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风流人物>>人物小传
人物小传

基诺族的恩人-毛泽东

2013年12月11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口述:何卫琼(何贵女儿)编文:诸炳兴编辑:哈荑点击数:89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作者按;

  何贵同志于1968年至1972年,曾担任了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水利三团副团长兼景洪县委副书记。在建造橄榄坝的曼岭水库的四年中,他整天与1500多名水利三团的北京、上海等地知识青年们泡在工地上,同甘共苦,日夜奋战,他把知青当作了的兄弟姐妹或子女,有人受了伤,他亲自背了送卫生所;知青打架斗殴,他耐心做思想教育和调解工作。最危险的活他亲自上阵,无论是排除瞎炮,抢修溢洪道的险情,都有他在场。他亲自抓水库工程质量和安全生产;他要求地方干部和部队干部搞好关系,团结协作,紧密结合,既提高了干部在知青中的威信,又赢得部队的信誉。在水利三团,他以自己的工作和行动赢得知青们信任.他爱知青,知青更爱他,每次聊起知青时,他总语重心长地说:"我最喜欢上海来的阿拉知识青年了,他们聪明、能干!"。水利三团的知青们亲切叫他"老何团长"。他与知青们共同工作,共同生活中,结下了深厚感情,至今知识青年们还怀念着这位老团长。l972年,上级决定他回县里工作,县军管会和县委书记亲自到兵团接他,部队领导和知青们纷纷要求将他留下。但由于工作的需要,领导耐心地向知青们作了解释,后来还是回到了县里.不久省委决定恢复他县委书记的职务。l980年任命被任为中共西双版纳州委副书记。1983年,机构改革后,提任为州委副书记兼州政府常务副州长、党组书记。这年他参加省里组织的上海经济考察,在他亲自努力之下与上海浦东建立了经济协作关系,直到现在各方面运行良好,取得了很大效益。他常说:"没毛主席、共产党就沒有基诺族的今天,也沒有我何贵的今天。我一定要努力工作来报答他老人家!"以下是其女儿何卫琼的口述,现编成文字发表。
     
  1969年何贵任云南兵团水利三团副团长时在曼岭水库留影

  父亲已离开我们有笫五个年头了,父亲在世时,时常对我们讲:"是党救了我,是党指引我走向革命,沒有毛主席、共产党就沒我的今天!"我们自幼记得,父亲总把毛主席生日和"七.一"党的生日当作全家一个重要节日,也是父亲把这天当作对党的"感恩节"。现在父亲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在毛主席诞辰120周年来临之际,也使我想起父亲,这沉甸甸的牵挂,我真不知该怎样来缅怀父亲。他给我们留下的"听毛主席的话,跟共产党走"那谆谆教诲,从小早巳铭刻在我们心里,那深深的爱,早已成为我生命中的财富。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心绪与怀念之情就会让我自然而然地翻阅起父亲生前的照片、文稿,走进对他无限的怀念,他仿佛又回到了我们身边,使我思如泉涌,泪如雨下。在毛泽东的诞辰日,我看着这些已发黄的相册、文稿,成了我唯一的对父亲的回忆与对话。

  父亲常说:沒有毛主席、共产党,就沒有我们家的今天。父亲出生于基诺山巴来寨,基诺名为岳治。1941年,国民党政府对基诺族人民联合其他少数民族抗捐抗税行为的镇压,让不少基诺族人家园破碎,纷纷逃进深山避难。父亲一家就是逃难的家庭之一,在祖父母领着全家6口人东躲西藏的颠沛流离中,两个姑姑1人被饿死,1人为了保命被父母送到外乡帮人背孩子。而父亲被祖父母抵押给哈尼族头人先阿纳,以换取3箩谷子度日保住全家人的性命。

  旧社会我们基诺族生活在社会的最低层,受尽了歧视和压迫,是毛主席、共产党指引父亲投入了她的怀抱,使他懂得了阶级仇、民族恨。是党的阳光雨露哺育,从一个普通的民族工作队员成为基诺洛克区委书记、景洪县委书记、西双版纳州委副书记、州人大主任。父亲从旧社会的一个流浪儿到党的一名领导干部,是做梦也不曾想到过的。他的成长无一不凝聚着党的心血。这一切都是党用慈母般的关怀培育的结果。我深深体会到:在父亲的身上充分体现了党的民族政策的无比正确,父亲的成长过程更加生动地说明了党的光荣和伟大。是毛主席、共产党把我们这个弱小民族从水深火热之中拯救出来,使我们这个民族在祖国的民族大家庭中享受着平等的待遇,我们这个民族将永远不忘党的恩情。
     
  何贵在基诺山与基诺族群众亲切交

  父亲是毛主席、共产党培养成基诺族的最高领导。1948年初,完成小学学业的父亲被选到办在宣慰街(今景洪市)的第二版纳中学深造。之后,在老师的动员下,他于1949年9月进入由产党办的勐海车佛南军政干校继续学习,被编到了军训班,从此走上革命道路。西双版纳全境解放后的1951年1月,父亲到昆明参加完省各族各界代表大会后,被送进西南民族学院学习。1952年学习结返回云南后,他被安排到车里(今景洪)县委工作。1957年初,随着1953年西双版纳自治区(自治州的前身)人民政府的成立,时任版纳勐养工委副书记的他被派往省委党校学习。1960年,在省委党校顺利完成了初中3年学业,父亲被任命为刚成立的基诺山区委书记。随后一直到1992年,30多年的岁月里,父亲先后担任了车里县委书记、西双版纳州州委副书记、常务副州长和州人大常委会主任等重要领导职位,成为了西双版纳最有威望的早期领导人之一。

  父亲两袖清风、奉公守法是毛泽东时代的好干部母父婚后共生过我和三个弟弟,共四个孩子,每个孩子出生时他都不在母亲身边,不是在外学习工作,就是在外开会,他对妈妈和我们说:自己既不是个合格的丈夫,又不是个合格的父亲。可以告慰的是,父亲对党的事业没有懈怠,对群众始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父亲在位的时候,参加过民族工作队的妈妈一直在百货公司当营业员,直到退休。也从沒给我们四个孩子安排过工作,至今还有一个儿子无业在家,他为人师表,不谋私利,以德服人,最终不但得到了党和人民的信任,也得到了母亲和我们儿女们的理解。

  父亲为西双版纳修建机场立下汗马功劳,早在1984年,父亲还在担任西双版纳州州委副书记兼常务副州长、党组书记期间,父亲就向省委主要领导提出了新建西双版纳飞机场的事宜。后根据省里的指示,州委、州政府认真研究,写出了专题报告送省里。三个月后,州委的可行性报告得到了中央的批准,与此同时州里很快建立机场筹备机构,指定父亲当指挥长,1988年西双版纳机场通航了,实现了父亲和版纳各族人民的愿望,他和召存信州长一起,为机场通航剪彩,机场通航为版纳与内地的经济和文化交流,开创了新的局面。

  1992年9月,西双版纳州八届一次人代会前夕,省委对父亲和召存信州长的安置专门下发了(92)3号文件,传达到乡科级以上党员领导干部。文件指出:两位老领导长期以来为西双版纳的民族团结,对敌斗争,巩固边防,稳定边疆,发展经济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出于培养年青干部的需要,他们不再担任现职工作,由省委另行安排。会议期间代表纷纷要求父亲和召存信州长俩人连任人大主任和州长,为了从大局考虑,州委召开了党员代表会议作了动员,父亲和州长也主动写出了谢绝代表好意的书面意见。这样才使会议的选举工作按原订的方案顺利进行,圆满地完成了新老交替的任务。

  夕阳无限好,黄花晚节香。

  父亲从领导岗位退居二线后,他想从此可以"无官一身轻"了,享受清福了,但事实并非如此,新的领导班子对父亲很尊重,州委仍然要父亲参与抓基础设施建设工作,还让父亲担任机场扩建领导小组副组长,仍继续在为边疆的改革开放和"两个文明"建设,做点力所能及的事,父亲常说:回顾过去,自己从一个苦孩子成长为党和国家的一名地方领导干部,无不渗透着党和人民的心血。如今退下来安度晚年,仍要保持革命意志,我要以此为座佑铭,党还需要我,我就为党发挥自己的一点点余热,也是对党的报恩。也使自己的晚年生活过得更有意义。

  其实,早在1997年,父亲就开始出现视力急剧减退的症状,同时心脏也开始出现疾病。但他依然忙碌于各种事务。但凡有基层群众找上门要他解决问题,他依然不遗余力地四处奔走协调帮助群众解决困难。2008年11月11日,这天正好是父亲的生日,已经连续几天昏迷的父亲,他紧紧抓住我的手,嘴唇在微微抖动,迷糊之中还依然在不停地"安排工作"…。下午5点30分,西双版纳州人大常委会为他精心准备的生日蛋糕还未送到,81岁的父亲,他两袖清风,驾鹤西游了,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如今,从父亲的相册和文稿中,我读懂了做人的道理,他就象我们前进的灯塔,遗留我们心深处的爱,缭绕在生命的记忆里。我常常总时不时地拿出手机,看着父亲生前的号码,希望能听到老人家的絮叨,就这平凡不过的奢望,对于已失去父亲的我,巳是难以实现了。

  每当我走过州委大搂,抬头看着楼顶上那闪闪发光,神圣的国徽时,总会念叨着父亲生前的那一个个真实的笑意,如今,父亲一定是基诺山天空中的一颗星星,永世长存!他在天堂也一定会感谢毛主席、共产党!是毛主席、共产党把父亲从无文化,无知识的基诺族流浪儿,培养成西双版纳州委副书记,州人大主任,当上了基诺族人民的最高领导,成为了西双版纳最有威望的领导干部.如今,父亲已与世长辞了,他为西双版纳所作的贡献,将永远令人难忘。在毛泽东同志诞辰120周年之际,让我更加怀念他老人家。沒有毛主席、共产党,就不会有我们基诺族的今天,更不会有我们全家。
     
  (何贵与江泽民同志握手)
                
  何贵(右二)与江泽民(中)一起视察基诺山
     
  何贵与胡锦涛同志握手
     
  何贵与江泽民同志亲切交谈)
     
  本文口述者何贵之女何卫琼
     
  (作者于西双版纳州政府大搂门口留影)

                                                                                 2013年12月11日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罗凤朝 林云普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