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知青文集>>金宇澄文集
金宇澄文集

马的故事

2004年01月11日
来源:作者:金宇澄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19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世上没别的动物,有马那样高大而温良。”——这话不记得是谁说过的。

  儿时的上海淮海路,还看得到马的活动—-有人带它们卖马奶,现买现挤。吊有铃当的马儿叮叮当当,代替走街穿弄的吆喝。

  以后笔者充当三年马夫,每夜静听它们不倦的嚼草。这种动物都是夜神仙,双目同狼眼那样发绿,在槽旁闪耀。它们整夜需要进食,啃槽板,与邻不睦,便溽(排尿的动静,如大号龙头放水)。可怜马夫每夜数遍起身添草。空气臊浊不堪,只嗅到一点豆秸、三菱草那种切碎的,秋天野花气味。

  牛可以喝泥汤,必须吃洁净的草料。马则反之,饮水必须干净,进食马虎,因此过去对马草检查很严,也听说有人故意把铁钉、钢针撒在草料里的事。

  难以理解马的睡眠,它一生就这样日夜站立着,没有完整的睡时,一闭眼算一觉。把它拴在邮局门口或者一棵白桦上,有时它低下头,闭上眼睛,下唇逐渐垂耷,这是它深度睡眠的标志。

  也有时,能看出马在这样的短寐中想事,以至下身逐渐夸张,逐渐自信而坚定,显现出造化的神奇。有一位上海小女生因此问马夫,马脚间的小腿样子的东西,是什么?马夫挠挠脑袋,君子样回答说:恐怕就是小腿。它有第五个腿。这个说头固然可以,但搅乱了对方本就有限的自然常识。

  没有想的到的是,如此纯真的学生妹,以后担当了惊讶的工作,被培养为重要的马医生和配种能手。检查母马内部,可以拨开马尾,整条玉臂伸到里面作深度探索,或者把死胎系到电线杆上,牵住母马无畏往外拉。

  在马的发情期,对面两名娇小的江南女孩,带一匹顿河种马过来。它活像一个大型妖魔,嘴唇上翻,野蛮贪婪,蹄大如斗,长鬃飘飘。状如喷火的巨型鼻孔不时咂辨空中雌性气味,立身雄浑伟岸,走路山摇地动,使等待临幸,恭逢如次二十来匹湿尾巴母马,立刻矮化了许多。

  自然界的阴阳两相对应,有时会产生惊心动魄的场面,马夫曾在《拉斐尔传》内看到文艺复兴期的豪华版——位于佛罗伦萨的王公命妇,聚众狂欢,美酒当前,鬓影衣香,步步生金莲。作为美第奇家族的华堂,上流社会在大镜宫开派对的核心压场酷,乃是两名身着绫罗的仆人,牵出公、母数对纯阿拉伯白马,使之于男女佳宾面前交合(通常每对占时十至十五分),在顶棚及四壁水晶巨镜的辉映下,主客通过许多角度来观赏生命力的热烈仪式。

  目下女生们所从事的,是乖张的科学繁殖工作。以巨大的公马对应纤足丰臀的母马,与其说是较困难的科技攻关课题,毋宁说是人作弄动物的一个圈套——将小母马置身于一个结实的木架之内,它闻得附近雄马气味,立刻亮出迷马的姿态,实际它只是摆在公马胯前的一种性引诱,俗称“马媒子”(在传统民间,捕捉雄鸟有鸟媒子,捕雄鱼有鱼媒,都以比较性感的雌性来担当,“引郎上墙我抽梯",请君入瓮)。面对闭月羞花之貌,公马不就其里,雄心大悦,立刻举身奋进,忽剌剌玉山将倾,啸然裹胁母马——其实是趴住一座没有体温的木架上面。这时女工作人员们火速潜入架下,用专门的假性器(状似1500口径野战炮管)准确套上了马阳,此器联带一个橡皮压力球(如血压器原理),频率增加皮球握力,协助马的运作,十分钟左右,公马渐渐耐持不住,终于溃决。一腔精华悉数收于假性器终端的小保温瓶里。生命仪式,就这样草草落下帷幔,公马离开了这个变态的机关,领回厩里,享用一桶混合着二十枚鸡蛋,一瓶椴树蜂蜜,三斤黑豆粉加干草的美食。那匹被侮辱被损害,毫无快意的失落母马,排回母马群里,等待它们将是宁静冰凉的集体人工授精,以及漫长的坐胎产子。它们本年度极短暂的发情期,就这样没有温度地结束了。

  草原上乌云永远追逐白云,马驹永远紧跟母马,关于后者,你时常感谓人类的无情。如果母亲被役使九十里,马驹便跟随九十里,一路它不时撒欢,追逐小鸟和蝴蝶,离开母亲玩出很远很远,然后箭一样回来跟随着车队。雪暴寒天,马驹已能从僵硬复杂的挽索中,熟练寻觅到母亲的乳头,母子披挂白霜,如冻胶成一块。在无月之夜,马驹之眼和母亲的一样放着绿光,特别明亮温和,它同样能跟住车队跑得飞快。

  正因有这样的优秀视力,马眼容易损伤变瞎,这是它和其它动物不同的地方,如果鞭伤,情绪波动、内分泌失调,或者急火攻心,马眼就瞎了,这是马的刚烈所在。曾见三名车夫将一马打到皮开肉绽(打断了皮鞭和镐柄,它做错了事),股腿流血,当夜它就失明了。医生说是它内心不平,心火上攻的缘故。在马群聚居的地方,你经常可以看到瞎马的存在,它们仍在矿洞和平原拉车或者拖碾,仍被人深度重复利用,一直到死。

  马的敏捷高贵,羞怯多动的品行,使主人爱恨交织,在它们身上的期望值也就更多,更为复杂。可以说它是人世间最昂贵最卑贱的活财产。无论是良驹还是杂毛,通常在两岁上下区分所有者范围,在左股烙火印,比如“寅531",“B0029”(浑如车牌),然后阉割,钉掌,戴口嚼,直至接受鞍轭。处于三岁的发情期公马,有害群之马之说,相互踢打,啃掉人的手指。如嗅着十里外的发情母马,它拖拉几吨石块砖瓦的车辆,也将四蹄生风去相亲,力拔山气盖世,连身带车,乌云压顶一样上去造爱,酿成多少惨剧。

  惯常的计算,我们以固定的“马力”为单位。发动机在汽缸活塞的机械运作中,产生核定的力量,一分不多,一分不少。马的血肉之躯,另有精神层面的激励元素,有张力,颠狂,和丰富的戏剧意味,如果一匹狂马拉着重车飞出大路,在乱石坡剧烈颠簸中,可以远望那些沉重货物一件件树叶一样凋零,然后,车板变为飘舞崩裂的碎片,一个车轮弹射出来,然后,夹着渐高的黄尘,你看不见了----等人们找到它时,“车”已经没有了,马浑身都是白色汗沫,只拖着两根光秃粗实的车辕。

  为了人类的安全(人为天地之主),公马一般必须阉割。通常马厩在春天雇三四名蛮夫,缚倒马匹,阴囊割开,不麻醉,切出睾丸,结扎精束,囊内洒消炎粉。马的第一反应是疼痛难当,伏地颤抖,但必须强制它起来,伤口触到泥地,会感染而死,必须迫使它立刻行走。这一走,就是走一个整月,不分白昼,不避风雨,除了吃草,要它日夜跋涉,不得停留。在晚春,你可以看到十匹或十数匹经过这样手术的太监马在行走,一二名马夫日夜督驾,每匹马身压百余斤重的沙袋,手术后马背容易上拱,容易报废。因为体内还残留睾丸素,路遇母马,它们还能有情绪上的种种冲动,但到月末,这点反应也消失了,这种景象,是比较惨的。

  个别不挨刀的公马,一是特别有种,有型,可用作繁衍。二是好脾气,听话,比较羸弱者,能予赦免。这种方式和人类自我管理方法近似。

  春天于城市人,是更衣赏花之时,也是勤于备考、发贴子及多诗季节,真正所谓万物自然之萌动,只是乡间消息——大小动物纷纷行动起来;猪狗比较委琐,牛和羊含蓄突兀,小鸟则日夜啼血,相当恼人。要说壮观无畏,浪漫激情,也许是马。作为一名马夫,当年有幸看到四五百匹发情母马,冲破畜栏,长驱一百二十华里,来到笔者所在的地盘。乡人一见惊跌道:天呢,可了不得!是某军马场良种,一律都三岁口,如何是好!每一匹母马,毛色绸缎般华美眩目!眼神温情清澈,活泼勇敢。臀尾湿及后蹄,并无羞愧之色,耳似削竹,腰若枕玉,四肢修长,步态婀娜。良驹的大批抵临,等同上天掉馅饼,小农思想立刻泛滥,民众纷纷抢上去夺马,立刻马乱人哗。显然,此地是有浓烈的公马气味,才招致这个局面,于是人追马,马避人——它们直奔公马处去,只要有公马在,不管对象是丑陋高矮,独眼龙还是皮癣肺结核,立刻近拢过去(通常是十母一公比例)静如处子,做驯然雌伏状,只等造爱。饱受压抑凌辱的本地劣等杂牌公马,哪见得这等目不暇接,绯糜豪华世面!所谓“桃花江上美人多”,惊艳嘶鸣者有之,卤莽随就、有首无尾、始乱终弃有之,蜻蜓点水、花心大少者有之,当下方寸大乱。

  如此激越混乱的场面,马夫目睹一头几近老死的公马渐渐还阳起立。它瘫卧枥草经年,双目失明,重症关节炎,蹄甲久不修铲,翘曲如弯钩。但是大量异性气味是一种强心剂,老马咸鱼翻身,用尽毕身的精气慢慢挪到母马位置,完成它这辈子最后一桩要紧的性事。
三天后,马场来人把母马们赶了回去。这些被外界污染的美丽动物,据说都会立刻处理掉。马场的检疫非常严格。

  马夫所处地界,以前没有杀马取肉的事件发生,作为马的表弟兄驴子,也不引民众胃口。一旦它们死掉(难产衰竭、“过劳死”等等),只消解下笼头和缰绳(可备新马使用),请推土机把它们四脚朝天推到马厩附近一个大坑里了事。马皮很坚韧,传说苏军骑兵皮靴都是马皮缝制,但也许只要数天,骄阳的热量和坑内的污水可将日趋腐败膨胀的马腹晒爆,当地大批怀孕的母猪,早就在此守侯徘徊多时,正处于最需要营养荤腥的时期,相当饥饿贪婪,懂得钻到坑里补充动物蛋白,野狗也来,马眼和马耳朵、舌头早就没有了,大家围在它身边,等待圆球一样透明的肚皮破鼓一声闷响,稍加躲闪,即围上去撕拖。这个情景,使马夫产生过敏和恍惚,忆起儿时躲避一部爆米花机,“哐”的一响,大家再围近去的样子。

  马在奔跑时,如果踩进了草原鼠洞,腿胫骨立刻折断,非常悲惨。有如足球前锋被铲折脚踝,基本是完了。在西部电影里,通常主人是对准马脑,当头一枪解决,以速减其苦。当本地发生断腿马事故时,恰逢来了一位新疆客,他认为马肉和内脏是好东西(集体财产不能浪费)——在乌鲁木齐,谁都知道“马肠”——使马肠灌入肥瘦的调味马肉,据说一匹马全部的大小肠。正好能装进它两条后腿肉,鲜美无比。这样,断腿马被绑到电线杆上,请雇来的屠夫用开山斧砍掉马头。乡下屠夫做事有一套辞令,杀每头牛或者羊,都对它们单独说一番请求理解的话,比如:“——雷声响(呀么)雨点到。日头西就刺骨寒。人不吃,我不宰-----”每聆此咒,羊顺命沈默,牛也不再每一头滴泪,紧咬住舌条,逐一受死。屠夫拖着围裙,气沈丹田,青锋直攮命脉。但这次要杀一匹痛抖的大型单蹄动物,超出屠夫的所有经验,砍树工具也不称手,整个过程慌乱卤莽,惨不忍睹——并且,遗忘了最重要的“临终祷告”。
虽然很多年过去了,那个被砍下的马头有时还出现在前任马夫的记忆中;以后,逐渐遥远的马头和《教父》几个镜头清晰重合起来——

  关键词一:教父唐-科里奥尼拜访电影老板府上,请求帮助。

  关键词二:电影老板陪教父游园,参观他的私人马厩、名马;但最后拒绝了教父的请求,教父告辞。

  三:清晨,电影老板在朦胧中摸到一个沉重粘稠的物体,借着微光,他发觉这张容留多名雏妓的椭圆巨床上有一个马头,是才被砍下的,在朝曦中它还温热——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那匹无价名马的马头!他一把搂住了血淋淋的马头,失声痛哭起来。

  时隔二十载,笔者从虹桥机场的行李房里,收取到一份友人的礼物,它们装在一个大纸板箱子里,打开箱盖,如当年打开断腿马腹腔所见的生理情景一样,箱内盘踞了九曲十八弯,绵延不绝,细至鸡卵,粗若碗口的马肠。友人在电话里说,别大惊小怪,这是他那里地方特产“美味马肠”。几乎是按照自然肠道色泽和自然态势灌装的一种肉制品,颜色灰白,带着一块块的黄斑(黄色是马的脂肪,灰色是马的瘦肉)。作为一名曾经的马夫,笔者对这些久闻其名的原生态食品有点回不过神来。友人说:这肯定是美味,一定要尝!外形嘛不是问题,他个人掌握有大量的马肉资源,正准备与东部一家火腿肠企业合营,推出马肉火腿肠。嘿嘿,如今年轻人都喜欢奇异美食,喜欢蜥蜴、蛇蝎、毒蜘蛛。你算一算,要是他们每人买上一根,是多少?

  马的回忆,到此告一个段落。

  动物的定义,诸位可以去翻看国人纂写的动物辞条,结尾均有“皮可制革,肉可食用,骨可制胶”句型。提到它们名声,数狗与脏话最密不可分。马虽混了个绝妙好辞许多,基本形同虚设,它永远隶属劳苦阶级。城市人现在只想要狗和汽车,西方人梦想私家马匹。但愿有这一天,你会把别墅的汽车间改造成为马厩,并且每月预订干草和燕麦;喜狗的城里人士会霍然明白:原来马或骡子,也是另一类可提供他们自由支配的动物。

03\3\7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