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沈安妮文集
沈安妮文集

信封傳情意

2010年08月22日
来源:作者:沈安妮编辑:点击数:112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近來﹐中文電視臺常常播放中國西北地區農村孩子的生活鏡頭﹐一個個忙?農活﹐伴隨?的解說詞﹕這些孩子們因窮失學﹐希望大家捐款﹐資助他們接受教育。此情此景的真實性令人深以為憂。中國的廣大農村﹐除沿海一帶及平原富庶地區的中小學教育較為普及外﹐偏僻山溝溝裡的人們﹐十有八九是文盲。 

  當年落戶貴州山寨之際﹐筆者﹐不過一介初中二年級生﹐居然是寨子裡拔尖的文化人了。全寨一百六十人有加﹐婦女均白丁﹐只有幾個男人算是識字輩。家境好一些的﹐送男孩上學﹐伯媽大嫂們說﹕“男娃娃在家太調皮﹐送去上學﹐讓老師看牛一樣地看住他們。”女孩子們整日階裡掏豬菜﹐揀柴火﹐煮飯﹐照顧幼小的弟妹﹐偷得閑來﹐忙著繡花做針線。終年辛苦的村民們﹐鮮有能力送這些長大後便成了“潑出去的水”去上學的。 

  教育狀況如此﹐筆者便時常為那些家人在外的鄉親們讀信寫信﹐當然是免費效勞﹐不過他們送來白菜一顆﹐或蘿蔔若干之類的謝禮時﹐筆者絕不推辭的。有那麼兩年﹐筆者當仁不讓地為一個女青年修鐵路的未婚夫代書心聲﹐幾句“秧已插完”﹐“要收苞谷了”﹐“麥子下種了”的時令報導﹐加上全家老小平安﹐多加保重之類的老生常談﹐便可 H聊慰游子了。讀那位未婚夫的信卻難﹗兩三行歪歪斜斜的字意竟是什麼﹕聽到了一聲慘叫等等。莫名其妙至極﹗怎能照讀﹖而不識字的女青年卻催?我念出郎君的綿綿情意﹐不得已﹐我胡亂說上一串工作好﹐身體好﹐想念家中的謊話充數。毫無疑問﹐那位未婚夫也是文盲﹐只是學會了依樣畫字﹐他讀不了我寫的簡單句子﹐還好他不曾將地址描走樣。如此的通訊﹐大可不必煩神于紙上羅嗦﹐何需那半吊子荒唐言﹖貼了郵票﹐蓋了郵戳的信封足矣﹗家書總是抵萬金。 

  偏遠鄉村教育業的落後﹐由此可見一斑。中國的國家現代化能指望這些目不識丁的男女嗎﹖教育是國富民強的根本﹐毫無置疑的。筆者相信﹐很多人都有心為孩子們的教育解囊﹐只是升鬥小民﹐免不了自顧不暇﹐其實﹐有錢出錢﹐無錢可出力。筆者的一位師長﹐幫助非洲的肯亞建立網路大學﹐在網路上教學。利用電視網路普及教育好處甚多﹐至少可提高教學質量﹐落後地區的師資差﹐免不了以謬傳謬。中國的農村﹐甚至城市﹐都不妨採用肯亞模式。海外的華人們可以成為腦力義工﹐為中國的教育業出創意﹐貢獻腦力激蕩。希望有朝一日﹐中國的農村青年們使用網路通訊﹐不再以信封傳情意。 

05-07-2004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