机也很少,有的只是大队的有线广播,传达公社、大队里下达的任务,但是一到晚上,有线广播也就关闭了。

  山村的老表们晚饭后一般也不打扑克、不下棋,除了偶尔串串门以外,就是上床睡觉了,这就使家家户户人口的生产十分旺盛了起来。

  山村里很少放电影,除了夏收以后大队里偶尔会请公社的电影放映队来放一场电影,那时许多影片都被打成了毒草,来放的电影也就是那些“老三篇”了——《地道战》、《地雷战》、《上甘岭》。刚到山村,常常会感到有些寂寞感,因此有的知青就去其它大队的知青处串门,以消除寂寞。

  一天, 从公社开会回队的大队支书传来消息,那天晚上,公社放电影——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我们几个知青闻知就准备前去观看,村里的几个年轻的姑娘、小伙也想一同前往。我们几个知青就早早地吃了晚饭,一伙人就往公社赶去。

  从我们生产队到公社共计十八里路,来回三十六里路,路上还要翻过一座岭,为了看一场已经熟悉了的电影,竟然走这么多路,现在想来几乎难以为人理解,在当时我们一伙年轻人是如此兴奋地向公社走去。

  一路上我们几个你追我赶、拍拍打打,有时扯开了嗓门吼一气,山歌、民歌互相比试着唱,那几个平实腼腆的村姑也按捺不住,加入了我们歌唱的行列中。

  人多话多,话多歌多,不知不觉十八里路就走完了,到了公社的露天会场,会场里已坐满了人,黑黝黝地一片,有坐凳子的,有坐石头的,还有爬在墙头上的。四处不时传来吆喝声,寻儿找女的,叫唤老婆孩子的,有的是寻找别人预先给他放好的位置,有的是嫌前面坐的人凳子太高了,会挡住后面人的视线,为此而与前面的人争执的,闹哄哄的一片。

  电影还未开场,那片白白的大银幕在晚风中抖动着,我们几个说好了电影散场后在那根电线杆下集合一起回去,就赶紧找到了几把禾杆,垫在屁股底下作座位。正中的位置已经没有了,我们只好在场地的边上坐下。等坐下身来,我才觉得身上有些凉飕飕的,路上的紧追紧赶身上出了点汗,里面的内衣贴在了身上,深秋的夜风一吹,我不禁打了个寒噤。

  电影开场了,我们坐在边上与银幕成了三十度角,银幕上人的脸望去都是长长的、瘦瘦的。杨子荣的威风凛凛与座山雕的奸滑阴险,在他们都是瘦瘦的脸形上几乎无法分辨,我们却都看得津津有味。那些京剧的唱腔都是听熟了的,有的我们都会唱,我们几个也就跟着银幕上的人物有滋有味地哼了起来。我们为杨子荣深入虎穴而提心吊胆,为栾平的刁钻油滑而哄笑,为小常宝的不幸身世而同情,为李勇奇的淳朴真诚而感动……

  电影散场了,我们疲倦地站起身来,发觉屁股上已经潮乎乎的了,那禾杆上的湿气都渗入了裤子里。散场时影影瞳瞳的人影中,各种各样的声音响成一片,凳子的撞击声,拍打裤子的拍灰声,人们互相之间的叫唤声。我们等候在那根电线杆下,我们山村的人们在那儿聚集后,又往回赶。

  一弯上弦月已到了头顶上,我们踏着月色走在山路上。一边走,一边谈论着电影里的情节,有的一前一后地还模拟着电影里杨子荣与小炉匠的对白,有的就亮开了嗓子吼起剧中的唱腔来:

  “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

  由于音起得太高,嗓门吊不上去,最后一句就变了声,成了刚学打鸣的小鸡公叫,引起了大家的一阵哄笑,那唱的人就有些尴尬,闭了嘴,闷闷地走在了后面。

  大概这一个晚上大家都有些累了,渐渐地就没有人出声了,大家就默默地往回走着,有人打起了哈欠,这哈欠似乎会传染,大家就一个个地接连打起了哈欠来。显然大家的脚步也没有来的时候爽快了,踢踢踏踏地拖着腿走。路上突然游过一条蛇,它的皮在月光下白亮亮地。走在前面的人突然止住了步,等着那蛇钻进了路边的草丛里。

  翻那座岭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腿特别沉,迈不开步子。好不容易到了岭上,离我们住的山村就不远了,远远地见得到村里窗棂上煤油灯的光了,我们不禁加快了步伐。

  那刚才嗓子吊不上去的小伙,又扯开了嗓子唱了起来:“穿林海,跨雪原,气冲霄汉……”这次他居然将声音拉了上去,我们都一起鼓起掌来。

  这一个夜晚过去了,却比任何一个在山村里的夜晚留给我的记忆更深刻,那走三十六里路去看一场电影的勇气和乐趣,到现在我仍清晰地烙在我的心帆上。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