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夕阳华章 >> 详细
夕阳华章

在猫营中学的日子里(上)

师生上阵建校园
2021年10月20日
来源:作者:范干平编辑:何月琴点击数:850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作者(右)与安顺行署教育局长吕庆中合影于猫营中学,当时笔者为县教育局副局长,背后是作者当年的宿舍及厨房

      第37个教师节这一天,我在紫云县委宣传部主办的“亚鲁紫云”网站上看到一则新闻,说的是紫云县委副书记、县长杨坚同志等一行来到紫云自治县猫营中学慰问学校教师、了解该学校历史和发展情况。从文章中配发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学校的会议室窗明几净、宽敞整洁,教师们都很年轻,精神饱满。看着报道和照片,自己感到很是欣慰,很是感慨且联想翩翩。打开岁月这本书,猫营中学对于我来说,用熟悉来描述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在我人生经历中,这里实实在在是十分重要的一站。

    1975年前后,国家百废待兴,教育工作引起高度重视,当时贵州的口号是,大力发展基础教育,小学教育不出村,初中教育不出乡,高中教育不出区(县政府派出机构,介于县与乡之间的政府管理部门)。其实办教育是有一定规律的,运动式的办法有速度,效果却难以估计。但是,当时包括政府在内各方还没有超前的考虑到一轰而上的结果会是什么,因为时代背景就是依靠运动式办大事,教育当然不能幸免。 在这一大背景下,县里调整了学校布局,将各区中心学校的戴帽初中班独立出来,成立区的完全中学。当时紫云自治县共辖六区一镇,开设了六个完全中学,加上县城的民族中学,县域内高中程度的学校从一所一下子增加到7所,计划下达,群情激奋,但师资缺乏、没有校舍却是十分现实、十分紧迫的问题。
 
    在人定胜天、充满激情的年代,物资虽然贫乏,人的干劲、信念和精神状态却是一流的,敢和天斗、敢和地斗、敢和人斗,是十分正常的思维。对于教育界兴办高中这一场运动式的推进,敢于白手起家,边开班,边建设,成了这些新办学校唯一也是必然的选择,猫营中学就是这种形势下的产物,颇有代表性。
 
    新开办的猫营中学选址在猫营街南约三里外一座荒山上,山坡杂草丛生,灌木横长,没有任何建筑物。因为坡的北面洼地里有一个苗族、汉族杂居名为团坡的村寨,学校所在荒山因此也被称之为“团坡山”。团坡山背靠蜿蜒起伏且郁郁葱葱的山岭,正面山脚下是安(顺)紫(云)公路,路边一侧有一个公路养护道班。穿过公路便是猫营河,因为河的下游不远有一道水坝,因此这一河段水面平缓、水质清澈。走下团坡山,越过左边不高的杉树关,则是通往当时的牛场坡公社的乡村公路,当前名声鹊起的黄鹤营景区就在那里。
 
    除了原来猫营小学初中部的教师外,我是到猫营中学报到最早的教师。所谓报到,也只是象征性的,因为学校没有负责人、没有办公地点、没有教室和宿舍,人到了,就算是报到了。几天后,龚国权先生从紫云县板当教育视导区视导员任上调来担任校长,支部书记由时任猫营区牛场坡公社党委书记的工农干部蓝必祥担任,我是学校团支部负责人之一。不久,我们在荒山上开挖了学校第一栋教学用房地基第一铲,并从此在紫云北部这个小镇南部团坡山上生活、工作了近8年。
 
    作为学校的元老之一,我参与了学校早期建设的全过程,经历了建校最为困难的时期。尽管学校一无所有,县里的投资也极其有限,而且学校已经招生、开学。当时的口号是:大干快上;当时的精神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半天上课、半天劳动成了建校初期的主旋律。其实,当时学校的领导、教师们具有很强的责任心,不愿意也不能让学生呆在教室门外,大家一个心愿,教师要上课,学生要学习,良心和职业道德让我们不等待。于是支书、校长、教师、学生,一起上阵,自己动手兴建学校。白天,半天在竹篱笆搭建的临时教室上课,半天拼搏在开拓校园的战场上。整个学校师生齐心合力,学生们拿着家里的挖锄、撮箕、扁担,推着手推车,劳动竞赛是建校活动中经常的事,师生们的手上的老茧刚除,新茧又生,在近一年的时间里,校舍建设和教学质量是对师生最大的考验。
 
    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团坡山上的夜晚。 放学了,老师和学生都离开了学校,因为不放心已经到达的建筑材料和教学用品,山上要留人看守,于是龚校长和我承担了这个任务。在校长带领下,我们两人留守在山上,就住在山上临时搭建的、四面通风的工棚里,与山野为伴,孤零零的在山上经受严峻的考验。
 
    白天因为有学生、有老师,山上还是很热闹,到了晚上,若大空旷的山上就我们两个人,空寂无聊。团坡山面积不小,满山的灌木和参差不齐的松树,一到晚上,山上黑黝黝的,有点瘆人。临时工棚就建在接近山顶的地方,说是工棚,其实只有屋顶、细细的几根柱子,几张竹席围一围,没有门,其实根本不需要门,因为四面无“壁”;没有窗户,其实根本不需要窗户,因为原来就没有墙壁;地下是坎坷不平、还长着七长八短青草的泥地,现在想一想,其条件远不如城市里那些民工的临时住房。工棚面积不大,一半是学校的伙房,学生打了饭菜,就蹲在工棚外面吃;另一半则是我和校长的宿舍,两张床一放,转身的余地都没有。说是睡在里面,其实等于躺在露天。开学时天气还比较热,只是晚上蚊子多一些,蚊帐一挂起,到还过得去。随着季节转换,秋意渐浓,夜晚山上空旷,寒气逼人,情况就不一样了。晚上睡下去,早上醒来头发都是湿的,这是拜露水所赐。为了防寒,我和校长从山下农田里抱来干谷草,铺在床上;为了对抗烦人的露水,我们两个人睡觉时只好把枕巾包住头部。与其说是睡在屋里,其实和睡在屋外没有什么本质区别。身体钻进被窝,脑袋露在外面,包着枕巾,那个样子是很难看的,就着煤油灯暗暗的亮光,我们两个经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奈的自嘲自己是“偷地雷的人”(文革期间抗战电影‘地雷战’里经典台词)。晚上山上静的可怕,唯有不知名的小虫不知疲倦的嘶叫声;溯风吹动山上的松树、杉树、茶树,涛声绵绵,不绝于耳,身边的蚊帐飞舞,直往脸上盖过来又飘过去,遇到下雨就惨不忍睹了。工棚根本挡不住四面飞来的雨水,我们只好卷起被子,围在大灶边,利用灶塘里的余热取暖,直到雨止。
 
    山上半工半读的日子持续了近一年时间,龚校长以身作则,带领全体师生,硬是凭着最为原始的工具:挖锄、撮箕、木拖板、手推车,凭着双手、双肩,先挖出了教室的屋基,挖平了球场、挖平了办公、后勤楼屋基,再挖平了教师宿舍屋基,最后挖平了教学大楼的屋基,为国家节约了大量经费,更为重要的是缩短了建校速度,为使学生早日进入教室正常上课争取到了宝贵时间。
 
    随着第一栋教学楼底层的建成,学校开始进入正常教学秩序,上课由半天逐渐转为全天,教学质量也开始稳步提升。可以这么说,猫营中学的师生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在荒山上建成了猫营片区历史上第一所完全中学,而我在这刚踏入教育口的最初日子里,经受了两个巨大考验。一是经历了比在农村更为艰苦的体力劳动的磨练,而且因为要带领学生,自己得为人师表,累了还不能说出来;二是经受了文化程度不高却又要登上讲台讲授初中、高中语文课的尴尬。
 
    对于前者,因为年轻,同时又有农村几年锻炼的铺垫,吃点亏、吃点苦权当还在农村当知青,人累了,睡一觉也就恢复了,第二天重新再来。虽然手上经常留有血泡,但是看到校长、支书同样的劳动,看到教室一块砖一块砖的砌起来,心中有希望、有目标,情绪始终高涨。然而,对于初中尚未读完的我而言,要走上初中、高中讲台,确实是很困难的,虽然以前也有短时间初中代课经历,毕竟现在要上高中,为此,我十分紧张、十分抓狂。困难当头,龚校长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作了很好的表率。他自己也已经很多年没有教学了,由于缺乏师资,他必须登上讲台,重操旧业,担任初三、高中年级的数学课。在他鼓励下,我“笨鸟先飞”、现炒现卖。明天上课,今天就在工棚里预习,遍查资料,旁征博引,做好一切准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夜深人静时,自己在黑寂寂的树林里对着松树一遍遍预讲。就这样,我在猫营中学先后担任过初三、高中班主任,上过初中、高中语文,地理、政治经济学等。在这里,我完成了自己的文化积累,成为学校中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之一,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紫云教育口最年轻的党员之一。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