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杨剑龙文集
杨剑龙文集

革命伴侣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杨剑龙编辑:点击数:1232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山村的办婚礼是大事,也是最具有民俗气息的,我到农村不久就遇到了篾匠家的儿子办婚事。

  篾匠的儿子是个傻子,矮墩墩的个子,头发总是乱蓬蓬的,两根鼻涕长年累月地拖出拖进,说话嗡嗡嗡地总说不清楚,不会干田地上的农活,只会放牛和砍柴,清晨和傍晚常常能见到他在河滩上、田埂旁放牛的身影。他家屋檐下的柴总是堆得高高的,烧不完,就经常有人来借。

  篾匠走村串巷为人编篾席、编箩筐、编篮子,由于见识广且能挣钱,在地方上颇受人们的尊重。因此,有姑娘的人家也愿意与篾匠家联姻。听说新娘是山背后一户人家的长女。我十分新奇地夹在观望的人们中间,看看到底娶的是什么模样的新娘。迎亲需翻过一座高高的大山。山路从我们住的况家祠堂门口经过。
山村里办婚丧喜事都有一些规矩,像迎亲与送葬都有规定的路径,决不能走错。站在况家祠堂门口,远远地见到了迎亲的队伍翻山跃岭而来,在蜿蜒的山路上红红绿绿的一线。

  山里人嫁女是要哭嫁的,出门之前母亲牵着女儿的手,高一声低一声地边哭边诉边唱,无非是将女儿养大的不宜、女儿嫁去婆家须遵从孝道等等,一一道来委婉曲折,各家哭嫁虽用语不尽相同,但曲调大致相似。

  迎亲的队伍渐渐走近,大概因为还在“破四旧”的年代,故未吹唢呐和喇叭,也没奏任何音乐,走在前面的抬着箱笼、脚盆等嫁妆,走在后面的就是用红布蒙着头的新娘了,旁边搀扶着她的是两个伴娘,山里原来的风习迎亲时新娘双脚不能落地,须新郎的兄弟背去男家。看不见新娘的容貌,只能打量新娘的身段和衣着了。新娘的身材略胖,只见她身穿一件大红的灯心绒对襟衫,下着一条腥绿的灯心绒长裤,脚蹬一双大红的新布鞋,不禁令我哑然失笑,这种打扮就是当时山村姑娘最时髦的了!

  未见到新娘的容颜,我到底有些不甘心,就随迎亲队伍一路来到篾匠家中。篾匠的家在一小山丘上,爆竹声响起来了,门楣上贴了一幅大红的对联:上联:夫妻恩爱情谊深。下联:双燕齐飞试比高。横批:革命伴侣。这大概是请村里的小学老师写的,虽然对得并不工整,但却洋溢着吉祥之气。

  新郎突然乐呵呵地跳出门来,显然篾匠精心为儿子打扮了一下,新的士林蓝布衣衫倒使平时邋邋遢遢的傻子焕然一新,只是那两根鼻涕仍然出出进进,衣袖口上已经揩着亮晶晶的鼻涕痕迹。新郎见到迎亲队伍就手舞足蹈欢蹦乱跳起来,他嘻嘻地傻笑着伸手就拽去了新娘头上的红盖头,新娘的容颜就露在了大庭广众面前了。新娘龇牙咧嘴地一笑,我不禁被吓了一跳,望着新娘木愣愣的眼神和嘴角上流出的涎水,我知道新娘也是个傻子:真是天生的一对!

  篾匠热情地将人们邀进堂屋里坐,还捧出点心盒,请大家吃点心。点心盒里有糖、花生、枣子等,我拿起一颗花生送进嘴里一咬脱口而出:“生的!”篾匠笑容可掬地说:“是生的!是生的!”原来山里的人们婚礼上图口彩,将生的花生、枣子招待客人,意在企望新郎、新娘早生贵子。望着面前拖着鼻涕的新郎、流着涎水的新娘,我却感受不到任何喜庆的气氛,独自离开了还在闹腾着的婚礼。回首望着“夫妻恩爱情谊深”、“双燕齐飞试比高”的对联,我不禁黯然失笑。

  婚后,新郎依然每天砍柴、放牛,新娘则无所事事,涮涮洗洗都不会,家里又多了张吃饭的嘴,篾匠更加努力的剖呀编的。没过多久,看到新娘的肚子隆了起来,新娘怀孕了,这傻子要做父亲了!没过多久,村里的人们传出来说,新娘肚子里的种子是篾匠亲自种下的。娶媳妇为了传宗接代,篾匠起先千方百计教他的傻儿子在傻媳妇身上播种,但是左教右教总教不会,那傻媳妇又总是不配合,几次三番弄得老篾匠性起,干脆自己干了起来。没过多久,篾匠的媳妇生了,一个男孩,乐得篾匠合不拢嘴,逢人便说:“我做爷爷了!我做爷爷了!”当了父亲的傻儿子倒也无所谓的样子,依旧放他的牛,砍他的柴。没过多久,村里的人们传出,傻子的儿子也是傻子。又没过多久,那生下的孩子不知怎的被那一对傻父母弄死了,那死孩子的灵柩从另一条路被抬去山上葬了。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