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风流人物>>人物报道
人物报道

“七一”勋章获得者周永开50多年前分管知青工作的一些往事

2021年08月09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孙成民 李莉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2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在中国共产党百年诞辰之时,曾担任四川省达县地委副书记的周永开,荣获中共中央颁授的“七一”勋章,他的事迹传遍中华大地,成为全国9500多万共产党员的学习楷模。这里,披露的是这位德高望众的老领导在50多年前分管知青工作、关心知青成长的一些往事,以存史留真。


  一、“分管知青工作,是党交给我们的责任”

  1964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动员和组织城市知识青年参加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的决定(草案)》以后,全国掀起知青上山下乡热潮。1964年初,巴中县迎来了第一批来自重庆的知青。时任巴中县委副书记的周永开分管农口和宣传口的工作,同时也承担起了对全县知青上山下乡工作的分管责任。

  1966年3月,周永开担任巴中县委书记。毛泽东发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号召以后,周永开与县委领导班子成员一道,认真学习,坚决贯彻,巴中县与全国各地一样,掀起前所未有的知青上山下乡高潮。到1970年6月底,全县自1964年以来共接收来自重庆和本地的知青共2326人,安置在全县78个公社、548个大队、1288个生产队,分别占公社、大队、生产队总数的96.3%、68%、28.2%。

  在这期间,周永开把接收安置和培养教育知青作为一项光荣的使命,为做好知青上山下乡工作付出了极大努力。他要求,在知青到来前,要做好住房、生活用具和生产工具的准备;知青到来后,要合理安排农活,关心他们的生活,搞好培养教育。周永开还身体力行,到农村不忘看望下乡知青,到区社不忘过问知青工作。此时,巴中县知青的接收安置工作,与当时全县农业、农村工作一样,摸索并总结出了一些好经验、好作法,很多都走在了全区的前面。

  高中毕业的重庆知青庞德兰,1964年到巴中县化成公社落户后,不怕苦和累,刻苦磨练,勇挑重担,热心助人,受到好评。1966年入党后,她与党支部成员一道,大干苦干,全大队生产条件、粮食产量有了一定变化。周永开多次到化成公社检查工作,关心知青的成长进步。1971年庞德兰被选为巴中县委委员、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出席重庆市召开的“积代会”,成为全县的知青典型。后来,她作为知青代表出席过全国四届人大会议。

  上世纪70年代初,周永开奉命调任达县地委常委、宣传部长,不久即担任地委副书记,主管这个位于大巴山南麓地区的宣传文教、意识形态等方面的工作。当时,党政各部门工作实行归口管理和领导,知青上山下乡工作在达县地区是归口宣传文教口的,因此,周永开一到任,即肩负着分管全区知青工作的领导责任。此时的知青上山下乡工作正值中共中央(1970)26号文件下达不久,全区掀起了学习、宣传和落实中央文件精神的热潮。在初步传达学习的基础上,达县地委发出文件,要求各级党组织必须十分重视知青工作,把它列入重要议事日程,要充实各级知青办事机构的工作力量;区社应分工干部管知青工作,社队要建立健全由干部、贫下中农和知青代表参加组成的“三结合”再教育小组,认真地把工作开展起来。



  在这期间,周永开多次召集地区知青办和地级相关部门开会,研究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文件精神,强调要把知青工作做为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大事来抓,加强对知青的思想政治教育,组织开展知青工作检查,妥善解决知青实际困难。他多次在会上和到基层调研时说到,要充分利用大巴山的革命资源,对下一代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关心知青的成长进步。

  他每到一地工作,都要强调党的宣传教育工作,凡到农村调研,都要过问知青的生活、劳动和学习情况。他说:“分管知青工作,是党交给我们的责任。这份责任,就是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把毛主席交给我们的这个任务完成好。”这是周永开分管知青工作时的“口头禅”,也可以说是他分管这项工作的“座右铭”。
 

  二、“摸清实际情况,是解决问题的前提”

  被誉为“草鞋”书记的周永开心胸豁达、作风朴实,与群众打成一片,融入分管工作,善于抓住关键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解决意见。这在他分管的知青工作中有不少较为突出的表现。

  大规模知青上山下乡开展后,达县地区对下乡知青的安置形式贯彻了以插队为主的方针。而随着1971年以后“三招”政策的实施,其中特别是招工数量的增多,一些地方出现了“过于分散”的状况。周永开敏锐地察觉到,分散安置知青的这种情况如果继续发展下去,将不利于在乡知青的教育管理。他认为,我们从上到下都应对此有一个较为明确的认识,就是安置形式问题虽不是决定的因素,但它应有利于更好地贯彻执行党的路线。他要求各县对已建立起来的集体户,认真抓好巩固教育工作;今后新安置的,都应坚持以集体成组插队为主的方针;在一些有条件的地方,要把开发山区,发展山区生产同安置知青结合起来,积极慎重地恢复和发展一批社办农林牧场。此时,周永开提及的新下乡知青以集中安置为主,并逐步发展一批安置知青的社办农林牧场的工作思路,也正是半年后召开的全国和全省知青工作会议肯定的基本安置形式。


  在到农村的调查研究中,周永开发现下乡知青在生产、生活中都遇到了一些自身难以解决的困难,其中粮食不够吃、住房条件差等问题较突出。他认为,解决这些问题从根本上说要靠提高生产水平,同时还要落实党的政策。他强调,要按照中央和省的文件精神,落实下乡知青的分粮政策,只要是正常出勤的,都“应不低于当地单身整劳力的实际吃粮水平”参加集体分配。这绝不是单纯的生活问题,而是党的一项重要政策,各地应当引起足够重视。对全区尚有29.4%的知青仍临时借住社员房屋的问题,他强调,要本着“自力更生、社队扶持、群众互助、国家关心”的原则,发扬“干打垒”精神,及时地加以妥善解决。他认为,邻水县采取“群帮公助、就地取材”的方法解决知青住房的作法值得借鉴,只要领导重视,充分依靠群众,下乡知青的住房问题是完全能够解决的。

  对知青上山下乡工作中出现的不正之风,周永开从来都坚持原则,秉公办事,敢于批评,坚决纠正。针对一些地方招工、招生中出现的“走后门”现象,他强调,做好招工、招生工作,必须认真落实党的政策,做到不扔“包袱”,不走“后门”,不准“私招乱雇”;认真把好推荐、审查、录取的关口,坚持上面不点名,招工人员不指名,一律由贫下中农推荐,区、社填表上报,分办与劳动部门共同审查,由县革委批准录取,做到走者愉快、留者安心。

  针对有的地方不时发生的逼婚、诱奸女知青的犯罪行为,以及有的干部串通违法犯罪分子打死打伤下乡知青的恶性事件,而一些地方对此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的情况,周永开严肃地指出,对这类案件处理得很不严肃、很不及时,这是不对的。今后,对发生的案件包括过去尚未处理的案件,要在各级党委领导下,由人保、组织、分办等单位密切配合,按照中央和省委的规定,认真区别矛盾性质,及时作出严肃处理。

  针对一些地方出现的知青安置经费随便挪用、克扣,任意挥霍浪费,甚至贪污的情况,周永开要求,各地要进行认真的普遍检查,发现挪用、浪费、贪污的要及时追查处理,情节严重的要给予纪律处分,以至法办。

  知青问题矛盾较为复杂、工作较为棘手,解决问题也不可能一蹴而就,而作为达县地委班子成员的周永开在分管知青工作中,尽心尽力、深入调研、摸清情况、有的放矢、提出意见、狠抓落实的思想和工作作风,在广大知青工作干部和他身边工作人员中留下了较为深刻的印象。


 
  三、“贯彻‘统筹解决’的方针不能‘走过场’”

  1973年4月毛泽东亲笔复信给知青家长李庆霖后,周恩来主持召开全国知青工作会议,制定了“统筹解决”知青问题的一系列政策措施。

  9月下旬,达县地委召开会议进行传达贯彻。在这次会议上,地委宣布建立达县地区知青上山下乡工作领导小组,由霍光为组长,周永开、宋国仕、李莉、孙成民为副组长的共20人组成领导小组。由于霍光既为地委书记又是达县军分区政委,李莉、孙成民为知青代表,因此,地区知青工作领导小组的日常工作就落在了周永开和地区知青办主任宋国仕身上。


  统筹解决知青问题包括加强党的领导、加强培养教育、调整动员政策、改进安置形式、打击犯罪活动、纠正不正之风、制定长远规划等多方面工作。在当年11月下旬召开的地区知青工作领导小组会议上,周永开认为,统筹解决工作千头万绪,当前最紧迫的是要解决知青在吃、住、医上的实际困难。中央和省的政策措施已经十分明确,现在的关键是结合实际、抓好落实。他强调,要原原本本地把统筹解决的各项政策措施宣传到社队、落实到知青,不搞形式,不走过场,不做表面文章。他说,地委要求先搞两个“统筹解决”的试点,确定由大竹县委承担搞一个,另一个由孙成民带队在开江县进行试点,以摸索经验,全面推广。

  在周永开的直接指导下,孙成民带领的地、县委工作组一行12人在开江县甘棠公社,进行了为期15天的知青“统筹解决”试点工作。这次试点前的工作方案、试点中的工作进展、试点后的总结报告等,都适时向周永开、宋国仕汇报,并得到他们的指示。按照“统筹解决”的政策原则,试点工作对这个公社141名在乡知青的住房、口粮及欠款等问题进行了适当解决,并总结出了基本作法。整个试点工作进展顺利,其工作经验得到地区知青工作领导小组的肯定,周永开在总结会上还说,孙成民参与过省里知青“统筹解决”政策措施的制定,这次又直接组织过试点实践,下一步工作就有了更多的发言权。


  从实际出发,进行全面规划,对新下乡知青实行集中安置,对在乡分散安置的知青有计划地集中,这是达县地区“统筹解决”工作的又一重点。对“文革"前达县地区曾先后建立起630多个社办林牧场安置城镇知青的情况,周永开多次在会上深有感触地回顾总结,他说,在安置知青的工作中,我们地区曾经历了一个由集中办场到分散插队,又逐步发展成组插队和现在开始有重点地恢复发展社办场的曲折过程。实践证明,对知青实行集体安置方向是正确的。他强调,要把知青集体安置与给知青建房结合起来,与对知青的培养教育、发挥作用结合起来。

  开江县自1974年冬以来的两年间,建立起136个大队知青农科队,实现了知青安置集体化,周永开要求推广开江的经验;1977年国庆节前夕,当达县、巴中县基本实现知青安置集体化时,他赞同以达县地委、地革委的名义对两县发去贺信表示祝贺。到1977年12月底,全区集体安置知青1.85万人,占应集体安置人数的62.8%,比全省同时期平均48.6%的比例高出14.2个百分点,走在了全省知青集体安置工作的前面。

  “统筹解决”工作的推进,使广大知青感受到了党的政策的回归,也使整个知青工作面貌发生了一定的变化。达县地区在这项工作中出现的一些新气象,凝聚了各级党组织、广大基层干部和知青工作机构的心血,也可以说与当时分管知青工作的周永开的踏实工作、朴实作风、务实风格相联系。
 

  四、“把‘国家关心、负责到底’的工作做好”

  1978年12月10日结束的全国知青工作会议,是全国知青上山下乡工作的重要转折。达县地委是在当年12月29日召开会议传达贯彻中央和省委会议精神的。在这次会上,周永开代表地委对贯彻落实中央和省委部署作出全面安排,并强调“一定把‘国家关心、负责到底’的工作做好”。

  针对社会上有人对知青上山下乡究竟是搞对了还是搞错了的问题,周永开说,党中央召开的全国知青工作会议肯定了知青工作的成绩,明确指出:知青上山下乡是毛主席、党中央的号召,成绩是主要的。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他说,知青上山下乡是在一定历史条件下产生和发展起来的,是同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事业联系在一起的。他认为,我们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主要是“统筹解决”方针没有得到很好的贯彻落实,有的地方对知青的生产、生活等实际问题解决得不够好等;同时由于缺乏经验,有时工作抓得不紧,也带来一些问题。他强调,我们讲知青工作中的问题,不能认为知青上山下乡搞错了,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一定要搞清楚。

  关于全区知青上山下乡的总体情况,周永开说,自1963年有计划地开展城镇知青上山下乡以来,全区共接收安置本地和重庆知青近10万人,涌现了一大批先进模范人物,全区先后有800多人入党,5万多人入团,3000多人进入各级领导班子,并有3名知青分别担任第三届、第四届人大代表,两名知青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还有8万多人经过锻炼走上了其他战线。他指出,我区下乡知青的锻炼成长是与各级党组织、贫下中农、知青家长和知青工作干部、带队干部的共同努力分不开的。在执行“统筹解决”方针中,各级党委和各方面力量,坚持有下有上的原则,在动员安置、培养教育和解决知青的实际困难等方面,做了大量深入细致的工作,花费了很多心血。这种忠于党的事业,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是很可贵的,应当继续发扬。

  在调整政策、缩小上山下乡范围的问题上,周永开说,按照中央和省委的指示,经地委研究、全区13个县、市(区),除达县市以外,其余县(区)从1978年起,不再动员知青上山下乡。新下乡知青不再搞分散插队,根据绿化城市的需要,兴办集体所有制的造林队,实行不下户口,吃商品粮。


  在广开门路、积极安排知青就业的问题上,周永开在会前组织各部门反复研究、论证的基础上,并报经地委同意后进行了具体布置安排。他说,到1980年以前,全区尚需安排的4.2万人。通过发展商业服务行业、扩大基建队伍、做好职工退职退休补员、发展县办“五小”企业、社办企业、文教卫生系统以及大中专、技工校和征兵等进行安置解决。他强调,在具体安排中,要本着“先下先安排,先留先安排,困难大的优先安排”的原则,采取“条块结合,以块为主,以动员单位为主,分级负责,统筹兼顾,综合平衡”的办法,既要解决问题,又要稳定局势,把工作做细做好。首先要把1972年底以前下乡的5800人(其中已婚知青3600人)安排好,对他们的安排,不能按一般招工对待,要作特殊处理,要给予极大的支持和同情。

  周永开说,做好这些工作的关键是切实加强党的领导。在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进程中,广大知青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创造性,使他们在新长征中更好地贡献青春、发挥作用,是当前知青工作的一个重要课题,也是我们党的一项战略任务。在这个问题上,要站得高一点,要从战略上来考虑,要有远大的目标,一定要锲而不舍地抓紧抓好。

  知青上山下乡工作早已尘封在历史记忆中,而它作为中共党史和新中国史在这一阶段的重要组成部分,却永远记载在党和国家的史册中。周永开在达县地区分管知青工作期间留下的对党忠诚、不辱使命、倾心尽力、关怀知青的工作作风和实干精神,将镌写在大巴山的历史丰碑上,永远铭刻在广大知青和巴山儿女的心中。

作者孙成民(前左三,戴眼镜者)

  作者简介:孙成民,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1969年至1978年在四川省开江县红岩公社插队落户,曾任四川省达县地委知青上山下乡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作者李莉,系四川省社会主义学院退休干部,1969年至1978年在四川省邻水县袁市公社插队落户,曾任四川省达县地委知青上山下乡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

  本文注释从略。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罗凤朝 林云普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