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沈安妮文集 >> 详细
沈安妮文集

马车旅馆

2011年03月21日
来源:作者:沈安妮编辑:何月琴点击数:147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在美国开车旅游,是先上网查地图,搜索汽车旅馆,一切在网上“搞定”。旅馆不论“星”级档次,床铺,浴室,厕所必备。旅行途上,太阳西斜时,心中一点不慌乱,天再晚再黑,进了旅馆,只消出示信用卡,梳洗一番便可高枕无忧了。

    每住旅馆,总要想起三十多年前在大陆投宿马店的夜晚。那是个阴雨天,笔者和友人在贵州小县城的饭店就餐,两人扫光粗木桌上的豆腐白菜后,桌下的两三只狗依然钻来钻去觅食。饭店里的电灯光微弱,照清了空盘空碗外四处皆暗。出了饭店,我们打开电筒,高一脚低一脚地走向县城旅馆。非常不巧,因为县政府召开干部会议,公家旅馆全满,不接待任何老百姓。
 
    天无绝人之路,友人较熟悉县城生活,知道小城里还有过夜处,两人脚高脚低地赶到私人经办的马店。马店有马厩与客舍,马厩关马,客舍只为汉子而备,因为所有的马车夫都是“夫”。我们正在疑惑时,老板娘,一个看起来颇能干的伯妈大声地招呼我们,跟着呼唤孙女与她同睡,热情的她邀我们住进女孩的闺房。“我家孙女的房间干净的,两位大姐放心住。”“大姐”是尊称,伯妈不喊我们“同志”,客气中透著亲切。
 
    公家的旅馆除了一张硬板床外,连冷水都没有,去要,也许可领一壶温开水。马店的伯妈让我们围坐在烧得冒蓝火苗的地炉边上后,双手捧上一大杯滚茶,嘴上说着:“来厨房打热水洗脸再睡,小姑娘的铺是干净的。”客堂里的灯光也是绿豆火,但是建在客堂中间的地炉火明亮,热力四射,自然而然地弥补了电力不足,一会儿功夫,炉火便驱除了我们身上的寒气与潮湿。小心端起茶杯的我们,轮流在杯口汲小口茶,盛满茶水的大搪瓷杯,里外尽黑,外面黑,是柴火烟熏,里面黑,是浓茶沉积。不用说,茶杯是公用的,顾不了那么多了,喝口热茶的意愿大大高于卫生考量。厨房近在咫尺,从那里飘来了饭菜香和柴火气。那一夜,屋外飘毛毛细雨,屋内暖和干燥,睡在干净床铺上的我们有点恍惚,马店竟让外乡人产生了宾至如归的感觉。
 
    在美国的汽车旅馆里,夜深人静时,可以听见汽车驶近,关车门的碰撞声,喧闹远了,却不能入睡,我想起了那简陋的马店,半夜里,马蹄敲在石板小径上,“格答格答”响出一片安详,夜风刷过木屋,吹得板缝中的糊墙报纸唏唏娑娑。那是个不用信用卡,不坐汽车,没有电脑的年代,想不到,夜宿马店竟在心中留下了长久的温馨。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