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杨剑龙文集
杨剑龙文集

精神会餐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杨剑龙编辑:点击数:124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民以食为天,在山村插队最大的问题是吃了。

  好在这里口粮马马乎乎可以对付,基本上可以吃饱。问题就是蔬菜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更别说吃荤菜了。生产队每年春耕、过年时节杀猪,平时根本闻不到一点儿肉腥,逢到杀猪的时候,每人一斤。提了肉回来,点起炉灶,我们几个知青就围着炉台看着那肉在锅子里煮,等那肉冒出香气来,就有人掀开锅盖尝尝,也不管是熟了与否。一人开了头,其它的知青也就你一筷我一筷地尝开了。还没等肉全煮熟,锅里已经见了底,只留着一些汤汤水水了。

  我们集体户六个全是男知青,二十来岁,都是长身体的时候,能吃,却也有些疏懒的,愿意做的人时间长了也凉了心,不大愿意再一味傻干了。久而久之,自留地也就只见草疯长不见菜上桌了,吃菜就更成问题了。有时临到吃饭时,就到自留地里拨开杂草,寻觅到几只已经红透了的辣椒,切切碎,在锅里炕一下,洒些盐,浇几滴油,就算作下饭的菜了。有时干脆厚着脸皮,端者饭碗去房东家“打秋风”。

  农忙时节,我们常常累得腰酸背疼,收工回来,泥脚都不洗洗,就倒在床上呼呼地睡着了,一双泥脚就跷在帐子外。醒来后,再做饭吃饭。

  闲暇之时,尤其是雨天不出工,白天歇够了,晚上就睡不着,熄灯后大家就躺在蚊帐里聊天,谈东说西。大概因为当时吃成为一个主要问题,因此谈吃的时候大概是最多的了,我将这称为精神会餐。谈的最多的又是上海的食品:从城隍庙的梨膏糖、五香豆,谈到乔家栅的双酿团、八宝饭;从鲜得来的排骨年糕,说到稻香村的鸭肫肝;从王家沙的小笼馒头,谈到沧浪亭的三鲜面;从五味斋的糟田螺,说到五芳斋的四季糕团……一个个如数家珍谈得津津有味,一个个眉飞色舞说得馋涎欲滴。

  说到半夜,一个个都饥肠辘辘,越谈越馋,越说越饿。说到最后,不知谁说,现在给我吃一付大饼油条就是最大的理想了,也心满意足了。谈吃也就激发了大家的乡情乡思,就有人说到这插队不知什么时候是尽头,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回到上海。说到这里,大家都沉默了起来,谁也不知道今后的命运与前途,这暗夜里气氛就从刚才谈吃的欢欣中转入了悲哀。良久,就有人说要是能够让我回上海,让我沿着铁路走回去也可以,甚至可以用舌头舔着铁轨回去。

  大家都越来越沉默了,暗夜里,在难以忍耐的饥肠辘辘中,我仿佛看到一个佝偻着的身影,一步一叩首般地卧下身去,伸出长长的舌头去舔那冰凉的铁轨,铁轨一直伸向遥远的前方,他就这样一步一舔地向前走去,一直隐入日落后的暮色里,孤身独影,凄凉悲壮。

  知青生活中吃菜总是成为首要的问题,我们的精神会餐就常常举行着,这也调剂着我们物质匮乏精神空虚的生活。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