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风流人物>>人物报道
人物报道

我的父亲马元新

---痴迷知青文化的"勺子"
2015年05月14日
来源:上海知青网作者:马骏龙编辑:楼曙光点击数:124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勺子"是新疆人的土话,是傻子的代名词。我的父亲马元新在新疆兵团人的眼里就是一个"勺子。"

  4月27日对于我来说是个痛苦的日子,父亲因突发心脏病倒在了家里,他爬在堆积如山的报刊上,口吐鲜血,身体下压着的知青报刊和杂志被鲜血浸红,手上还拿着一本《上海儿女在新疆》的知青书籍。这是我从警一年来看到的最凄惨的死亡场景,竟是我的父亲。

  在我10岁时,父母协议离婚,我随母亲生活,我们母子相依为命,生活虽然清贫,但我很开心快乐,父亲在我眼里就像天上的星星,我能看到他,但够不着他。我考上重点大学后,父母协商各承担一半我的生活和教育费,我本硕连读七年获得双学位,共计花费11万元,父亲只承担了3万元,还逼着我给他写了欠条,等我工作后偿还,其余8万元全是母亲和娘家人赞助的。为此,母亲还到五家渠市法院起诉父亲,讨要我的抚养费。

  我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深知母亲挣钱很辛苦不容易,大学七年我没有谈过恋爱,因为花前月下要靠资金保证,我只有刻苦学习,每年都能评上奖学金。记得2011年,父亲从我班主任那里得知,我刚领了3000元奖学金,他说购买知青书籍急需用钱,让我给他,我没答应。他就坐上火车到大学找我要钱,我不给他,他就严厉训斥和叫苦,赖在大学不走,我不但管他的食宿,还把我的3000元奖学金给了他,第二天他就到北京找知青去了。我只有向母亲诉苦,母亲立刻给我汇了2000元。我在清理父亲遗物时看到,原来父亲千里迢迢来大学强行问我要钱,是筹集1.2万元寄给人民日报社,购买知青书籍560册,后来又出资1.28万元,购买知青书籍700册,全部无偿赠送给全国各地的知青馆和知青个人存阅。

  2014年2月,我考上了公务员,录取到新疆博乐市公安局工作,心里特别高兴,经过七年寒窗苦读终于可以自食其力养活自己了。可好景不长,当年8月父亲又从五家渠市跑到600公里外的博乐市来找我要钱,我给他5000元,问他每月工资4000多元都干嘛了,他说买知青书籍了。后来他不停地问我要钱,我不给他,他就给我大队长打电话借钱,把我的脸都丢光了,我求他别给领导打电话了,马上给他汇款5000元,我警告父亲说:你为知青做慈善事业我不反对,但不能把儿子的收入也搭进去,你要量力而行,这是我最后一次给钱。可是到了11月中旬,他又打电话问我要钱,说他在五家渠住院了,要动手术,我急忙汇去2000元,并打电话问在医院工作的姑姑,姑姑说:我爸根本没住院。

  在父亲遗留的书稿中发现,2012年父亲自费2.4万元,购买知青书籍1600册,赠送给全国各地的知青馆和知青个人。有时父亲购书心切筹集不上经费,害怕晚了书卖完了,就让出版单位先发货后付款,可上海知青许家驹去年11月18日警告父亲说:马老师预订200册不付款就安排发送的赊书求援要求实在是荒唐加无理,我们只是公益单位,不是慈善单位。上海知青杨永清11月20日又催促父亲赶快将书款7000元汇去。我终于明白了父亲为什么要编假话来问我要钱,他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也是他自作自受,活该。

  为了传递知青文化,父亲不顾身患高血压、糖尿病和心脏装了7个支架的危险,拖着半条命自费到全国各地收集知青资料。为了筹集购买知青书籍款项,父亲把政府发给奶奶的房屋拆迁补偿款3.9万元,强行拿走买书,我奶奶气得整日以泪洗面,2012年含恨离世,奶奶的后事全是小叔拿钱办理和安葬的,做为长子的父亲分文未出,可3万元丧葬费父亲领走又买知青书籍去了。二叔工作的单位破产,政府给二叔发放了3万元的失业金,父亲编假话骗二叔说,他要给儿子买房子暂时借款,明年就还,到死父亲也没有还上3万元。气得二个叔叔经常给我诉苦,和他断绝来往,我也很无奈。

  2011年父亲要做心脏支架手术,医院要压金10万元,他身上只有当月工资4000元,团场给他借款3万元,姑姑给他垫支5万元并用工资给他担保。父亲住院全是我陪护,我正在上学没收入,姑姑让父亲把工资卡交给我取点钱,好照顾他吃喝,父亲不给。我只有问母亲要了2000元,供我和父亲在医院吃饭用。父亲出院后,一直赖在我姑姑的楼房里免费住了三年,房内所需的水电、暖气,天然气和物业费都是姑姑承担。姑姑是单身,每月还要偿还房贷,生活困难压力大,对同事诉苦,同事写信给我父亲,苦口婆心劝说他要承担起父亲和兄长的责任,可他根本不听,仍痴迷知青文化传播。

  父亲为了传播知青文化,千方百计筹款,废寝忘食地查找知青史料,对自己的生活支出压到最低点,正常的人都无法想像,一个中级职称的人民教师,月收入4000余元,不抽烟不喝酒,不承担家人的任何责任和义务,身上穿的衣物都是八、九十年代过时的,一日三餐馍馍加咸菜或是白水煮挂面倒酱油。每年学校放假我去看望父亲,父亲都要逼着我和他一起在街上捡饮料瓶子、废纸箱子,用这个钱买菜做饭吃。路上的行人背后指着我和父亲说:马老师这个"勺子"又让儿子捡垃圾了,真是把儿子给害苦啦。

  2013年春节,是我奶奶去世后的第一年春节,本应该是父亲他们兄妹4人团聚的日子,由于父亲不尽人情的所作所为,伤透了叔叔和姑姑的心,搞得一家人众判情离,父亲成了孤家寡人。母亲得知父亲的境况后,年三十把我从她身边赶走,让我陪父亲过年,当我回到父亲的住处,看见家里的床上、地下、沙发上、桌子上,全部堆得知青的报纸和杂志,家里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桌子上放着塑料袋装的20个馍馍,一瓶七一酱园的腐乳,10袋涪陵榨菜,这就是父亲春节准备的年货。我堂堂七尺男儿伤心的哭了,多年压抑的仇恨崩发出来,我大声地向父亲怒吼:这是为什么呀?放着正常人的好日子不过,非要把自己折磨死了才开心吗?你就是一个白痴、就是一个傻子、就是一个"勺子"。骂完之后,我心里好受多了,推开房门一人走在空旷的大街上,仰望星空长叹,看到街边一个小商店还没有关门,急忙进去用母亲给我的500元钱购买了冻饺子,火腿肠,水果和花生瓜子等年货。当我回到家里,看见父亲正爬在杂乱无章的书堆里,不停地忙着抄写,对于我的存在,根本无动于衷,更别说观看春节联欢晚会了。

  父亲死后,我在查看父亲手机的信息时看到一条短信是今年4月16日发给上海知青徐捍东的,信中说:我去年给曹俊老师汇款1000元,给翁德坤老师汇款1000元,今年《黑土情》杂志社举办的年会暨春节团拜会,我个人承担经费,向杂志社捐赠140册图书和纪念册,价值7000余元,我已经是竭尽全力。我本意是鼎力支持扩大发放《黑土情》杂志的区域和范围,扩大影响,尽全力增加读者人数和读者层次档次,可万万没有料到,现在这一件事情,搞得我十分难堪,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呀!我痛心的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原来是父亲自费订《黑土情》杂志,委托杂志社邮寄给全国各地的知青阅读,杂志社把父亲的书款收了,有部分知青没有给寄书。看到这我心里说:父亲你活该,你是自讨苦吃。

  在清点父亲遗物时,他身上只有五元、一元、五角和一角票面的人民币共计37.8元,有四张银行卡,只有工资卡有四月份新发的一个月工资,其他卡均没钱欠费。父亲在学校工作36年,竟然无存款。因为痴迷知青文化不能自拨,把毕生的精力和财力全投入到研究知青文化事业中,造成个人生活陷入困境,时常靠捡垃圾维持当天的生活。他生前不参加学校同事,同学和亲朋好友家的红白喜事,人家发请帖给他,他根本不理。他对我说:200元份子钱可以购买好几本知青的书籍。

  父亲的所作所为,我是又气又恨又心疼。我曾经对父亲说,你再这样夜以继日的忙碌知青文化传播,透支自己的生命,我和你断绝父子关系,你死了我都不给你收尸。就为了这句话,父亲与红十会签订了遗体捐赠协议,并对我说:他死后的丧葬补助费20个月的工资大约有10万元,用它来偿还他生前的借款,不够的部分让我替他还上,还逼着我签字同意。我嘴上说断绝父子关系那只是气话,每星期六晚上我都给父亲打电话请安,关心他的身体状况。可父亲给我打电话,就是要钱,我只要看到父亲的电话,心里就发怵。父亲病故后,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说,他的遗体不符合捐赠条件,我只能违背父亲的遗愿,将他的遗体火化,在爷爷奶奶安葬的陵园给他选购了一个5万元的墓穴,等黄道吉日下葬。

  父亲遗留的二个手机,是交100元话费送的手机,功能极差。我在查阅父亲二个手机上的电话号码联系人共有637人,全部是知青,只有我一个是亲人,他连单位同事、同学的电话都没有存在手机里,而是打的时候查电话本。从今年1月14日至3月30日,父亲自费到上海、福建、浙江、江苏、安徽和山东等地,参加当地知青联谊会组织的各项活动,从父亲的短信和打电话的频率来看,他每天都要打30多个电话,发20多条短信,经查询第一季度光电话费就1200余元。父亲在生命倒计时的最后一条短信是发给福建马叔叔的,短信内容摘要:我目前需要卖掉自己的住房,才能解决资金缺口问题,此房按团场拆迁补偿价格估算20万,我最低12万出让,接洽了几个购房者商议,他们最高出价8万,我没有同意,低于12万不够偿还我外面的借款,解决不了我目前资金严重短缺的问题。

  为了传播知青文化,父亲不但自费购书赠书,还购买新疆特产红枣和干果等,自费邮寄全国各地的知青品偿,而且一次就买800公斤,这些都是市场上卖干货的老板告诉我的,我听后心里很痛心,百思不得其解,在心里反复问自己:这是我的亲生父亲吗?我是他的亲生儿子吗?父亲还有人性吗?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节衣缩食过着苦行僧的日子,对待儿子和身边的亲人只是一味地索取,要钱!要钱!要钱!回想起我上大学期间,三次动手术住院,每次上手术台前,我都想见父亲一面,可一打电话,他不是在新疆的阿勒泰,就是在上海,或者在内地的火车上,对我的死活根本不管不问,全是母亲和姑姑陪伴我度过难关。全国慈善大使陈光标老板做慈善,是用企业的钱救助穷人。父亲恰恰相反,是用自己微薄的工资,帮助比他生活过得好的人。

  追寻父亲生命的最后足迹。他从4月1日回疆到死的这26天里,一直在办理给全国各地的知青自费寄书的业务。听五家渠将军纪念馆的曹馆长说:马老师这次春节到内地去,买了2万元的书。对儿子、亲人和自己苛刻,对待知青朋友是慷慨解囊、倾其所有,他这样做是心甘情愿的,没人逼他。是他把自己逼到了一条死亡之路上,为了传播知青文化,倾家荡产在所不辞,终因心力交瘁,最后连命都搭上了,值吗?

  父亲出殡到火葬场,前来送葬的叔叔阿姨都是看在我母亲的面子才来送他,其中有5人拿出父亲生前写得借款条子,共计1,3万元,当着我的面撕掉说不用还了,父亲杭州有个同学我喊王叔叔,具体名字我不知道,父亲生前借过王叔叔5万元至今未还。除此之外,父亲还借福建麻叔叔5000元,严爷爷3500元,程爷爷3000元,成都贺阿姨2000元,新疆孙叔叔4000元,张阿姨3000元,新光夜市书店7000元,张叔叔1000元,邱叔叔2000元,李阿姨2000元,袁叔叔5000元,魏叔叔2000元等等。他还向团场农贸市场里卖馒头的,卖菜的,补鞋的,甚至学生家长借过钱。父亲痴迷知青文化简直到了疯狂的地步。

  俗话说:好人有好报。无锡支青联谊会全体成员发来唁电,称赞父亲为知青文化传播作出了积极的努力和贡献,是他们学习的榜样,值得钦佩和尊敬,永远活在人们心中,对失去这样一个好同志、好朋友、好战友而感到十分惋惜。上海知青周俊良发来短信说:父亲借他1000元不用还了。郭解也发来短信说:父亲借他3000元不用还了。恒利印刷厂还有部分书款父亲没结清也不用还了。上海知青联谊会说:凡是父亲生前借过钱的,他们都不让我还了。父亲生前的同学还给我捐款4200元,这份人情债大厚重了,我实在承受不起。

  父亲走了,走到那样匆忙。死亡对于父亲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因为他身上背负着知青情结太重了、精神压力太重了,外债压力太重了。这三座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终日寝食不安。究其原因完全是他自不量力造成的后果,把自己逼到了死亡之路上,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父亲默默地走了,到天堂享福去了。疆内疆外凡是父亲借过钱的同志纷纷打电话或发短信,求证父亲借款金额,什么时间偿还,父亲留给我数不清的财富,可这个财富是个负数。父债子还,天经地义,这是我做儿子的责任和义务。谁让我是马元新的儿子,别无选择,无怨无悔。

  父亲匆匆到天堂去了,他是带着遗憾走的,他远大的抱负和宏伟的知青文化情结还没有实现,他有太多的知青文化史料还没有来得及整理。我默默地、孤单地站在父亲的家里,看见满屋子杂乱无章堆积如山的知青书籍,心如刀割,这是父亲用生命换来的,我不敢移动,深怕父亲训斥又乱动他的东西。上海知青杨永清不停地打电话发短信,要收购父亲收藏的知青书籍,催促尽快将书籍按重量打包寄往上海。可她怎么能体会到,这些知青书籍对我来说,就是父亲的生命。我母亲患严重的风湿性心脏病,父亲的突然离世,打乱了我们母子的正常生活,我是欲哭无泪,为了减轻我的精神压力,母亲承担了父亲的全部后事,特别是父亲生前欠的"孽债,"搞得母亲是焦头烂额,心乱如麻,数不清,理还乱。母亲一病不起住进了医院,我已经没有了父亲,再不能失去母亲。人的生命和知青书籍相比,还是我母亲的命重要。请杨永清会长给予理解,等母亲病好心情平静后,她会给你一个答复。

  父亲的一生是为知青文化而生,为知青文化而死,鞠躬尽瘁,死得其所。全国的知青称赞父亲是知青文化的传播大使,是可亲可敬的人;团场的人说父亲是冒傻气的"勺子";我叔叔和姑姑说,父亲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怪人;在我的眼里,父亲是一个可恨的人、一个可怜的人、又是一个可敬的人。

  父亲虽然离我而去了,但是他留给我的精神财富却使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我会化悲痛为力量,在工作岗位上做出自己最大的努力,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和报答叔叔阿姨们对我的关爱和帮助。父亲去世的这段时间,网上有许多知青朋友撰文悼念父亲,和父亲作最后的告别,使我的心灵得到慰藉、使父亲到天堂的路走的不再孤单。在此,我给叔叔阿姨们叩首。

  这正是:壮志未酬身先卒,留下欠款谁人还;父债子还担肩上,父亲亡灵早安息。

  不孝儿:马骏龙

  2015年5月14日于新疆博乐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 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5-05-15 16:02:47 评论:痴迷过度不值得,不提倡。反之,活着的人也得想一想,人家为的啥?知青的事是大家的事,不希望再有痴迷者了!向马老师致哀。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罗凤朝 林云普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