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风流人物>>人物报道
人物报道

文与画,两相宜

访美术教育家陈发奎
2015年01月29日
来源: 东方早报作者:郑诗亮编辑:周培兴点击数:565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陈发奎,1951年生于上海。美术教育家、油画家和评论家。市西中学68届初中毕业,1969年下乡在吉林四平地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和美术双学历。长期从事美术教学、校外教育理论研究和文艺评论。获市级以上论文和科研奖二十多项,其中全国一等奖六项、市级一等奖五项。曾为上海市学生艺术团工艺书画表演团业务团长、上海市校外艺术教育书画中心教研组副组长、上海市科技艺术教育中心书画分中心副主任。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少儿美术艺术委员会(委员)学术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陈发奎的书房就在客厅,三面都环绕着书柜,中间还有一个大书桌,除电脑之外,日常也是堆满了书。好在空间并不小,即便好几个人在内,也不显拥挤。虽然他口里说“搞艺术的人最随便”,可房间之干净整洁,实在与“随便”二字挨不上,问过书房主人才知道原因—“我太太是医生,她比较爱整洁。”客厅往里走的一个储物间,还悬了陈发奎为太太画的大幅油画像,画中人正是一身白大褂。

  对五o后来说,知青生涯和“文革”岁月同样难忘—这两者本就难分难舍。1973年,万马齐喑、百花凋零,市面上只《鲁迅全集》可读。陈发奎从兄长陈发扬处得知,《鲁迅全集》第十五卷有世界美术史介绍,于是从厂工会政工科借得这本书,连天加夜抄了下来,写了满满一本黑面抄—这是鲁迅先生翻译日本友人坂垣鹰穗的著述《以民族底色彩为主的近代美术史潮论》,用词生涩,读来颇为费力。名词皆为音译,与现在的标准不同:达维特为大辟特,伦勃朗为林布兰……

  虽然吃力,但下了这一番抄写和求证的工夫,陈发奎便对近代世界美术史(法兰西艺术为中心和德意志艺术相对照)有了更多了解。他又找出另外两本书,都很有些年头了,一本是潘思同写的《怎样画水彩画》,属“工农兵业余美术自学丛书”,另一本奇特得很,是做知青时一位天津的建筑工程师李象熙一笔一笔亲手连写带画,专门教他怎样画画的,他留存至今。

  而同样令他爱不忍释的,是一本《中国历代文论选》(一卷本)。这本由郭绍虞、王文生二先生编就的文论选本,几乎成了陈发奎的圣典宝书,书页已然翻得破烂不堪,字里行间满是斑斑笔记痕迹;另一本《西方文论》亦是如此。陈发奎说,或同行,或友好,有许多人夸他写得一手漂亮艺术评论,善言人所不能言,说白了,奥秘全在这些书里。

  作为沪上知名美术教育家,陈发奎自然是收藏了许多画作。一进门便是一幅陈逸飞的作品,旁边是黄永厚,画鱼大富贵,文人气浓厚,题跋尤其有味。对面悬了一幅苏州书家程万青所书小楷,取钟繇一路,古意盎然。上得楼来,画室中所藏画作更多。展开地上卷着的两幅中国画,一看工农兵题材,便知是“文革”时画就,然而画得是真好,技术无可挑剔,读得出画家当时的专一用心。陈发奎说,他曾着意收藏“文革”时的画作,精品是很多的。

  现在,陈发奎的精力主要放在研究父亲陈宏阁的生平上:“我父亲是我国第一代造币机设计专家,也是第一代华文照相排字机的发明者。”而陈宏阁的平生引路人,是中共地下党员柳溥庆。两人上世纪二十年代在商务印书馆结为挚友,长期合作共事。柳溥庆革命资格不可谓不老,是1924年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总支部的成员,1959年首任中国人民银行印刷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陈发奎现在搜集了许多关于二老的资料,在他,这很有点打捞共和国史上的失踪者的意味。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罗凤朝 林云普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