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许树铮诗文集
许树铮诗文集

一组知青老同学的往来email

2010年08月22日
来源:作者:许树铮编辑:点击数:178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卓之兄,

  你这“春华秋实门票券有感”,写得好。有真情实感就能出好诗,何劳才人用意搜。“一券又勾心酸事”,我那七年农村也不是容易过来的,年年年头盼到年尾,每回从家里返丹阳插队地方,心里总想着这次回来是最后一次了,自留地从不高兴种,一直作短期打算。年复一年,实在没指望了,才决定迁回父母下放之处,那心情是何等地无奈!七年的插队结束后,很久都不习惯,犹自不信会换了环境。梦里总在挣扎着上调。而秦涵容景泰来早就上调了,我们后来几年的难熬,他们是想象不到的。知青插队没人写,要不就写得土巴巴的。

树翁合十

注:1993年11月南京知青在夫子庙瞻园组织了一个名为《春华秋实》的上山下乡纪念展,一时南京万人空巷,不仅是全市当年的知青闻风而至,感慨万分,多少人扶老携幼,络绎不绝而来,周围交通为之堵塞,很快被禁止了。

———————————————————————————————————————

卓之兄,

  下乡七年,往事历历在目,当年那丹阳县认为我们南外学生都来自富裕的上层家庭,将我们安排在最苦的长江边,干一天活才八分工,一个工才一毛几分。我那时体单力薄....没少吃苦,村上人很关照我,我们和农家很融洽,我在那里当了五年教师。最记得夏日里晨曦微露,我走上房后夹岸桑树,绿荫蓊郁的河堤,看看中文外文,那是我最高兴的时候。国家投入大量人力财力培养的外语人材来当农民,这代价太大了,我坚信并劝告同学,我们一定会派用场的。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当年满腹凌云志,何曾料想三十年后贪官污吏横行,国家千疮百孔?

  世界上的重大事件根本是不重要的,说到底,最紧要的事乃是个人的生命——只有它创造着历史,只有这时,伟大的转变才首次发生。让我们重返精神的家园。

树翁合十

———————————————————————————————————————
涵容兄,各位仁兄,

  弟近日忙于口中食,出一批货给英国,蝇头小利,未得功夫联络各位,歉甚。

  无锡人不叫中秋,称“八月半”。想吾兄南非淘金已十有余年,洋楼,小车还加整套百科全书,富足,富足。弟则惭愧,阮囊羞涩,望洋兴叹而已。

  不应有南外情结,一场文革,所有人遭遇如此,倒霉的是多数,绝怪不得母校,南外毕竟给了诸兄此后靠外语谋生的技能。之所以有人升天,有人平平,是文革打乱了一切,君记否?恢复高考后,一个班的大学生老的老,小的小。常听得大学教授极口称赞那时的老学生,吃过苦的,学习勤奋,。。。。那是非常现象,留恋不得的。左祸给中国所带来的各处混乱的现象,给人的伤害,要有几十年的时间方能消除,要待我辈甚至下一代都走了,方能正常,但历史是永远地记下了这一笔,文人知道焚书坑儒,佛界不忘“武昌灭佛”,。。。大灾难也,岂能雁过无痕。你的牛高马大的曾孙儿会对人言,“听说我家老祖宗是东方一场大混乱后来的。。。。”

  还是潘兄目光远大,说得豁达,一笑哈哈。尤其中国,许多事真的不能较真,伤了自己,古人云“君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 岂诗人也,乃哲人也,先生以为如何?

  月好中秋,佳节双临,合家团圆之际,我祝各位无烦无恼,健康长寿!

树翁合十 
八月十五 清晨

———————————————————————————————————————

潘兄如晤,

  天冷恋被窝,连日劳累,再者弟又是闲人,九点多电话铃响,这楼床上的小电话不灵已两天了,不想接,须臾铃声又响,只得爬起来裹着被子到下面接,是邬波,道是家中腊梅开了,要我去赏梅,“连柏一民都在家陪我”,情绪非常好。答应是答应了,穿衣起身,推窗一看,这雨怎么还在下?还不小呢。今天要去中行办事,要写稿给《扬子晚报》,来催我几次了,丹麦的发货要落实,要准备明天的请客,与邬波一道为北迁的故人老母饯行。。。。这么多俗务,又是雨天,赏梅人远住土城头,如何去得,赶快电话过去抱歉。虽去不
了,却觉满室暗香浮动,奇哉!

  普天之下,难得有如此情调之同窗鸳鸯,真乃五百年所修也,弟也曾上下求索,日日思慕归来堂之文学气氛,结果徒然。

  凡事皆有天命也。

一窗仍是千家雨,却邀邬家赏梅去。
树翁年老行不得,满室幽香理俗务。

十二月十八 树翁合十

———————————————————————————————————————

潘兄如晤,

  “千寻万寻寻出路 一争再争争变换”,虽合肥雄才,难挽清廷颓势于当时。百年后人发悲音,黄泉有知, 何其欣幸乃尔!诗人高议,华采斐然,龙吟之章也,余不能至,心向往之。撑肠兄有五千卷,下笔能论二百年。然而,书生只合在家贫:-))
谨此拜谢潘兄赠诗。

树翁合十 五月廿四午后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潘卓之 
To: 许shuzheng ; 
Subject: 看 《走向共和》李鸿章 ---- 一 家 之 见

其一

痛把此身挽落帏,
引来西风向东吹。 
残炉新炭炼铁舟, 
破鼓重槌催病龟。
心系谋划天不倒,
手出对策势难回。 
岂止北洋碰南墙,
辛丑马关一泪挥。

其二

唐宋元明清收场,
生不逢时身透寒。
痛哭华表影瑟瑟, 
深知紫禁墙斑斑。
千寻万寻寻出路,
一争再争争变换。
天原不认有心人,
百年公然杀鸿章。

“爱国诗人”潘卓之

———————————————————————————————————————

丁邬秦,柏景潘,(ladies first,远方老友紧随,后面按笔划)

六位老友好,

  我真的很遗憾,连这样的白描般的诗也写不出来,我对格律,音韵实在是知之甚少。泰来兄是我们中最有诗才的,“诗有别才,非关学也。” 弟惟envy而已。何敢班门弄斧。

  若是我的儿子也像你们的儿女那么大,移民海外了,能跟你们一样悠闲定心,我一定会立雪景门。

  古人云,为学之道,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我们之间没有文人相轻的旧习,而是相互尊重推崇,此风甚好。

  拜读景诗韵味长 眉间心上细思量。 树铮不才,惟愿追随诸兄之后,日有长进。

  I am really proud of you all.

  Frank 

———————————————————————————————————————

From: Tailai JIng 
To: Hans Qin 

涵荣兄,

  见您来信, 如见兄面, 何谈“化腐朽为神奇”。只是想与兄多一些切磋,以图互相砥砺。如不见弃,愿请雅正:

从来习文无止境,
一生喜读圣贤经。
唐宋诗词勤背诵
个中意境日日新。

  想当年躹耕农亩,朔风号天,雪漫荒径。是李白,东坡为伴,始觉人生之价值。可惜流年,所学尽弃,趁中年未老,当重新温习。

  改日再谈, 并盼回音。

泰来

———————————————————————————————————————

泰来吾兄大鉴,

  欣接华函,你的文字是如此的清通,不由人再三诵读。然兄所说乃东施效颦。至于鄙人病痛,则患自文革,此来已逾三十年。初,下乡前已颈腰酸痛,插队更甚。究其原因,想是文革中在吴玉璋老师家有一阵夜夜抄写大字报受足了风寒的起因。大雪天她家要空气,夜不关窗,我素来身体单薄,半夜里回家,顶风冒雪,年青时还不愿多穿。终于落下病根。69年家里下放了,疼痛无奈就在乡下照着书本给自己针灸,渐渐地村人也请我来打针,你没听说过?我因此而在后巷公社一带成了名医,教书之余,金针度人,曾长达好几年,方圆几十里病家来投,暑假和农忙之时更是日夜替人针灸,不收分文。据说有的病人由家人独轮车推来,老远望到我的住房“屋脊头”,病就好了。那里的农民至今记得我。如今老了,痛甚从前,亦属正常。并非近日“劳乏所致”。

  我已行年五十有四,在经历过许多事后,已不欲再有任何的刺激。为什么还要心里不舒服?人生不就那么几十年吗? 生活中,一种高雅的探求学问的亦师亦友,互相敬重的友情氛围,是我多年来所追求的。这也就是我平日里和梁院长,钱老夫妇等交往的目的。我们之中没有人认为是高攀,是低就,是附庸风雅,纯是友情。没有半点功利之心。往往年纪大的人才有这种修养,人老百事通,他们炉火纯青了。我曾有过一位忘年交,此生最为相得,佛学家游侠先生。游侠先生是学部委员一级佛学教授吕徵先生的高级助理。(吕著很多。更以文革后才得以出版的<<中国佛学源流略讲》和《印度佛学源流略讲》蜚声海内外。你看过没有,现在已经买不到了。)游老从七九年认识我到八六年以八十六岁去世,几乎天天晚上来我火瓦巷的集体宿舍聊天。可以说我听了他七年的课。此人是1925年的中共党员,曾与周恩来夫妇,李立三同一党小组。31年脱党,到南京帮陈立夫写有关国学的资料。后入海军部。49年上海佛教界公推他和赵扑初去北京参加中国佛协,那时他已是海军总司令桂永清的少将秘书。解放后研究佛学......他就是半部中国近代史,思想开阔朝气,学问一流,文学,佛学诗,词,曲,赋,无一不通。我们非常谈得来。 我扯得太远了,就此打住。

此颂

  俪安

许树铮


———————————————————————————————————————

  我向各位推荐卓之兄大作《别来无恙赋》:

题潘兄《别来无恙赋》

别来无恙作新赋,潘兄倾情倒夜壶。
且待圣诞一杯酒,再听庾信吟枯柳。

树翁

 
———————————————————————————————————————

别来无恙赋

往来几百篇历经两三年嘻嘻哈哈称兄道弟热热闹闹谈天说地说说笑笑七扯八拉吵吵嚷嚷各不相让糊糊涂涂你来我往怡情遣性滋文润思远论得古近评得今大到时政小到柴米发牢骚说怪话叹苦经聊大天唠家常寻开心惹是非戳蹩脚搅口舌显歪才讲邪理怀杞人之忧抒布衣之虑融罗曼之情含雅乐之韵发世俗之声无病也可呻吟几句慷慨更能激昂几声愉悦与哀伤同在奋发与无奈共存朝气与暮气一色希望与失望齐飞洋文与国语比美男儿与靓女争辉好古的说马褂崇洋的讲咖啡有钱的敢把大英百科全书往家搬无钱的苦叹下午两点没吃早中饭几论唱和几回切磋几番卖弄几度胡闹几许辩驳几多应酬几次张扬敢发狂敢卖傻敢动情敢骂娘忽而一本正经忽而一脸怪样时而高谈阔论口若悬河时而一言不发咬紧牙关合意的连篇累牍无趣的死水无澜有心眼的轻易不开口玩个深沉不经事的时时都掺和混个脸熟矫情的当然还可以发发嗲精明的对着道士赞八卦木纳的对着和尚骂菩萨说是冤家又投缘看似古怪又自然你说甜我说酸爱夸奖就夸奖想揭短就揭短可捧上天能臭到地党同处义薄云天伐异时一路追杀个个随心所欲人人唯我独尊都说是言为心声歌为咏志谁知几分真假浩浩乎文字滔滔也年末老潘再胡乱向文字堆里塞进一团乱麻好在诸君别来无恙

老潘
诸兄,

  请看高三(法)班王德蕙同学来信,她当年可是很出色的尖子学生哦。现刚退休,之前一直搞英语,我们这代人都不容易。

  师恩难忘,在这里问候王允道老师、陈卓殊老师。并通过二位老师向其他我们熟悉的老师们问好。(王老师,你回信时只要一点左上角“全部答复”,大家就都能看到了。)

许树铮 九月五日 夜深时


———————————————————————————————————————



树铮友:

  来信收到并搜索到你的网页,读后深感慨,从中大致了解你的家世及你数十年来的生活。时光流逝,转眼已过半百,回想起来恰似昨天,确非几句话所能叙述尽。你现在依然在奋斗中,而我已自觉完成人生使命,只想清心寡欲。颐养天年。退休后除做做家务外,也偶而翻译些资料,大多时间是在书籍中聊以自慰。我很少出门,不善交际,虽有几个知己,但也仅此而已,比起你的社会活动自愧不如。

  我很想参加四十年校友会,但不定是否前往南京,九月二十九日恰逢我先生60寿辰,恐不易前往。如我不能如愿,很希望在网上与你保持联系并希望你有机会来上海。

  代向在宁的同学老师问好。

德蕙匆匆

———————————————————————————————————————

王兄如唔,

  真高兴与您再度联系上,我们班的老同学都还记得你,当年你的修养、风度一流,文革的疯狂岁月里,你始终那样沉稳,不跟风,不过激,多不容易啊!记得我曾造访过你家,在院子里聊天,你的种种见解使我耳目一新,又记得下乡后我曾到你们插队的句容后白墅看望你们,曹桂芬弹琴(好像是吉它),你给我们唱了北京知青的《亲爱的朋友,莫要把泪水流。。。》南京知青的《蓝蓝的天上,白云在飞翔。。。》,唱得好极了。如今你定居上海,想必退休生活精神也很富足。我祝你健康愉快,有空来南京走走,沪宁区间车又快又便宜,两个半小时,才47块钱。想吃什么告诉我:-)我替你搞定。相信老同学的重逢、相聚会使您青春再来。

满园桃李独亭亭,后白闻歌琴最清。
卅年劳燕无归讯,长使南外人忆君。

许树铮 九月六日 晨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1/7/9 10:59:20 评论:各位长辈、前辈好!晚辈乃知青之女,今偶然上此网站,有幸得观各位前辈文笔,真乃大开眼界,前辈们各个文笔风流,我辈与之相比,真是惭愧啊!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