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隐于市井文集
隐于市井文集

筠园

2010年08月21日
来源:作者:隐于市井编辑:点击数:119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既然到了台湾,就必定要去看看邓丽君。

  邓丽君在很多人心目中是中国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女歌手。她给我们留下了诸多歌曲,脍炙人口,经久传唱。 我知道流行歌曲,也是从邓丽君开始。邓丽君的歌传到大陆,恰逢十年浩劫刚过,人们处于文艺饥渴的时代。就是所谓两邓齐名的说法也不为过,那时候大陆的老邓还没有登峰造极,传颂的只是三上三下的传奇而已,而小邓作为艺人,可以说是空前绝后,一时间成了众人的偶像。邓丽君生长于眷村(在大陆那种地方叫做‘部队大院’),演艺生涯中又不乏劳军之举,于是,曾被誉为“军中情人”、“爱国歌手”;于是,在两岸剑拔弩张的年代,终没机会踏上大陆一步;于是,我等“粉丝”无缘亲眼目睹芳容。

  邓丽君原名邓丽筠,故墓园还其原名,叫“筠园”。筠园地处台北县金山乡境内的金宝山,虽说算不上名胜古迹,在有些地图上还是可以找得到,只是没有公车可以直达。一般推荐自驾游或者搭公车到金山乡,再叫计程车前往。从地图上看,金宝山与法鼓山直线距离不过二公里,山间小道再崎岖,这点路对于我这个习惯于徒步自助游的背包族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法鼓山是台湾四大佛教圣地之一,久已向往,且与台北之间有公车,于是决定两处并作一日游。

  一早,朝拜过了法鼓山的观世音菩萨,就四处打听去金宝山的路。也不知是不是佛教与流行歌曲相去甚远,法鼓山的善男信女,包括众多义工和比丘、比丘尼,都说不知。偶然有香客知道的,说是要下山到海边,再走另一条路上山,约莫七、八公里。那是汽车走法,也难怪,台湾人出门都是轿车,从来就不知道山间还有小路,要有,就是公园里的那种路,叫“步道”,是供健身用的,不作交通用。无奈,我按照估计的方向,视线越过兴建中的法鼓大学工地,遥望那边的山梁,觉得似乎有路,就径直走去。结果,越过工地就是去金宝山的公路,再走二公里就到了。全程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等到了金宝山往下望,才看出来,如果取道慧明禅寺、朱铭雕塑馆,那就更近。后来,我借助google earth从卫星俯视,证实了这一点。

  筠园这个名字好,比起与之相邻的“和园”、“福园”来,要雅致得多,多了一些文化气息。 据说,邓丽君去世后,精明的墓园老板争相邀请将邓丽君的墓地建在自己的墓园,还提供了多种设计方案。在邓丽君择地安葬之前,她的亲友跑了几个墓地,最后选择了金宝山。这块70坪墓地的取得,只是象征性地花了新台币一元钱,合人民币二角五分。金宝山墓园的老板之所以只收一块钱,想必是看中邓丽君的名气。他把墓园当作花园来经营,邓丽君的墓地当然会轰动一时,歌迷会慕名前来参拜,还有游客如我等,在我心中此地不亚于台湾任何一景。如今金宝山地块已经售磬,或许真的与邓丽君的广告效应有关。邓丽君纪念公园位于金宝山墓园的“爱区”,分为广场和墓园两个部分,大约占地150坪左右,广场比墓园大一些,约为80坪,广场部分是金宝山墓园的公共用地,真正属于邓丽君的,只有70坪的地方。台湾的所谓一坪,相当于3.3平方米。据说,这样一块墓地在几年前价值仅百万,现在已上升为几千万元。

  台湾是比较多雨的,特别是清明时节的北海岸。来到金宝山已近正午,头顶上翻滚着乌云,洋面上漂来阵阵阴霾。在凄风苦雨的伴随下,走到离邓墓约十来米的绿地前、靠近黑白相间的花岗岩筑成的巨型钢琴平面键盘时,只听四围悠然响起了邓丽君《甜密密》的歌声,也许是风的回声,雨的作用,还有心理上的因素,这歌声听来确实有些变形,往日的“靡靡之音”,此刻真变成了“冥冥之音”。美是美,只是让人感觉有点聊斋的意境。广场地上埋着的那架硕大的大理石钢琴,键盘露在地面。游人可以在琴键上踏出钢琴的铿锵声音,我忍不住童心大发,踩上去来回走了几遭。心里却想,这墓地的维护费用还要不少呢!

  公园内还有小憩之地,游人可以在这里边休息边听邓丽君的歌曲。小憩之地在广场的旁边,有石桌、石凳,是一个露天棚的形状,上面是树枝垂伏。这里最引人注意的是,石座中间有一副邓丽君的照片,是少女时代的模样,这样的安排,仿佛邓丽君就坐在你身边,和你坐在一起谈心。照片是彩色的,邓丽君青春焕发,光彩夺人。照片装在一个镜框中,周围有点发黑和发黄,似乎有些陈旧,可能已经保存相当长的时间了。

  走进邓丽君的墓园,前面是一个小花坛,鲜花簇拥着邓丽君的全身塑像,塑像呈青铜色,长长的披肩发被风吹起,面容微笑的她充满青春活力。花坛很有讲究,所栽种的花叫“四季花”,除了四季会开花外,它还会在不同的季节开不同颜色的花,有“四季长青”的寓意;花坛里的花组成一个大音符的形状,借喻邓丽君和她的歌曲,永驻人间,永远流传,把美永远留在世人的心间。

  沿着甬道往前走,就到了邓丽君的墓前。邓丽君的墓不算很大,在这个素有千佛山之称,占尽风水的金宝山墓园内,与周围那些巨型阴宅、牌坊和各种神兽石雕砌成的达官贵人的坟墓相比,倒是十分朴实。邓丽君的墓前面有一尊生前演唱时的等身石雕像和一小块绿地,西式平面石廓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唯一有点醒目的是石廓后黑色大理石墓碑上有邓丽君的写意雕塑,半卧,只是面部立体感太强,象西方人,我不喜欢。墓碑上刻有“邓丽筠 1953-1995”的字样。棺廓的两边是一品红,红得灿烂。墓前放着游人敬献的鲜花,鲜艳欲滴。旁边一块巨石,石上“筠园”二字刷成金色,乃宋楚瑜所书。墓地的后面是郁郁葱葱的山岭,显得充满青春与生气,多少冲淡了些许霾。

  顺着墓的朝向,则可以远眺大海。近处游船点点,远处海天一色。有几处云层开裂的地方,几束阳光直射洋面,很美。

  我至今还欣赏邓丽君,可能因为我已经到了怀旧的年龄。如今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有知道邓丽君的,但是喜欢她的已经不多。正如同我,听说过周旋,却没有多大兴趣一样!再过几十年,粉丝对邓丽君的感情将随时间流逝,邓丽君的商业价值将消耗殆尽,她也就会渐渐被众人遗忘了。

  世事就是如此,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不过一场梦。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