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陆亚平文集
陆亚平文集

话说黑龙江之五:高高的兴安岭

2010年08月22日
来源:作者:陆亚平编辑:点击数:83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在黑龙江流域,叫兴安岭的山脉有三座,它们是黑水波涛的主要来源。哈拉哈河、海拉尔河、根河、阿穆尔河、呼玛河与嫩江西源都发源于大兴安岭;精奇里江(结雅河)、牛满江(布列亚河)和阿姆贡河源自于外兴安岭(它又是太平洋和北冰洋水系的分水岭);嫩江东源、法别拉河、公别拉河与逊河则源于小兴安岭。黑龙江流域是北半球高纬度原始森林带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条原始林带从北欧一直延伸到加拿大,有相似的气候、地貌和物种。黑水两岸崇山峻岭中的原始森林,是飞禽走兽和鱼类的天堂,也是狩猎民族的摇篮。史籍中就有“使鹿部”、“使马部”和“使犬部”的记载,他们是满—通古斯语族各民族的先民。还有更多的民族,从森林里出来,进入蒙古草原,进入东北平原,甚至走的更远,灿烂辉煌之后,消失在茫茫历史尘埃之中。

  停不下的脚步数不尽的风光。灿烂的远古文化与独特的自然景观在这里闪现出奇异的光芒,迷惑着路人的方向……

  大兴安岭北麓有一条嘎仙沟。1980年,考古工作者在山沟的崖壁上发现了嘎仙洞。有人说,嘎仙就是故乡的音转,但它又是谁的故乡呢?洞中石壁上铭文述说的故事为我们揭开了谜底。 公元443年,也就是太平真君四年,一队以仆射库六官氏和中书侍郎李敞为首的北魏使者,受太武帝拓拔焘的派遣,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在洞中举行了隆重的仪式,祭祀他们先祖的神灵,并在洞中刻下“石室祝文”记录了这次祭祀活动。原来,嘎仙洞是鲜卑人的“祖宗之庙”和“先帝旧墟”,嘎仙沟是鲜卑人的故乡。他们就是从这走向草原,走入中原,进而建立起北魏王朝。进入中原的那一支,逐渐与汉人融合,而留下的鲜卑人后裔则是现在的锡伯族。

  在嘎仙洞西北一百多公里处,有一条敖鲁古雅河,两岸森林茂密,森林里居住着当今中国唯一的“使鹿部”—鄂温克人,在伊敏河畔还有鄂温克族自治旗。在史籍中鄂温克人曾与鄂伦春、达斡尔等统称为索伦部。后来又被称作雅库特人和通古斯人。1958年才被正式命名为鄂温克族。鄂温克语属阿尔泰语系,满—通古斯语族,鄂温克语支。无文字,现在主要使用蒙文、汉文。信仰萨满教。十七世纪以前,鄂温克人在勒拿河上游到精奇里江的广大地区游猎,自哥萨克进入到中俄签订《尼布楚条约》前后,他们才沿着石勒喀河陆续迁徙到大兴安岭和呼伦贝尔草原。
我们是从石勒喀河的发源地出发,
  
    顺着锡沃哈特山的影子,
    经过黑龙江,
    来到了这个地方;
    我们祖先的根子,  
    在那边的撮罗子里。

  敖鲁古雅鄂温克人以饲养驯鹿为生,过着简单的和大自然保持和谐关系的生活。夏季移营放牧时,住在“撮罗子”里。鄂温克女主人都会烤“咧巴”(俄式面包),不少敖鲁古雅鄂温克人还信奉东正教,从中可以看出当年哥萨克的影响。而居住在黑龙江左岸和外蒙古的鄂温克则被称作埃文基人。

  高高的兴安岭/一片大森林/森林里面住着勇敢的鄂伦春/一人一匹猎马/一人一杆枪/獐、狍、野鹿满山遍野打也打不尽

  这首民歌生动地描绘了鄂伦春人过去的生活。半个世纪以前,在大小兴安岭和黑龙江两岸,有獐、狍、野鹿的地方就有鄂伦春骑手的踪迹,有“撮罗子” 的地方就有鄂伦春的歌声。现在獐、狍、野鹿越来越稀少,“撮罗子”越来越罕见,深山老林里的枪声也逐渐沉寂。如今中国境内的鄂伦春人已全部下山,集中定居在呼伦贝尔的鄂伦春自治旗;大兴安岭的十八站、白银那;黑河的新生、新鄂、新兴和伊春的乌拉嘎镇胜利村等处。俄国境内的鄂伦春同胞则被称为奥罗奇。

  达斡尔族,一说是契丹人的遗民,又说是北室韦的后裔,在黑龙江上、中游一带过着游牧、渔猎和农耕生活。黑龙江上游左岸的雅克萨,就是十七世纪达斡尔族头人巴尔古津的部落。

  在黑龙江左岸也居住着鄂温克、鄂伦春和达斡尔的同胞兄弟。

  如果你在兴安岭走上几遭,住上一阵,你就会发现,这里的山水草木、飞禽走兽似乎都有灵性。这里的原住民,仍和大自然保持着亲密、和谐的关系,他们的物质生活虽然简单,精神世界却并不贫乏,他们敬畏大自然,相信宇宙万物都有灵性。深夜,大山里的林涛、狼嚎、鸟啼和潺潺流水声,不就是那天籁之音么。正是这飘逸于天地山水间的灵性,养育了敦厚善良的北方游猎民族,滋生出质朴的民族艺术,也产生了沟通天、地、人的原始宗教—萨满教。

  在路边,村旁和密林深处,到处都有这种长着眼睛的白桦。树杆可搭“撮罗子”,而树皮则可用来造船、制包和做其他生活器具。“撮罗子”(又叫斜仁拄或仙人拄),亚洲北方狩猎民族别具一格的简易建筑,从黑龙江流域到西伯利亚极地内,都能见到它的身影。桦树皮船轻得一人就能扛起,急流中,沼泽里都可行驶。而桦树皮器皿却制作的相当精美,让人爱不释手。还有那些兽皮服饰既实用又美观。这些都充分反映了北方狩猎民族的生存智慧和审美创造。

  酒,仍然是北方狩猎民族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而餐桌上的野味佳肴却逐渐成为过去。

  萨满教,远古狩猎和游牧民族创造的精神世界,心灵与天地沟通的纽带。它没有寺院、殿堂和偶像,天地、山水、草木、禽兽、祖先都可成为膜拜的对象,是一种崇拜自然,相信万物有灵的原始宗教。从北欧森林到楚科奇半岛,从黑龙江流域到贝加尔湖到中亚草原,都曾流行过这种原始宗教。汉人称之为“跳大神”。法师通过特殊的鼓乐、舞蹈、吟唱和药物等自我昏迷术,进入一种似睡非睡、似癫非癫的状态,唤醒内心深处的潜意识,把周围的人也带入潜意识场,并通过它把天、地、人,物质和意识统于一体,与天地沟通,向上天传达愿望,领会神意,祈求平安、解脱病痛、超度灵魂、消灾免难。

  当年的铁木真就是通过萨满仪式领会神意登基称汗的。

  现在蒙古人信奉了喇嘛教,中亚的突厥后裔皈依了伊斯兰教,只有鄂温克、鄂伦春、达斡尔和部分满人还在内心笃信萨满教。但在商业化之风日盛的今天,萨满教有沦为“精神玩偶”之虞,越来越具有商业表演的性质。这是不足取的,为许多有识之士所反感。商业越发达,我们越应该对人类的原始文化抱敬畏的态度,因为它毕竟是我们纯真的一去不复返的美好童年,北方游牧和狩猎民族曾经的天堂。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