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联谊动态 >> 详细
联谊动态

紫云大饭店的回忆

紫云往事 之一
2021年04月30日
来源:安顺日报作者:范干平编辑:何月琴点击数:101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紫云格凸河

    作为贵州省的深度国家级贫困县,经过波澜壮阔脱贫攻坚战的洗礼,紫云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受此感召,加上始终不能忘怀的情结,近几年,我一次次返回紫云,虽仍然是走马观花,但是每次我都会惊喜发现,这块曾经生活、工作了27年的土地,昔日闭塞、贫困、落寞的情景已然不见,换来的是社会和经济奋发向上的环境和氛围。诸多变化中,影响最为深刻的当数县城的变化。漫步街上,举目四望,自以为十分熟识的县城,而今竟就找不到北,不得不一次次恳请老朋友前来带路。

    1995年1月,我离开紫云时,紫云县城占地面积不到5平方公里,常住人口约1.2万人,县城狭窄,市政建设基本上属于空白。小城人自嘲:从县城最长的印山街顶端丢一枚铜钱,可以直接滚出北门外,也有人说,在东门点上一支烟,烟尚未抽完,人已经到城西了。虽然是县城,城内茅草房比比皆是。有一年,县城中心猪场坝一带不不幸着火,因为既无水源,又无消防车、消防设备,人荒马乱,片刻之间,主城区主要居民点付之一炬。很长时间里,作为县域政治文化经济的中心,县城里竟然找不到一家具有较高接待水平和能力的酒店,这给我留下了深刻影响,且至今难以忘怀。
 
    1969年的春天,我们来到紫云,开始了全新的生活,县城里最高、面积最大的建筑物当属位于县城中心的紫云大饭店了。然而,名为大饭店,其实却十分简陋。印象中,饭店一楼是餐厅,十数张方桌,每张桌子配上四条长板凳,紧靠大门的一堵墙上开了个方形窗子,这是供顾客取菜、取饭的地方。我还记得,那时候饭店供应的面点是红糖馅的包子,大家称之为“糖包子”。所谓的菜,十分单一,五毛钱一份,就是白豆腐煮肥肉,汤汤水水,里面漂着一些红辣椒。
 
    二楼、三楼中间走廊,两边客房。房间里一般放置四张简易的木架床,中间靠窗子有一张三抽桌。房间里没卫生设备,洗漱在走廊中部开放式区域。因为没有自来水,那里放置着几个硕大的木桶,用以储水,几把木瓢舀水,房间里的搪瓷脸盆,使用者分不清是洗脚亦或是洗脸。因为县城缺水,每天饭店要用马车从城外运水,一到夏天,县城周围水源枯竭,从塘拉来的水呈绿色,里面常常飘浮着树叶枯草,甚至有红色的沙虫在水里蠕动,让人难以忍受。若是需要“方便”,就得下楼,公共厕所在饭店背后的山脚。尽管如此,对于知青而言,能够在里面住上一晚,是很高享受了。因为大家既很少有机会进城,更没有钱住大饭店,何况在当时,住大饭店需要公社出具盖了红印章的证明,这一切对于知青来说,都是难事,所以即便需要进城,不管路途遥远,基本上是当天来回,自己就是如此。以后因为成了生产队的会计兼保管员,偶尔为了采购一些物资实在不能一天办理完毕而得以住过几次大饭店,并因此对大饭店留下深刻影响。
 
    虽然是县城最好的饭店,但是客房里不少窗户没有玻璃。夏天还好,冬天里,寒风一个劲的从没有玻璃的窗户灌进来,虽在室内,却与室外没有差别。对此中国作家协会副会长、著名作家叶辛先生深有体会,即便时隔四十余年仍难以释怀。
 
    上世纪70年代初,电影导演、共和国元老谢觉哉之子谢飞为了拍摄由叶辛先生处女作改编的电影《高高的苗岭》来到贵州,意外从省文联驾驶员那里得到一本记载解放初期贵州清匪反霸斗争的报告文学集《挡不住的洪流》,发现其中一篇名为《卡塞的怒火》的文章记载了紫云县四大寨苗族地区剿匪斗争的历史。这正是他此行贵州想了解的,于是就有了叶辛与谢飞的紫云及四大寨之行。
 
    那一天,早上7时许叶辛和谢导两人坐车离开贵阳,一路颠簸、风尘仆仆,直到傍晚才到达紫云,在天黑时分住进国营紫云大饭店。半夜里被冻醒,借助暗淡的灯光抬头一看,谢导诧异的问:“这房子窗户上什么没有玻璃?”叶辛回答曰:“可能打烂了买不到。”
 
    叶辛先生也是知青,当年我们同乘坐一列火车离开上海来到贵州,他在修文、我到紫云。很多年后我们都回到了上海,每次说到紫云,他就会用“紫云大饭店房间的窗子只有木框没有玻璃”来调侃我。我知道当年这句话其实是他为了搪塞谢飞,凭着小说家的智慧,灵机一动想出来的,事实上,大饭店状况确实不好。我认为叶辛现在多次提到这件事、这句话更多的意思是其对紫云发展的期盼。
 
    大饭店如此,当年作为县里惟一接待外来公务人员包括乡镇干部、省市有关部门甚至省委、省政府领导的政府招所,同样的糟糕。那是一栋建于建国初期的两层楼砖木结构建筑,全部只有十余间客房,整个楼里同样没有卫生间,即便是省长来了,半夜若要“方便”,也得下楼,到一百米外、黑咕隆咚的县委、县政府合用的公共厕所去解决问题。
 
    加上无论从省会贵阳,还是从地区行政公署安顺到紫云,公路都是“水泥扬灰路”:下雨天道路泥泞不堪,被誉为“水泥路”;晴天车辆过处,扬起漫天灰尘,被誉为“扬灰路”,百余公里下来,全身上下不是泥土就是灰尘,要命的是,县城恰恰还没有水洗涤。所有这一切,都让外面世界的人包括干部们“谈‘紫’色变”,自然条件差,交通闭塞、生活环境极差,长时间里对外联系基本上属于可有可无状态,紫云不落后都难。
 
    如今这一切均发生了巨大变化。据了解,目前紫云县城建成区面积概数约16平方公里,常住人口约7万人,与27年前相比,天壤之别。城区还有了几座公园,与大城市没有根本区别的住宅小区、商场、超市、影城、现代化的医院、颇具规模的民族高级中学,让我目不暇接,也来不及与往日进行对比,因为根本没有办法类比。县城如此巨大的变化,让我十分激动,为此,在安排策划老知青重返安顺活动时,我特别提议增加紫云内容,叶辛先生带着疑惑来,带着振奋离。不久,他的新书《打开贵州这本书》出版,书中56篇文章涉及贵州几十个县,叶辛饱含深情讴歌了贵州的青山绿水大美风光,唯独对紫云发出:“紫云是美丽的”的赞美,我也体会到这是因为在叶辛眼中,脱贫攻坚的洗礼,紫云的变化与记忆反差实在太大,从而使作家不得不由衷发出感叹。与我而言,同样也因为当年对紫云大饭店影响深刻,所以面对紫云县城的变化,自己感触最深的仍然还是饭店。
 
    紫云大饭店虽然仍然立在老城区,但是住宿条件很不错的酒店已经有了好几家,东紫门大酒店是其中佼佼者。近年来,我多次下榻其中,房间舒适,舒适齐全。虽然比不上大都市星级酒店的豪华辉煌,但是条件已经很不错了。
 
    记得第一次入住那里,正值县人大开会,傍晚我穿过餐厅时,正遇会议代表用餐,不少与会者尚认识我。于是晚饭时,不断有当年的学生、朋友、同事乃至街坊邻居前来看我,以至夜色深沉了,我仍不能离开餐桌。看到指针不断划向12点,此时此刻人虽然还在饭桌边坐着,心里却有了一丝担忧:早上从上海出发,在贵阳短暂停留,然后赶往紫云格凸河,爬坡上坎、进洞上船,走村穿寨,直到傍晚才回到县城,座谈会结束就进入晚餐时间,到现在15、6个小时过去了,午夜时分,酒店房间还有否水洗澡?不洗澡又怎么睡觉?当时我没有期望房间里有热水。就这样忐忐忑忑一直到送完最后一位朋友,我甚至来不及与陪同的县政府领导打招呼就急匆匆回到房间,带着侥幸心理,急不可待的拧开热水龙头,瞬间,热气随着水柱弥漫了整个淋浴房……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