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陆亚平文集
陆亚平文集

话说黑龙江十六:东方欧城

2010年08月22日
来源:作者:陆亚平编辑:点击数:1632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当你刚进入这座城市之时,那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和熙熙攘攘的行人过客,会使你觉得和其他的中国城市没什么两样。可当你徜徉在中央大街,流连在圣索非亚广场和圣母守护堂,漫步在果戈里街头,那花岗岩铺就的马路,那异国情调的街灯,那各式各样的拜占庭、哥特、巴洛克、文艺复兴、折中主义和新艺术风格的建筑,又仿佛令你置身于东欧或俄罗斯的某个古老城市,以至于总让你觉得,街角的拐弯处会驶出一辆乘着高傲的伯爵夫人的欧式马车。这就是松花江畔一颗璀璨的明珠——哈尔滨(源自满语,阿勒锦)。

  如果说在近代中国,上海是最国际化的沿海城市,那么哈尔滨则是当之无愧的最国际化的内陆城市。

  作为城市,哈尔滨还太年轻,但它的角角落落却透出历史的厚重和岁月的沧桑,让你流连忘返;冬日里夕阳下那暗淡的忧郁,又会让你浮想联翩……

  一个半世纪前,这个被当地人称作烧锅屯的地方,还是个不起眼的小渔村。随着东北的开禁和关内大批流民的涌入;随着国门被撞开和境外“新土地开发者”的进入,哈尔滨才逐渐热闹了起来。

  而哈尔滨真正的繁荣始于一条铁路的修建,这就是大清东省铁路(简称东清铁路,即中东铁路)。1895年,中国在甲午战争中战败,日本势力进入东北。同年7月,沙俄擅自进入北满,进行铁路勘察活动。1896年夏,李鸿章在圣彼得堡参加完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加冕典礼后,以共同防御日本为名,与俄国外交大臣罗拔诺夫和财政大臣维特签订《中俄密约》(又称《御敌互相援助条约》或《防御同盟条约》),其第四款给予俄国在中国东北修建铁路的权利,成为送给新加冕的尼古拉二世一份厚礼。1898年3月,中俄签订《旅大租地条约》,俄国又取得了建造和经营中东铁路南满支线的特权。中东铁路呈“T”形,横向西起满洲里东止绥芬河;纵向北起哈尔滨南至旅顺港,纵横交汇点就是哈尔滨。它的兴建,拉直了俄国西伯利亚铁路东段,大大缩短了到海参葳的距离,密切了欧洲与中国东北的陆路联系。铁路管理中心和铁路交汇点的枢纽总站设立于此,给哈尔滨带来了历史机缘,决定了它后来的发展。而当初哈尔滨险些与这历史机遇失之交臂。枢纽总站先选呼兰,后选扶余。开工典礼举行之后,设于海参崴的铁路工程局欲迁入中国境内,就近指挥施工事宜。1898年3、4月间,史特洛夫斯基率先遣队来寻落脚点,这才发现了哈尔滨。居满洲里绥芬河之中,松花江畔,得航运之便利。筑路所需器材,均可由水路运抵,集中卸货后,向东西南三个方向同时推进。于是哈尔滨便成了施工的大本营和建成后的枢纽总站。此后的几十年,哈尔滨的命运就和这条铁路密切相关。

  1897年8月28日,中东铁路公司在中国边境小绥芬河右岸东宁三岔口地方举行了开工典礼。

  1898年6月,中东铁路工程局迁来香坊。

  1898年10月,中东铁路蒸汽机车第一次开进哈尔滨。

  1900年5月第一松花江大桥开工,次年10月建成通车。

  1902年10月,当年与李鸿章签署《中俄密约》的俄国财政大臣维特抵哈视察试通车的中东铁路。

  1903年7月14日,在十多万中外筑路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的艰苦努力下,中东铁路全线建成通车。次日由俄方中东铁路管理局接管(1924年由中苏两国共同经营管理)。

  1904年,哈尔滨火车站落成。

  1905年9月,日俄战争结束,俄国战败。日俄签订《朴茨茅斯和约》。中东铁路支线长春以南和大连、旅顺落入日本之手。

  1905年12月,清廷宣布哈尔滨正式开辟为通商口岸。

  铁路建成通车后,大批关里境外的冒险家、淘金者、流民和浪人怀着各自的梦想沿着铁路纷纷涌入哈尔滨,带来了企业、资本和技术;带来了宗教、文化和艺术;还带来大量廉价劳动力。万国建筑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哈尔滨迅速繁荣起来。一座建筑就是一个故事,一条街道就是一段历史,多少悲欢离合在这里演绎。

  黑龙江省工商联办公楼,原为华俄道胜银行旧址。《中俄密约》第四条规定:中国允许俄国在黑龙江、吉林地方接造铁路,直达海参崴;该路之建造与经营交华俄道胜银行承办。从此,华俄道胜银行就成为建造中东铁路的专门融资机构。虽然当年清政府也曾投入500万两白银作为股本,但在1924年以前,中东铁路的建造与经营一直由俄国单独把持,使之成为国中之国。华俄道胜银行是哈尔滨最早的银行建筑,始建于1902年,属文艺复兴特色。日伪时期曾被日本宪兵队占用。

  哈尔滨铁路管理局,原中东铁路管理局旧址,俗称“大石头房子”,由俄国建筑师德尼索夫设计,1902年开工,1904年建成后曾几经焚烧,1906年重建。该建筑宏伟、庄严、大气,为哈尔滨“新艺术”建筑的典范。

  龙门大厦贵宾楼,又一座 “新艺术”建筑,由当时任中东铁路工程局副总工程师的依格纳齐乌斯为总设计,工程师留拉具体设计,1901年动工,1903年落成。该建筑体量不大,却故事多多。始称中东铁路宾馆,开业不久日俄交战,便作为战时医院和俄国护路军司令部。战后一度成为俄国驻哈领事馆,1907年改为俄国军官俱乐部,老百姓称其为“戈比旦乐园”,意为军官们寻欢作乐的休闲场所。日伪时期的1937年,被改名为“大和旅馆”。建国后又一度成为苏联援华专家楼。现属龙门大厦宾馆。据说当年张学良和溥杰曾入住过该楼。

  马迭尔宾馆,俄籍犹太人约瑟·卡普斯于1906年建成开业(后几经改建)。卡普斯靠修理钟表和经营珠宝起家,1901年来到哈尔滨淘金,凭着犹太人特有的经商智慧很快就发了迹。该宾馆为哈尔滨首家豪华西式宾馆,由卡普斯的朋友,著名俄罗斯建筑家阿·勒·尤金洛夫设计,富丽堂皇,属“新艺术运动”风格,被誉为小凡尔赛宫。取俄文名Моперн,其名称和建筑风格十分吻合。宾馆一开业,就成为达官显贵、社会名流的交际场所。卡普斯自豪的声称::“马迭尔一定会风流一百年!”十月革命后卡普斯夫人携子迁居法国。1931年日本侵占我国东北,国联李顿调查团应中国政府之邀,曾下榻马迭尔宾馆调查事件真相。卡斯普唯恐财产有失,举家加入法国籍,因而旅馆名称也改为法文的书写形式MODERNE。1933年8月,在日本特务的指使下,白俄匪徒绑架了少东家—钢琴家西蒙·卡斯普。吝啬的老卡普斯惜金如命,不肯交纳赎金,致使少东家被匪徒撕票。这就是震惊中外的“马迭尔绑架案”。不久,老卡普斯悲伤的离开了哈尔滨,在法国抑郁而死。1946年,哈尔滨回到人民怀抱。马迭尔宾馆成为政府机关的招待场所。1948年春,大批港澳和国统区民主人士,响应中共号召,曾聚集于此召开新政协筹备会议。1987年元旦,修缮一新的宾馆恢复马迭尔的名称,并挂起了英文招牌。1993年,马迭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组建。正如老卡普斯所言,马迭尔一定还会风流下去,蜚声海内外。

  马迭尔宾馆所在的中央大街也是蜚声海内外的著名街道。远方的游客初来乍到,总免不了要问,哈尔滨哪儿最值得一去?市民们会不约而同地反问,中央大街你去过么?中央大街或许没有北京王府井大街的贵气,也不比上海南京路的繁华,但它却独具异国情调和浪漫色彩,也更有人情味。

  中东铁路开建,运送铁路器材的马车在松花江畔的草甸泥泞中开出一条土道,这便是中央大街的雏形,于是中东铁路工程局将沿江荒地拨给散居哈尔滨的中国人,至1900年即形成“中国大街”,意为中国人住的大街。自开埠以后就迅速繁荣起来,世界各国纷纷来此投资建楼,使之成为更具欧陆风范的一条街。1924年5月,由俄国工程师科姆特拉肖克设计、监工,中国大街铺上了花岗岩方石,顿时显得华贵起来。大街上的外国商铺、药店、饭店、宾馆、酒吧、舞厅不计其数,其中道里秋林分公司、马迭尔旅馆在整个远东地区也是颇有名气的。在这条哈尔滨最时髦的街上,俄国的毛皮、英国的呢绒、法国的香水、德国的药品、日本的棉布、美国的洋油、瑞士的钟表、瓜哇的砂糖、印度的麻袋、以及各国干鲜果品均有出售,不亚于一个国际商品博览会。1928年7月,中国大街正式改称“中央大街”。现在的中央大街,北起江畔的防洪纪念塔广场,南接新阳广场,长1400米,路宽11米,人行道宽2至6米,仍保持原光滑的方块花岗石铺砌的路面。1996年至1997年哈尔滨市政府重新修整了这条百年老街,几十幢欧式建筑重放异彩,使之成为别具风情的“步行街”,中外游客的观光胜地。

  近代中国,哈尔滨是一座移民城市,也是外国侨民最多最集中的都会,至开埠之初的1905年侨民就达十万之众,有二十多个国家先后建立起领事馆。他们从万里之外来到这遥远而陌生的地方冒险,自然需要心灵的慰藉。自古以来,文化扩张与经济扩张,精神较量与武力较量从来就是相伴相随。于是哈尔滨就成为国内宗教建筑最多最集中的城市。有东正教、天主教、基督教和犹太教堂,有清真寺、佛寺、道观和文武二庙,林林总总不下一百座。使哈尔滨成为诸神共聚之地。

  最早建立的教堂是圣·尼古拉东正教堂。1898年6月中东铁路工程局迁入哈尔滨香坊,同年8月,工程局在香坊军官街(现名香政街)建一席棚供教徒做弥撒,这是哈尔滨最早的东正教堂。1899年10月13日,工程局在南岗新市街举行新教堂奠基仪式。该教堂的设计方案,在俄国首都圣彼得堡完成,经沙皇尼古拉二世批准修建,并以其名命之,故名“圣·尼古拉”。东正教教会建筑师鲍达雷夫斯基设计,工程师雷特维夫主持修建。教堂于1900年春动工,7月间义和团围攻哈尔滨,工程暂停,同年12月18日竣工。由亚·茹拉夫斯基司祭主持了祝圣仪式。该教堂为八角形木制结构,即玲珑精致又粗犷豪放。其正门上部的圣母像及教堂内部壁画由俄国画家古尔希奇文克所作,而教堂内部的圣物、圣像及大钟则是从莫斯科运来的,钟楼内一大六小七口铜钟在秋明市铸造,整个工程耗资巨大,可见俄国人对教堂的重视程度。

  圣·尼古拉教堂建成后,成为俄国东正教哈尔滨教区大主教所在地,也成为哈尔滨制高点上的标志性建筑。广场周围,陆续修建了莫斯科商场(今黑龙江省博物馆)、秋林俱乐部(今秋林公司中山商场)、新哈尔滨旅馆(今国际饭店)等建筑,风格比较统一,共同围合成良好的广场空间,成为哈尔滨的中心。1966年愤怒的红卫兵拆除了该教堂。他们想以此行动,为中国人民心中百余年的屈辱,画上一个句号。历史在其演变过程中难免要付出毁灭,可惜的是,这个历史演变的重要见证,不该这么轻易的消失。所幸的是,原圣·尼古拉教堂里七口铜钟中的主钟(大钟),现悬挂在修复后的圣索非亚教堂钟楼之上,而几年前在德都凤凰山农场找到的那口小铜钟则存放于东北烈士纪念馆内,他们仍在对世人默默地述说曾经的沧桑。

  自圣·尼古拉教堂开建到三十年代,俄国人在哈尔滨的各个角落陆续建造了大小三十多座东正教堂。虽然期间爆发了十月革命,俄国政权更迭。然而,正是由于大批白俄流亡者的涌入,才会有更多的教堂,供他们炫耀和怀念那曾经的乐园。其中比较著名的有圣母守护教堂(现为中华东正教会哈尔滨教会所在地)、伊维尔教堂、阿列克谢耶夫教堂、圣母报喜堂等。然而,最大最著名也是最精美的,要属圣·索非亚大教堂。

  圣·索非亚教堂,这座以十八世纪俄国女沙皇名字命名的教堂,原先是沙俄东西伯利亚第四步兵师建于懒汉屯驻地的一座随军教堂。1907年3月,该师回国时,俄国茶商奇斯佳科夫出资6万卢布,将其迁至现址。初为木结构,规模较小。四年后在木墙外部砌一层砖墙,从而形成砖木结构教堂。1923年进行第二次重建,历时九年,于1932年完工,仍以“索非亚”命名,为典型的拜占廷建筑风格。最初只有神职人员一名,1932年设立东正教神学院和修道院,神职人员最多时达20人。1966年关闭,停止宗教活动。1996年,经国务院批准,圣·索菲亚教堂被列为第四批全国重点保护文物。现在圣·索菲亚广场已辟建为哈尔滨建筑艺术广场,成为哈尔滨市民休闲的场所。

  在哈尔滨众多的宗教建筑中,佛教寺庙似乎是少数派,但有一座寺庙的建筑风格和气派却不让任何一座西洋教堂,它就是坐落于南岗东大直街的极乐寺。哈尔滨开埠后的十几年间,世界各地的洋人蜂拥而至,城内遍布各式西洋教堂。如巨龙安卧在松花江畔的南岗岗脊上相继建起了圣·尼古拉教堂、圣母守护堂和俄侨公墓教堂等建筑,大有腰斩龙脉之势,引起中国百姓的不满。各界人士出谋划策,提议筹款建造佛教寺庙,以护“龙脉”。于是,由哈尔滨军政首脑朱庆澜牵头,各界士绅和民众慷慨解囊,并请来禅宗五家之一临济宗的四十四传弟子倓虚和尚主持修庙。1923年夏秋之交破土兴建,于翌年8月竣工,1928年开光。山门上的“极乐寺”由实业家张謇书写。寺院内的七级浮屠塔高达30多米,雄视哈尔滨全城。

  极乐寺落成不久,在少帅张学良的倡议下,又于不远处建造了东北地区最大也是国内最年轻的文庙。张学良还亲自撰写了纪念碑文。孔夫子在这众神并列之城,也有了立足之地。

  除了建筑和道路,哈尔滨的语言和饮食也打上了国际化的烙印。老哈尔滨人把面包叫“咧巴”,把红肠叫“里道斯”,把咸大头菜叫“卜留克”,把连衣裙叫“布拉叽”,把上大下小的水桶叫“维得罗”,把上下一般大的水桶叫“般克”,把联合收割机叫“康拜因”,等等。你如果有兴趣品尝一下“咧巴”和“里道斯”,肯定不会让你失望。如果你约上三五知己,在酒吧喝上一扎爽口的“哈啤”,再品一杯香浓的咖啡,耳边缭绕着“三套车”旋律,一定会让你浮想联翩。

  哈尔滨,松花江畔璀璨的明珠,你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