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杨剑龙文集
杨剑龙文集

胡壳里炒肉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杨剑龙编辑:点击数:137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火车到了省城,知青们就被按所去的县送上了一辆辆大卡车,卡车都装得满满的。由于我们是由街道去的,在上海时我又不常出门,因此车上的知青几乎都不认识。

  卡车离开省城在宽阔的公路上开,路上不时有到插队地方的知青下车,车上的人渐渐地越来越少。卡车拐上了一条机耕道,路开始凹凸不平,车就走得颠颠簸簸,坐在卡车车厢里的我们被颠得五脏六肺都要碎了,有人就攀在车厢旁边伸出头去呕吐了起来。路上还停了一次,七八个知青又下了车,车依然往山里开。车上仅剩下了十三个人,一问都是到同一个大队的。车一个劲儿地往山里开,有位女知青忍不住地问,这车开到哪儿为止呀?我们几个都摇了摇头。她按捺不住用拳头连连叩击车头,司机依然似乎没有听到一样一直往前开着。

  暮色降临了,四周环绕的连绵群山渐渐隐入暮色中,原先满眼粉红色的红花草田变成了黑黝黝的一片。正是春耕时节,机耕道边的田地里,犁田的农人纷纷收工了,手里牵着牛,肩上扛着犁,光着一双泥脚走在田埂上,见到我们的车他们都抬眼注视着我们,露出十分新奇的眼色。我们也无心去观赏乡村的景色,只是默默地站在车厢里,忍受着车的颠簸。

  车终于开到了一片比较开阔的地方停了下来,到了大队部了。就见从一栋矮矮的砖石房子里走出几个人来,司机就吆喝着大家下车。我们纷纷跳下车,拍打着满身的尘土。那些从大队部走出来的人就走上前来,与我们一一握手,嘴里用地方话带着普通话说着“欢迎,欢迎”。有人在边上介绍大队书记、大队长,我们晕晕乎乎地握手,晕晕乎乎地点头。

  大队书记是个麻脸的矮个子,他敞开了大嗓门让大家先洗洗,马上就开饭,并郑重其事地说,今天为了欢迎我们下放知识青年,他们特意准备了几个菜,其中有“胡壳里炒肉”。

  我们几个确实饿了,稍稍洗洗脸、洗洗手,就入了座。这里的米饭是用饭桶蒸出来的,吃上去松松软软的(后来才知道这里老表们烧饭是将饭烧滚后的米汤都给猪吃,然后捞起米上饭桶里蒸,这样米饭就松软,也就显得多,其实是将有营养的米汤给了猪吃,人却吃米渣)。我们几个似乎也顾不得说话,埋着头吃饭,桌上只有三四个菜,一个蔬菜,一个炖蛋,一个辣椒肉片,还有一个咸菜。辣椒辣得大家直抽凉气,眼泪也给辣了出来,那碗里不多的几片肉片一会儿就给挑走了,只剩下满碗的辣椒没人动。

  饭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菜除了那辣椒没人动以外,也个个盘子底朝天了,我们几个还在吃着,却都不约而同地斜眼向厨房门口望去。一个戴眼镜的知青忍不住了,他用脚轻轻地踢了下我的腿,问:“书记说的好菜怎么还没上来?”我问他是什么好菜。他说:“不是那个什么胡壳里炒肉吗?”我点点头回答说,好像听书记介绍过。我们就尽量放慢了吃饭的速度,准备等着那个好菜上桌。

  许久那个“胡壳里炒肉”的好菜也没有上来,碗里的饭已经没有几粒了,厨房那边没有一点儿动静。我禁不住问那个麻脸的书记:“书记,您刚才说的那个胡壳里炒肉还有没有?”

  书记有点儿弄不明白似地,又问了我一句:“你说什么菜?”

  “胡壳里炒肉!你刚才说的!”我理直气壮地回答他。

  书记哈哈大笑。我们都不明白他笑什么,眼瞪瞪地望着他,显得有点儿尴尬。

  书记用手指着我们面前几乎没动的那一大碗辣椒说:“呶,这就是胡壳里呀!这是我们这里的叫法,你们那儿大概是叫辣椒吧!”

  我们几个在等着好菜上桌的知青都笑了,只有匆匆将碗里还剩的一点饭扒完,放下了碗筷。那碗胡壳里炒肉片除了肉片已被拣光了外,满满的一碗胡壳里还红彤彤地摆在桌上。

  我们这些知青被安排在两个生产队,生产队的人们都来接我们了。他们举着刚刚点燃的篾缆绳火把,将我们分别接到我们住的屋舍去。我们几个被安排在况家祠堂住,老表们纷纷擎着火把扛着我们的行李,向况家祠堂走去,红红的火把在夜的山村里明晃晃地。我们小心翼翼地跟随着火把,往况家祠堂走去。心里还在为刚才关于“胡壳里炒肉”的事好笑。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