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风流人物>>人物报道
人物报道

后知青时代报道九:郭福根和古城的乡亲们

2015年01月26日
来源:本 站作者:何永根编辑:周培兴点击数:991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我去年11月份在上海探亲时候,插友郭福根告诉我,他准备在2015年1月份,携妻回古城村过年。我听了很是诧异,同时也非常佩服他的勇气。我对他说,如果你到了古城,告诉我,我一定去采访你。

  今年1月20号晚上,郭先生打电话告诉我,他们已经到古城了,我对他说,你先好好地休息几天,心里酝酿一下,过几天我会去古城看你们的。

  23号晚上,古城的老乡郎彦君打电话给我,让我明天一定去古城,因为郭先生夫妇来了,他们要杀年猪,给他们接风,也请我去吃杀猪菜。这杀年猪,在农村是一个特别隆重的事情,就像朝鲜族杀狗一样,全村的老百姓都会聚在一起喝酒吃肉,来慰劳自己一年劳作的辛苦。因为我有采访郭先生的计划,所以当时就很高兴地接受了邀请。

  第二天我坐早车,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古城村。郭先生到车站迎接的我。

  郭福根我是知道的。1969年3月28号,与我坐同一辆火车,到珲春县三家子公社古城大队插队落户的,当时到古城下乡的一共有48位上海知青,他分配到一队,我分配到三队。

  回忆起这一段苦难的历程,郭先生真是一言难尽哪。古城一队12名上海知青,都是十六、七岁的小孩子,在上海过惯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娇生惯养的生活,现在到了农村,根本没有生活经验,连做饭都不会。每天干重体力劳动,菜里连一点油水都没有,12窨的大铁锅,下面是白菜汤,汤里没有油腥味,锅周围贴上玉米饼子,等到饭菜熟了,就是一股猪食味道,哪有什么香味啊?人家当地老百姓知道怎么做高粱米饭,每次都是提前一天把高粱米泡一下,然后用慢火煮,而咱们知青不知道啊,每次高粱米饭吃到嘴里,那一种感觉,就是拉嗓子,以前在上海学校读书时,也吃过忆苦思甜的饭,而知青做的高粱米饭,比忆苦思甜的饭,还难以下咽。那个时候,能够吃饱饭就不错了。知青们过日子不会算计,一到开春四、五月份青黄不接,集体户连锅都揭不开了。每当路过老乡的家门口,闻到屋里豆油炝葱花的味道,都会浮想连连。

  当时乡亲们的日子也不好过,但是他们一辈子生活在这里,起码会调剂啊,只要知青踏进他们的家,他们都会客气地说:“上炕,吃饭!”哪怕他们碗里只有一碗粥,都会毫不犹豫地分半碗给知青吃。70年代,正是“四人帮”搞“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候,农村别说养猪,哪怕是养鸡鸭,上面也得有指标,每户不能超过多少只。日子虽然困难了一点,可是一旦老乡家做点好吃的,都会请知青们去他们家品尝,乡亲们就是想让知青们别太想家了。郭先生说,那个时候吃过的粘火烧充满豆油的香味,外焦里滑的那一种味道,至今都难以忘怀。

  1969年冬天,郭先生突然发急病,高烧40度,迷迷糊糊的,人都站不住,滴水不进。是大队妇女主任韩今女连夜套牛车,把郭先生拉到公社卫生院,卫生院的大夫说,郭先生的病太重了,必须连夜去县医院治疗,如果再晚一点,人就没有救了。又是韩妈妈赶牛车,赶紧把郭先生送到县医院,治疗费都是韩妈妈出的。病好了,乡亲们都来问寒问暖,把自己家里舍不得吃的鸡蛋,大米,蔬菜等等送到集体户,给郭先生补充营养。说到这里,郭先生的眼泪流出来了,动情地说:“是韩妈妈和乡亲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不会忘记乡亲们的恩德的!”

  1975年郭先生病退回上海后,到上海市电力部门工作,念念不忘韩妈妈的恩德,一直在寻找韩妈妈的消息。2003年,得知韩妈妈已经搬到杨泡乡住了,他先通电话问候,然后每年过节都会寄月饼,寄新衣服棉皮鞋,孝敬韩妈妈,还经常寄去许多上海好吃的食品,每年春节都会寄钱给韩妈妈。前几年得知韩妈妈生活遭遇了困难,郭先生立刻寄去4000元钱,并写信说“妈妈,今天寄去4000元钱,略表儿子的心愿,望早日度过难关!”郭先生的义举,让杨泡的老乡羡慕不已。

  想不到前几年韩妈妈得了脑溢血,不治身亡,让郭先生悲痛不已。但是郭先生至今还和韩妈妈的女儿保持着亲友般的来往。

  郭先生是一个性情中人,懂得感恩,懂得回报。他经常对我说:“在农村的七年,是自己人生中最难忘的七年,生活虽然苦了点,但是让我结交了许多淳朴的东北老乡,是他们,在我人生最无奈,最需要拉自己一把的时候,帮助了我,是他们给了的第二次生命,我要报答他们!”

  2002年,景良夫妇想到上海来玩,郭先生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邀请景良哥,让他们住在自己的家里,并且用上海最好的饭菜招待他们,领他们去东方明珠塔,西郊公园,外滩,南京路,城隍庙玩,并给景良夫妇买了返程机票。

  2013年4月份,郎彦军大病初愈,想到上海散散心,又是郭先生热情地接待了彦军夫妇。彦君夫妇特别爱吃春笋,郭夫人变着法地做各种各样的春笋菜,还有红烧肉,炸猪排,各种海鲜,都让他们尝个新鲜。并且陪着彦军夫妇参观东方明珠塔、城隍庙、跨海大桥、崇明农家乐、宝钢、临江公园、坐快艇去长兴岛游玩、去南翔古镇吃小笼馒头。并陪同彦君夫妇到江苏盐城原来上海女知青迟先荣律师家里,(迟先荣与古城乡亲的故事另有文章表述)。经过20多天的旅游,彦军夫妇回去时候,郭先生又给他们买了软卧车票,送他们上车。

  以前管知青工作的公社“五七办”主任培秀哥,到上海旅游,又是郭先生热情接待的。景良的侄女生病到上海治疗,郭夫妇忙前忙后地陪同她去大医院做肠镜和核磁共振,并负担了全部治疗费用。现在这个侄女认郭夫妇为干妈干爸。郭先生的义举,让古城的乡亲们知道,在上海还有一个叫郭福根老知青,还时刻挂念着第二故乡的乡亲们。

  在采访的过程中,古城的老乡都说,现在乡亲们想去上海旅游,到郭福根家报到就是他们的第一选择。郭先生这样热情地接待他们,也让他们感动不已,乡亲们都说,小郭懂人情,对古城的乡亲们感情就是深。乡亲们也变着法子来回报郭先生夫妇。

  这些年,郭先生经常能够收到乡亲们寄来的木耳、山菜、高粱米、蜂蜜、苏子籽、辣椒面(特别好吃的那一种),每逢春节前夕,郭先生还会收到古城的朋友快递过来的冻大马哈鱼和冻笨鸡。郭先生感激地说,这些珍贵的礼品,到上海,冰都没有化呢!

  2009年,郭先生还没有退休,他利用公休日计划带夫人姚爱珍到古城,想让夫人也感受一下东北老乡浓浓的的亲情。当景良哥得知这个情况后,马上加快了盖新房的速度,并且把郭夫妇住的新房子装修得漂漂亮亮的,并且设计了现代化的卫生间,坐便器,淋浴器,洗脸池一应具有,让郭夫妇住上了漂亮的新房子。郭夫妇在珲春游玩了12天,夫妇俩时刻被乡亲们浓浓的爱意包围着。

  郭夫人姚爱珍,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噢,不对,应该说是一个洋生洋长的上海人,既没有下乡插队的经历,也没有外地工作的履历,是上海76届高中毕业生。我问郭夫人,你丈夫在古城插队过,对珲春有感情很正常,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古城的乡亲们呢?郭夫人说,这几年古城的老乡来我家玩,与这些东北老乡接触后,慢慢地发现东北人诚实、尚义、豪爽大方、重感情、轻理性、为人厚实,这些优秀品质是大城市人所不具备的。特别2009年来珲春旅游,接触到的都是浓浓的亲情,东北人那一种掏心掏肺,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给你看的朴素感情,时时刻刻在净化着我的灵魂!

  郭先生夫妇早在2014年春天就打算回珲春过春节。当彦军哥和景良哥得知后,马上打电话对郭先生说,如果你们回来过年,我们春天就开始养猪,等你们回来,我们就杀猪,用杀猪菜来隆重地招待你们。这次郭先生夫妇准备在古城住40多天,现在一直安顿在郎树林的新房子里,每天郎嫂子好吃好喝的做着,就怕郭夫妇吃不好睡不着想家。

  我问郭夫妇,你们这一次到古城过年,上海家里怎么办?郭先生说,自己父母都过世了,现在只剩下一位老岳母,她老人家现住在条件优良的养老院里度晚年,女儿澳大利亚留学回来,在上海一个外企工作,生活自理能力很强,家里完全可以放心的。

  郭先生有一个远大的计划,他对我说,我们3月初回上海,把上海家安顿好,准备今年6月份再回来,在古城过个整年,充分享受春播、夏长、秋收的过程,养养鸡鸭、种种菜、再养条小狗,养几只鸽子,有时间再去钓钓鱼,享受享受纯绿色的生活。

  郎彦军告诉我,自己刚盖好的新房子,80多平方,刚装修完,还没有住人呢,就等郭夫妇来住,新房子里设备都是现代化的,什么座便器、淋浴器、洗脸池、暖气,一应俱全。彦君指着房前的园子地对我说,今年春天准备用推土机把地推平,四、五月份替郭先生播上各种辣椒、茄子、黄瓜、西红柿等等种子,到郭先生来了,苗也长出来了,以后就让郭夫妇自己伺弄这些庄稼,过过小农经济的瘾。彦军告诉我,现在农村生活越来越好,家里仓库里堆满了大米白面,单豆油就有两大桶,郭福根来了,吃喝都不用愁。

  好兄弟邰忠发,得知郭夫人想到深山老林踏雪,亲自开车几十公里,把郭夫妇拉到大荒沟的深山老林,让郭夫人第一次欣赏到最原始的林海雪原的美景,并设宴招待了郭夫妇。

  采访中,乡亲们对我说,上海知青来古城插队,吃了许多苦,遭了许多罪,我们大家都是亲兄弟啊,那时候看到知青们吃苦受罪,我们都好像对不起你们似的,觉得没有关照好你们一样。现在党的政策好了,乡亲们富裕起来了,就想让当年的知青们都回来看看,看看古城的乡亲们,看看家乡的变化,因为古城的乡亲们都还记得这些上海知青们呢,现在大家经常在一起议论许多知青的名字,性格特点,及发生在知青们身上的趣闻逸事,历历在目、如数家珍。

  郭先生对我说,古城这几年变化太大了,现在农民一年只要干两个月的活,春天播下种子,同时播下农药化肥,就不用管了,到秋收时,全部机械化收割,每年纯收入2万元,如果勤快点,弄几个大棚,种些反季节蔬菜,每年增加5.6万元的收入,不成问题的。

  前几年政府出台了许多优惠政策,国家帮助农民每家盖50平方的新房子(砖瓦结构,塑钢窗,防盗门),屋里设计完全和楼房一样,老乡只要交1.5万元就行,剩余的由国家负担,如果你想房子盖的大一点,50平方以外的,每平米出500元就行了。

  古城村还得到了许多好政策,篱笆墙和室外厕所都是统一样式,老百姓只交了一小部分钱。前年古城还架起了太阳能路灯,一改农村晚间漆黑一片的局面。每到晚上,村办公室门前,喇叭声一响,村民们都不约而同地来跳广场舞和秧歌舞,健身设备也遍布村落。现在的农村,条条都是水泥路,摆脱了以前农村下雨后走路不方便的困境。

  到春暖花开的季节,村里路边鲜花盛开,绿树成荫。

  吃完美味的杀猪菜,喝了内蒙古产的75度的“焖倒驴”白酒,我去车站等车回家,想不到何景良匆匆忙忙地赶到汽车站,郑重其事地对我说,他本月31号杀年猪,招待郭夫妇,无论如何得让我来吃杀猪菜。

  你说,这样的盛情,我能够推却吗?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罗凤朝 林云普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