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风流人物>>人物小传
人物小传

未曾谋面却相知

——纪念"知青文化传播者"马元新
2015年05月04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李振翔编辑:楼曙光点击数:64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这是一个伟大的人。

  这个伟大的人,我至今没有见过真容。但是我们又是那么熟悉。他一喘气,我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他叫马元新,103团的一名语文教师。他闪光的头衔是:知青文化传播者。在全国知青界都有一定的名望。可惜,我们未曾谋面,他已离世,享年55岁。

  相知马元新,当然是缘于知青了。2013年3月,他得知我的反映新疆本土知青生活的长篇纪实文学作品《青青芦苇》出版了,引起了他的关注,打听到了我的电话。他打电话过来表示了祝贺。问了印数后,说,印的太少了。哈哈,印多印少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写这本书是受朋友之托啊!没想到他张嘴就要100册--只不过不是白给。关键是我的手上只有150本的余地。他说要将这本书寄给全国各地的知青馆。感其诚,我按20元的成本价给他了。这样就惨了,我的手上只有50本了。后来,他来信息说,他把《青青芦苇》寄给了全国各地的知青馆,那个地方多少册,都说的一清二楚。

  自己掏钱给别人寄书,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于是,就这样结识了。

  他经常给我打电话,说自己的经历。他对知青非常敬重。上世纪六十年代,103团来了大批的知青,自己受到的良好教育都是缘于知青。103团是不是知青团场我不得而知,但是今年他们建了"兵团知青纪念馆",这也得益于马老师的一点功劳吧。

  他有了有关知青的消息就会给我打电话,话说得滔滔不绝。也不管我是在工作、开会或者苦思冥想在经营一篇文章。每次接到他的电话,他就会告知他的行踪:又去了自治区政协,或者自治区档案馆,又查找到了关于知青的一些资料,特别是某张图片,非常有价值,谁谁谁陪着,吃了饭;再接电话,这次是到了兵团史志办,谁谁谁热情接待了他,又荡到了多么有价值的知青资料;再再接电话,他又在石河子大学图书馆了,又发现了很多有关知青的资料若干。又听说韩天航老师在石河子讲授军垦文学,就慕名前去拜访,相谈甚欢;他还通过我的话里,捕捉到有价值的知青人物或者作家,就要电话,联系,然后肯定是有说不完的话。再然后,他又会给我回过电话,畅说和这些人的交往,那是大有裨益、收获颇丰的。

  有一天,他打电话来,我就知道他又淘得宝贝了。其实,他干的都是史学家干的事情啊。他喘着气(其实,这时候的他已经多种疾病缠身了),给我说着话。我真的可以感觉到他的一举一动:一手拖着行李箱--那里面装满了淘来的资料,一手拿着手机,给我声情并茂地谈着他淘宝的传奇。他是多么的激情,神采奕奕,他又是多么的幸福。那一刻,我懂的了什么是幸福:毫无羁绊又无怨无悔地干着自己喜欢做的事。

  他都是自己花钱,购置了大量的知青资料及知青书籍,那怕这本书籍里有零星的知青内容出现,他都感兴趣,为此他购置的图书有上万册,然后又非常愉悦地到邮局寄出。他告诉我,到邮局寄这些东西,要以寄包裹的方式,那样便宜。他不仅在收集过程中感受到了快乐,而且他也要让你感受他的快乐。我多次收到他寄来的有关知青的书籍和资料。看着他龙飞凤舞和遒劲有力的字体,我可以感知他给别人分享快乐的心情。当时我正在负责团史陈列馆的策划和布展工作,他寄来的知青资料和图片被我用在知青栏目里,显得厚重多了。他也没有问我要钱,而是让我给他提供有关知青方面的书籍和团场的史料。我就给他寄去很多资料以及我主编的、我自己的书给他,他收到后非常振奋,以为发现了新大陆。他对我大为激赏,认为我是个人才,要我给他提供师长、政委的电话,要举荐我。说我是继xxx之后又一青年才俊云云,令我面红耳赤,如芒在背,大呼千万别害我--你是组织部长啊!他看了我主编的《峥嵘岁月著华章》后击掌称好,当得知只印了500册后,非常遗憾和惋惜。他对此书的分类提了一些建议,还建议我放到兵团出版社,二次印刷,二次包装,推向市场。哈哈,马老师啊--你因为你是领导啊。

  有一天,我团政委把我叫到办公室。何事?原来马老师给政委写了信,对我大加赞扬,高度评价了《峥嵘岁月著华章》一书,并且对发展团场文化提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政委对这封信很感兴趣,也触动了政委对这本书的看法。2014年5月,政委赴上海参加本团上海知青50周年庆典,就要求加印这本书。但是由于时间太急,这本书就没有重印。政委倒是把老马的信交我保存。

  马老师收集知青资料那可说是事无巨细。那个省的知青搞活动的消息他也不放过,他还收集整理出各个省市知青书籍出版情况,兵团各师知青书籍和资料的收集情况,通过电子信箱发给我。当然不仅仅是发给我,可能全国各地的热心知青文化的人他都发。

  他的月工资基本上都交给铁道部和买了知青书籍和有关资料,是个月光族。除了交流书籍,有些受赠单位还是会付给他一些书籍钱的。有时候他不要,而是要求给他提供其他有关知青的资料。由于他竭力于知青文化的传播,他也经常性地受邀参加全国各地的知青纪念活动。他参加座谈会,召开记者招待会;他演讲,他激动万分,他激情言说。他到处弘扬知青文化。他也有自豪感。有一天他打电话说他受邀参加某个知青座谈会,都打了横幅:热烈欢迎知青文化使者马元新老师。我知道这是真的--有照片为证。有关马老师的新闻,网上比比皆是。他确实有点名气。

  两年来,他多次提出要来看我,看看我团陈列馆,都阴错阳差没有成行。去年11月,我和团陈列馆的设计师小张及朋友去103团参观兵团知青纪念馆,他非常高兴,说一定要见一面。我们赶去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马老师可能被什么事情绊住了,还没有到。这时候,我曾经的老领导、现在六师任职的领导急着召见,于是,匆匆看后,也没有见马老师,别过103团两办副主任、馆长胥执高,往五家渠返。刚出103团,马老师的电话就来了,说是回家给我拿两盘有关知青的光碟,准备送我。知道我已经出团,他的话语很失落,甚至有点悲凉。我可以感到他当时的心情。其实来之前已经和胥主任说好了,还安排了饭局,马老师作陪,没想到失之交臂。

  今年5月20日左右吧,接到马老师电话,说已经订了24日的火车票,去博乐看儿子,然后到我团,看陈列馆。我说来吧,热烈欢迎。可惜,几天后,我接到27日去乌鲁木齐学习的通知。22日,我就给他发去信息,建议他改变行程,先到我团,再去博乐,可是没有回音。29日,没有完成学习任务的我有要事提前返回团里。上网,QQ打开,立马蹦出很多信息。首先看到胥主任发来的信息:马老师的告别仪式29日上午举行。真是愁肠百结啊。以此推断,我27日赴乌鲁木齐的路上,马老师去世。是心脏病突发,走得突然。

  马老师就是这样的。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但是未曾谋面却相知。有见过他的朋友对我说起马老师来,也提到他的种种不如意处,甚至有些习惯让人受不了。我想:一个文人,沉湎于自己的理想世界里,他的一举一动和那些老于世故的人相比,简直就是阴阳两界!只要是人,就不可能是完人,你我都不例外。关键是人心向善,多做善事。

  以此,我推断:马老师是个伟大的人物。

  伟大不能老是那些所谓的大人物的专利吧。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罗凤朝 林云普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