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夕阳华章 >> 详细
夕阳华章

打摆子

紫云往事 之四
2021年06月28日
来源:作者:范干平编辑:何月琴点击数:35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上图紫云自治县坝寨公社格备生产队,1969年作者在此插队


    人说贫和病是一对孪生兄弟,知青经历告诉自己这种情况确实存在。

    贵州天气湿热,历史上一直是疟疾高发地区,史书称之为“瘴疫”。山里天气湿热,丛林密集、水田杂陈,加上人畜同处,因此蚊子极多,没有卫生意识和环境使然,患上疟疾是很简单的事,但是我们这些来自于上海的年轻学生,却对此一无所知。
 
    到农村的第三年的夏天,我患了疟疾,当地人称之为“打摆子”。当时自己对此疾病却一点知识都没有,还以为是感冒了,而且认为贵州感冒也实在太厉害了。事后自己总结,发现可能是屋子挡不住凌厉的夜风,蚊子乘虚而入,加上白天劳作累了,即便有蚊子在耳朵边嗡嗡叫,有时候连手都懒得抬,更没有精力去考虑怎么防止蚊子叮咬,何况自己根本就不知道有疟疾这个病,而且会与自己有关。
 
    那年随着春种结束,田间管理进入常态,山寨开始安静下来,人们也开始进入休闲状态。一天下午,我感到人很不舒服,浑身发软,随后就感觉发冷,而且越来越冷,人开始发抖,上牙下牙情不自禁打起架来。实在坚持不住,大白天的就睡在了床上。可是尽管已经穿上厚厚的衣服、翻出冬天才用的棉被盖在身上,却仍然挡不住冷意瑟瑟。随着寒意阵阵,人仿佛掉进了冰窟,剧烈的发抖,连床也嘎嘎作响。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去了,极度难受之中,突然感觉身体开始发热,自己暗暗庆幸:终于不再发冷了。殊不知,这热意越来越猛烈,温度显著上升,以至于浑身发热。这边热不可耐,那边脑袋像用木槌敲击一般,疼痛欲裂。没有多久,浑身热气腾腾,人就像放进了蒸笼蒸甚至像被推进烤火炉一般,只烤得天旋地转。此时,穿在身上的厚的、薄的,已经全甩在一边,但是根本就不能消除浑身的热度,头痛难耐,浑身发热,昏昏沉沉。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去了,突然人一个激灵,全身上下骤然出汗,片刻之间,汗水就湿透了衣服、浸透了床单,我感觉到头发上的汗水不断的沿着脸颊往下淌。虽然大汗淋漓,人却慢慢的轻松起来,极度难受的我竟然睡着了。黄昏时自己从昏睡中醒来,虽然全身仍然湿透,但是除了有点虚弱以外,奇怪的是自己竟如同没有生过病一般。
 
    我一直处于战战兢兢的状态之中,但是直到第二天早上自己仍然没有感觉,心中难免暗暗庆幸,以为自己年轻,抗疾病能力强,于是在生产队长的带领下,跟大家上山干了一天活。第三天,早上人还是好好的,正准备出工时,不料开始发冷,接下来发生的事,几乎复制了前天的整个过程。我隐隐约约感到,这种病具有隔天发作的规律,果然,第四天没有发生什么,但此时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去干活了。
 
    第五天从中午开始,自己就已经处于高度焦虑状态,因为自己认定今天这个病肯定会发作,下午它会如约而至。时至中午,在郁闷、烦躁、焦虑之中自己开始动手煮饭。饭还没熟时,门口进来一个人,抬头一看,是自己中学同学、在另外一个生产队务农的知青卢。只见他脸色蜡黄,精神疲惫、病态明显。招呼他坐下后一问,知道他病了,而且很严重,准备去区卫生院看病。走到我们生产队山脚下,实在走不动了,于是来这里休息。一问病情,竟然和我一样。他说我的脸色也很难看,蜡黄蜡黄,一付虚弱样,原来我们是同病相怜。说着说着,他说他感觉很冷很冷,我知道他发病了。于是让他睡在床上,自己准备继续煮饭。可是饭还在火塘里焖着,菜还没有来得及洗,自己也感觉开始发冷了,于是赶紧上床,睡在同学的脚跟,床明显在抖动,我们两人都在发抖。不一会,我感觉身边的同学身体发烫,而自己却冷的牙齿打架,就这样一个冷,一个热,一张小小的床眼看就要散架。
 
    昏昏然中,村寨里我最要好的布依族青年冯清华来到家中,看到我们两人的模样,问了问情况,断定我们是在“打摆子”,而此时的同学已经从高烧中挺过来了,我却热的昏昏沉沉。见我烧的难受,冯说,他家里有一支青霉素,他去取过来给我注射。我几乎没有什么力气与他说话,因为高烧已经将自己折磨的实在难受。
 
    片刻他来了,手上拿着针筒,扎扎实实在我身上打了一针。我不知道这一针是否能够减轻我因“打摆子”而发烧的程度,但是我实实在在记得,冯清华没有给我进行皮下过敏试验,也没有在注射前用酒精为我消毒。其实,那时候,我并不清楚打青霉素要先进行过敏试验,也不知道不做试验就注射青霉素会有什么后果。而当时冯身边可能没有试剂,也可能和我一样并不知道要先进行试验。在缺医少药的偏壤,这一注射器和针剂可能是他留给家人用的,但是他看到我受高烧折磨,痛苦不堪的样子,于心不忍,这位朴实无华的布依族青年十分诚恳的将他视为十分珍贵的的青霉素用在了我的身上,确确实实是为了减轻我的病痛、帮助我这个被疾病折磨的朋友。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