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风流人物>>人物小传
人物小传

文汇报:陈仕荣 给回归者一个“驿站”

峡江知青人物故事
2011年04月22日
来源:作者:文汇报记者 刘力源 通讯员 王伟如编辑:葛天琳点击数:158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15年来,他开办的洗衣工场“过渡”了1000多名出狱人员

  车子开到“大墙”外停了下来,陈仕荣在车里等着。他此行是来接一个新员工到自己开办的上海荣伸经贸公司上岗,新员工正是刚刚出狱的周明(化名)。

  两周前在“大墙”那头,周明还有些烦躁,出了这扇门,自由是重新回来了,但无家、无技术的自己该怎么继续生活?陈仕荣的一张合同让他定了心,一月1000多元钱的工资、加三金,待遇与社会招聘不相上下,相当于把岗位直接送到了“大墙”内。

  接自己的员工上岗,陈仕荣不是第一次。15个年头里,他的洗衣工场内“过渡”了1000多人次境况和周明一样的刑满出狱人员,被人们形象地比喻成回归人员的“中途驿站”。

  凭着一股“愚劲”接下“烫手山芋”

  办企业安置出狱人员,并不是陈仕荣最初的志愿。1995年,陈仕荣在虹口区凉城街道经济科做着一名机关干部。当时,街道为解决困难群体的就业问题,开办了家洗衣工场,陈仕荣走马上任,当起了这家街道企业的大管家。随着救助群体的范围渐广,吸纳的回归人员逐渐多了起来,洗衣工场成了虹口区固定的帮教基地。

  2005年,街道企业改制,陈仕荣从捧着铁饭碗的公务员变身民营企业家,洗衣工场成为他自己的企业。作为洗衣工场的“老大”,他本可以顺势甩掉帮教基地这块“烫手山药”,踏踏实实地做自己的生意。可是当街道提出回归人员安置需求时,陈仕荣又点了头,“我习惯啦!”陈仕荣说,为厂子吸纳回归人员这件事,家里人不是没吵过,自己也不是没烦恼过,但自己的性子就是有点“一根筋”,既然接手了,就要做到好。

  凭着这股“愚劲儿”,在政府相关部门的帮助下,陈仕荣先期建起了一个安置基地,新建的厂房,空调、电视一应俱全的员工宿舍一步到位,帮教基地越做越大。

  “只要想自食其力,我迄今还没有把谁给拒之门外”

  作为一个民企老板,陈仕荣的算盘打得不太“精明”——每年要倒贴30万元到帮教基地。这笔赔钱生意却让陈仕荣很开心,因为做好事总能让他感觉更贴近父亲。陈仕荣是生意人,父亲是东海舰队的军官,敬重父亲的陈仕荣未能穿上一身戎装,但他选择了另一种方式追随。

  与父亲有关的一个场景和父亲的一席话一直萦绕在他的心间:有一年,邻省发大水,家门口偶尔来几个衣食无着的乞讨者,父亲总会慷慨施予,还把刚出锅的白米饭送给他们吃。但每次施舍后,父亲总会补上一席话:我这些钱只是救急,不能救穷,更不能救人一辈子,人还是要自食其力。

  陈仕荣把“救急”变成了“救穷”。究竟帮助了多少人,他自己也只记得个大概,“只要他本人想自食其力,肯做事,我迄今为止还没有把谁给拒之门外”。如今,陈仕荣的洗衣工场已成长为长三角地区数一数二的洗衣企业,承接了80个医院、近60家宾馆的洗衣业务。有一股力量在推着陈仕荣把这个厂子做大,他说,市场扩大了,可以提供的岗位才能更多。

  “我把他们当家人,他们自然也会对你好”

  陈仕荣的厂子好似有股魔力,进入他厂里的刑释人员大多能安分守己,几乎与恶性事件绝缘。本想陈仕荣会托出一套管理学、心理学的理论来解释这种魔力,陈仕荣却只是实实在在地捧出一颗心:“我只是把他们当一家人。虽然他们也是‘陈总’、‘陈总’地叫我,但私底下他们都把我看成可以依赖的大哥。”

  “陈大哥”是个实诚人。许多刑释人员出狱后,身无分文地到了他的工场,他忙前忙后,帮着新员工添置全套的日常用品,甚至给新员工预支零用钱,没一点雇主的样子。把自己上好的衣服送给员工更是常事,他敢拍着胸脯打包票:“我从来不会把穿旧穿破的给兄弟”。陈仕荣的逻辑很简单:大家都是亲人朋友,你对他们好,他们自然也会对你好。

  也有新进来的员工积习难改,陈仕荣就不断地帮劝,以兄长的身份相劝,以父亲的身份相劝。他说,他们走错路的方式有别,但有一个共同点,他们中的许多人一辈子没得到过什么温暖,所以,只要温暖他们一下,他们就会很感激。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罗凤朝 林云普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