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风流人物>>人物报道
人物报道

得失寨翁马 襟怀孺子牛

2015年01月24日
来源:浦江情作者:马苏龙编辑:林云普点击数:57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2014年12月8日,我接到达扬的微信:“12月7日,爱辉多云,零下14—25°。奋战了21天,晚上六时许三好合作社完成了2014年的玉米收割。”也就是说,合作社的5000来亩地的庄稼全部收割完毕。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上图:黑河市爱辉区三好粮食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的法人代表杨晓沪(即达扬),这一年里他每天驾着爱骑奔走于田间和各部门,为合作社的几千亩地费劲巴拉地操心着。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春天忙着播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金秋收获耕耘,玉米和大豆都丰产。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上了冬紧着收割。


    得失塞翁马襟怀孺子牛


  2014年二月中旬,我收到了【达杨】的问候短信,我以为他还在黑龙江过大年呢,那里的过年习俗是过正月、闹二月、沥沥拉拉到三月,即复电回之。【达杨】说五天前回到上海;我问他回上海办何事,他无奈地答道:回来“求爷爷、告奶奶”啦!

  这话听起来有潜台词,我即约定下午二时到他入住的旅馆。说起【达杨】,他是我们“浦江村”的资深网友,六九届,1970年4月与36名上海知青到黑龙江省爱辉县爱辉公社三好四队农村插队落户,这是个离中苏(俄)界河黑龙江仅四华里的有60来户社员的边陲村屯。凭着1.83米的个头,干活身大力不亏和在生产队知青中的威信,1973年被生产队推选为队长,这可能是爱辉公社中第一个由知青担任生产队长的;“官”的级别虽不大,但确实是正经的农村领导干部。他担任队长后,以身作则和广大社员同甘共苦战天斗地,粮食增产、社员收入不断提高,集体经济不断壮大。以后上大学,学业完成,分配到一个大型国企工作。

  我到旅馆与【达杨】见了面,才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2010年他只身一人带着亚健康的身体状况,——在这之前曾驾驶自备车,在八个月内行驶近十万华里,全国周游了当年有上海知青下乡的省、市、自治区——又回到当年下乡的农村。向老乡租一农舍,种上一亩来地蔬菜苞米等,养着上百只鸡,以一种休闲的方式生活。尽管有天寒地冻季节,但新鲜有机的食物、开旷的自然环境,这对他修养身心极有裨益,。2012年在爱辉区(原为爱辉县)相邻的逊克县,有三位老知青(其中一位是上海知青)回到当年下乡地,组织成立了“逊克县山河现代农业专业合作社”,通过与90多农户/500来垧地的自愿联合,生产经营农作物,取得了规模生产效益。当时电视台、报纸等媒体都给以大量报道。这件事在【达杨】所在的村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有农民说,逊克县的老知青能回农村成立合作社,你【达杨】是否也能挑这个头,当年你可是正经的生产队长?!

  【达杨】似乎不想挑这个头,因为在全区已有一定的以农机服务为主的合作社、也有不少租赁农户土地的种粮大户;有时间自己将养将养身子骨吧,两年多来肝、肾等原发性疾病竟然没有复发。但是,架不住大伙儿的软磨硬泡,以及在【达杨】的心中总放不下那黑土地的情结;他看到当地虽然实行了土地承包责任制(本村人均耕地22.5亩,三十年不变),但每家农户小农经济的耕种方式,使得土地的肥力退化、规模效应的碎化、以及小农机空驶率大油耗高效率低下、畜牧业停滞、秸秆废弃、无有机肥料来源等弊端,油然地产生了骨子里特有的使命感、责任感。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脚,于2013年初,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相关条款,在黑龙江省黑河市工商局注册了“爱辉区三好粮食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在农村家庭承包经营基础上,同类农产品的生产经营者或者同类农业生产经营服务的提供者、利用者,自愿联合、民主管理的互助性经济组织。农民专业合作社依照本法登记,取得法人资格,【达杨】为法人代表;合作社的注册资金25万元,由【达杨】占大头。这在整个爱辉区是第一家以粮食种植农户联合的合作社,且又是个当年的下乡知青当法人代表。按照他的可行性预测,应有全村120户(行政村重新划分后的农户数)中的90%农户参加,入社土地10000亩左右,这样才有规模效益。

  但是,事违意愿,一些农户土地已承租给种粮大户且承租未到期,还有不少农户等待观望,2013年初合作社与63户农民/5000多亩签订了土地合作协议,农户只占到原计划的60%多一点。5000多亩约为360垧(即公顷,当地称为垧),约定年底每垧地按6000—7000元净收益分给合作土地的农户。

  2013年3月初,【达杨】匆匆赶回上海,一是办理了退休手续;二是住了十来天医院,因他的身体状况并不理想。3月下旬又急急忙忙返回黑龙江,那里有办农贷、购买种子、化肥生产资料、联系农机具耕耘播种等一应合作社的正经事等着他。到了四、五月份播种季节,这老天爷也不够哥们意思,居然是阴雨连绵,较大型的播种机等农机具都下不了地。“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这把【达杨】着急上火的嘴上直起泡,不得不挨家动员修理小型拖拉机和播种机,能抢种一块地是一块地,一直忙到5月31日(到6月再播种也是白搭)。按照农技部门的测算,5月12日前播种的苞米时机最佳,从5月13日往后算,每拖延一天,粮食就减产2%,也就是最后播种的地块,粮食要减产30%以上。

  春涝不能及时种上地,这就算是够倒霉的。没料到这一年又遇上八十年来少有的暴雨涝灾,合作社的不少苞米、大豆地浸泡得连垄沟都看不到,真的是摊上大事了。粮食产量达不到预期那是板上钉钉的了,自然,收入也大幅度减少。这辛辛苦苦、风里来雨里去的忙碌了一年,秋后算账扣除籽种、肥料、机耕费、管理费等生产费用,净收入大大缩水只有预计的60%,分给土地合作农户的收益自然也减了不少。【达杨】并不是来淘金的,他只是想得到付出所应得的报酬,然而却没有淘到“金”;他本应到年终按合同约定能分点红利,但是看这情况,为了稳定农户的情绪和照顾大家的利益,他没要一分钱。说句大白话,真是白忙乎了一年,为农户打了一年义务工。

  他没有想到要辉煌,但结果确实很悲壮。

  拉拉杂杂扯了一大篇,这才扯上【达杨】的“求爷爷、告奶奶”正题。一年来合作社的生产实践,除了人力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带来的减产减收,大面积的规模耕种没有自己的农机具,也是生产发展的瓶颈;粮食的增产主要与农机的使用有关,劳动工具是生产力的核心。为此,他联系了逊克县山河现代农业专业合作社,结为“合作联社”向上级有关部门申请购置500万元的配套农机具,两个合作社各承担一半;按照国家的相关政策,对合作社购置农机具有60%的农机政策补贴,即每个合作社只要支付100万元就可购置到250万元的农机具;当然能申请到这套指标也费了相当大的力气。农户们虽然没有得到预期的收益,但看到【达杨】全身心为合作社的投入,以及国家对合作社的农贷金融支持和种子政策补贴、镇人民政府对合作社农田基本建设的政策倾斜、农业保险公司对受灾农田的理赔(合作社年初办理了农业保险,有些种粮大户没办理就无法得到理赔)等优势,支持他的举措。【达杨】在今年1月上旬费劲巴拉地向农户们筹措到100万元的资金,原定1月份与山河合作社100万元资金一并交到市农机局,3月底4月初就可提货。不料,山河合作社由于种种原因,答应只能筹措到50万元,缺口50万元。【达杨】着急了,如不能及时交款,这套农机具的申请就要作废。因此赶紧飞回上海来求助。

  他到上海后,马上联系曾在一起下乡的知青兄弟姐妹,诉说困难。这些知青朋友都不是“大粮户”,手中没有几个闲钱,再说【达杨】干的活心中也不托底。【达杨】真的是求爷爷、告奶奶地说,你们有多少能力就借我多少吧!大家看在知青的份上少则一、二万元,多则五万、十万地凑数;五天后,十几个知青凑齐了50万元借给他,【达杨】总算喘口气。然而没想到山河合作社50万元的资金筹措又掉了链子,要【达杨】再筹措50万元。他知道已经没有退路,只得硬着头皮再次向更大范围的知青朋友“求爷爷、告奶奶”。那几天他如坐针毡,等着朋友们的回应。我带着一位知青朋友前去看他,那位朋友原与【达杨】不认识,在经过三个小时的交谈后,向他要了银行账号,出门在PS机上转给【达杨】五万元,这相当于那位朋友一年的退休金。那位朋友说,我相信你【达杨】是老红军的后代,不仅因为都是知青愿意帮点有限的小忙,更重要的是这年头有几个像你“傻了吧唧”地做着接地气的正经事?!还有一位“浦江村”的资深网友闻讯后,知道【达杨】是个不轻易向困境低头的爷们儿,将准备给孩子结婚用的钱先“挪用”十万元借给他。又有一位老知青的妹妹鼎力出手;众人拾柴火焰高,不日基本上解决了他的困难。那天他非常高兴地请我们吃饭,在乍浦路美食街上走过好几家饭店,最后他说,我请你们吃咸肉菜饭吧;大家欣然同意。一人一份咸肉菜饭加碗汤,再点几块大排骨、猪爪,美美地品着比吃大席还有味。

  【达杨】筹借到资金回黑龙江的前一天,托我办点事。我到他住处后,他给了我20套盖有合作社的公章和他签字的借款协议书,以及一些收据。他说有20位知青借给我钱,这不仅是借给我的,也是对农民合作社的最大支持,必须以合作社的名义出具借款协议,这既是我借大家钱的凭证,也是知青们对合作社支持的见证。每套一式二份,请各位知青签字后自留一份,另一份收集妥交给我,我也好向合作社的董事会有个交代。

  
(照片为【达杨】的借款协议书和应交给知青的收据)

  他感谢大家对他的帮助;他告诉我们明天先到哈尔滨,看望一位医生后再赶回黑河办理交款事宜。那位医生是哈医大附属医院的血管科专家、留美学者,去年八月【达杨】劳累过度肝囊肿发作腹部结水,到哈尔滨治病遇上这位医生,医生检查后认为一定要动手术,否则够呛。手术中抽出了5000毫升的肝腹水,对肝脏的血管进行了处理。手术很成功,据说这手术在国内也少见。陪同【达杨】治病的两位农民朋友出于感谢之心送给那医生一小红包,医生得知【达杨】是上海老知青来黑土地办农民合作社的,坚决不收,道:这不是要折我寿吗?!【达杨】告诉我这事,说遇上好人啦!所以路过哈尔滨必须要看望他。

  我问【达杨】还要干几年,他回答说你不是看到合作社的三年计划、五年规划了吗,年初又有4户农民好几百亩地加入进合作社,当地的土地承包责任制到2028年,以后再有什么样的改革要听国家的。没想到他的梦想挺大的。我更直率地问他,一年你能挣多少钱;他说去年忙了一年没捞到一个子儿,亏得有退休工资,今年争取分到应得的红利,挣多挣少重要的是对得起这片黑土地和父老乡亲。我不禁仰视了这位当年的生产队长、现如今的农民合作社的法人代表!

  我在撰写此拙文时,曾琢磨了好几个题目。偶然看到有个书法家写的叶圣陶老先生赠友的对联字幅“得失塞翁马、襟怀孺子牛”。这是出之于两个古典故事,似乎有两层意思:一是要向塞翁马一样不计得失;二是要像孺子牛一样为民服务。我将它作为本文的题目可能有些文不对题。但这幅对联中有“马”也有“牛”,按照北方耕种习俗说法,称“牛马年、好种田”;因此,寓意咱们的【达杨】兄也“牛马年、好种田”。

  同样祝愿,种好田!

  2014—03—08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罗凤朝 林云普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