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风流人物>>人物小传
人物小传

谁人不曾疯癫

——一名抑郁症法官的十年梦魇
2011年06月12日
来源:睿士杂志作者:马俊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85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如果搁在文艺复兴时代前后的欧洲,在45岁那年罗卫平很可能就会被送上一艘船。这艘船大抵会在莱茵河流域飘荡,靠岸补给,接纳几个和罗卫平一样的旅客,然后继续上路。不知何来,不知所往,但每天都在航程中。罗卫平通常会被禁止下船,就算偶有疏漏溜上岸,最后要么会回到船上,要么会被关在城堡的门津里。这艘船被福柯称为“愚人船”。

  2011年的上海,罗卫平仍旧在陆地上自由行走。60岁了,他还身手敏捷,爬上六楼的时候把年轻人都甩在身后——而且没有大喘气,这一点他特别指出来。罗卫平说话的时候语速很快,哪怕逻辑上无关的跳转也衔接得严丝合缝,所以别人挺难插话。以前的他并非如此。他说自己从小内向,年轻时候在东北插了十年队,回城当上了工人,教师和法官之后,才逐渐变得外向一些。现在,罗卫平认为自己疑似成了非典型的话痨。而这一切转变的缘起,开始于1995年下半年的一场“病”,因为这场1996年初曾经痊愈的病,2000年再次复发,2001年底他不得不提前退休。在他病历的诊断栏上,写着“抑郁症”。

  “认知和行为的偏差”,罗卫平现在能用这样冷静专业的语汇来解释抑郁。这种描述得益于2005年在华师大心理学系的进修,现在罗卫平有国家职业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资执。目前还没有一级职称产生,最高就是二级。他久病成郎中,站在抑郁和常规世界交界处的门槛上,把很多抑郁症患者往回拉。

  但十年前刚退休的时候,他每天只枯坐在客厅一隅,似乎不在自己的身体里,也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