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沈安妮文集
沈安妮文集

水邊人語

2010年08月22日
来源:作者:沈安妮编辑:点击数:164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這輩子一直都傍水居。上海老家是面街的弄堂房子﹐窗下的馬路與蘇州河的支流平行﹐黃浦江漲潮時﹐窗前渾波濁流翻滾﹐退潮了﹐河水下落﹐露出嚴重污染的黯黑淤泥。萬川歸大海﹐河水將上海工廠排放的廢物送了一些去廣闊的太平洋遺害萬年﹐留下一些立時發揮作用﹐毒害水裡的魚和水邊的人﹐河邊垂釣早就成了紙上的風景。 

  儘管夏日的河水漫臭﹐冬天的河風刺骨﹐河上人家卻日日過得有聲有色﹐船老大一根竹篙在手﹐從船頭跑向船尾﹐撐船撐出一家人的生計﹐背着孩子的船娘在搖搖晃晃的船面上紋絲不動地煮飯﹐炒菜﹐做針線﹐套著救生背心的小孩履平地般跳來蹦去﹐跟我在小學操場上一樣活躍。天黑了﹐他她們鑽入船艙或烏蓬裡過夜。魯迅先生在他的“社戲”一文中寫了白蓬船﹐烏蓬船﹐月下偷羅漢豆﹐戲臺上的紅男綠女等等﹐讀了魯迅先生的文章﹐我總以為那些頂上遮着烏蓬的木船是紹興來的。 

  不是每個人都有幸居家近海的。一個來自美國中部地區﹐從未看見過海的同事告訴道﹕“一到舊金山就坐了公共汽車去看海﹐到了海邊﹐驚呆了﹐從來沒想到過海是那麼大﹐那麼寬廣。”那一刻﹐他決定要留下來﹐在這裡找工作﹐住下去﹗聽了這番告白﹐直覺得該去海邊走動﹐多看看海﹐多看看隔開老家和新家的太平洋。 

  小時候臨窗近觀木船﹐在這裡成了迎風遙望貨輪。先是灰朦朦的一小片﹐分不清是雲還是船﹐海風勁吹﹐雲飄走了﹐船駛近了﹐船上是排得整齊﹐疊得高高的集裝箱﹐更近了﹐有時可以看清中文船名﹐家鄉來的輪船﹐船裡裝的是紡織品﹐日用品﹐家具﹐電器﹐應有盡有﹐來換美金的。電視上報導﹕沃爾瑪商場在中國建立了生產基地﹐按着這裡的需求﹐在中國制造產品﹐運到美國銷售﹐廉價的電視機迫使美國的電視機制造商破產﹐電視機工廠所在地繁榮不再﹐小鎮因人口外移而消亡﹐商界內打了官司。其實﹐賺也美國人﹐賠也美國人﹐商業競爭全球化本就是一股不可阻擋的趨勢﹐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人口只佔全世界六分之一﹐卻享受着世界三分之一資源的美國人應該慶幸所擁有的了。 

  眼望著太平洋上卷來的“千層雪”浪﹐總不免想到老家窗前的蘇州河水﹐那時而黃時而黑的河水又從記憶深處扯出江南的濛濛煙雨﹐水鄉的片片烏蓬與石庫門洞裡的點点滴滴。

05-27-2005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