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夕阳华章 >> 详细
夕阳华章

六龙山,寨桂小记

《上海知青在印江》选编【三十一】
2011年06月29日
来源:作者:王立良编辑:何月琴点击数:2164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寨桂河是一条古老的河,是从武陵山脉六龙山为起源地的溪流。经过历史的长河它有着粼粼碧波一般的细长,平时象姑娘般柔和,轻轻叙说着过去和现在;山洪爆发时地动山摇的咆哮。像一头无缰的野马,狂泻而下。

    左岸,一字排开有数不清的庄户人家,绵延几十华里,袅袅炊烟飘散着一股淡淡的松木香,一条两人对面路过都要侧身的小路,蜿蜒而延伸去远方;

    右岸,是赖以生存的稻田。秋收季节,它有着金黄般的穗杆,像波浪一样连绵,像摇篮一样起伏。河滩上,数不清的鹅卵石,迎岁月无情,任凭风吹雨打,屹然挺立在河道上。

    若是有朝暾,若是有夕霭,寨桂河更像画家用过的调色板。绵绵两岸对峙着,色彩用它的张力夸张着这种对峙。我对这种对峙有一种感触,有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喜欢。8年,我的青年时代就这样走过。就这样迈过寨桂河,迈到铜仁去。

    【往事】

    走上寨桂河,我站在河对岸,思绪万分,8年,人生简短的岁月,不可磨灭的记忆。从石竹粮站往俞家元生产队,短短的5华里路。一边是陡峭的悬崖,一边是奔流不息的寨桂河。空挑箩筐走上这条都要相互搀扶的小青石板路。我们4个男知青由队长大叔带领去挑一个月的口粮,半路要跨越用4根松元木搭建在寨桂河上的桥。队长先将自己挑的150斤稻谷送到对岸,然后再回来我;我,178厘米的身高,16岁瘦弱身躯,挑担40斤,被队长一手牵着,一手引我走上独木桥。当我颤颤萎萎地上了桥,走了不到一半,右肩箩筐稻谷滑落到河中,人被队长一手拉住,没有掉下去。但是,一个月的口粮和箩筐就这样顺着河水漂流去了。我坐在河岸边,汗水和泪水将我淹没了。这时,队长反而安慰我说;人没有事就好,口粮没有了回去再想办法。多好的队长,多淳朴的农民,多以人为本啊。8年后,我挑着150斤稻谷去送公粮。成了队里甲等劳力。

    每天,要起早去参加队里各种劳动,晚上,幽灵似的煤油灯下接受贫下中农的家长里短开会。经常跋山涉水,挑粪,挑灰,耙田,犁田,上山砍竹子,每天从早到晚就是3角钱。

    六龙山,是由六条龙山组成。寨桂河的起源地,我们寨子到山上要爬2个多小时,队里在山上面刀耕火种了几十亩玉米,快要到收获季节,就派人上山驱赶野猪,我们男知青首当其冲被选中。队里派了个老大叔带我们。上六龙山的路,那是自古一条道。崎岖的山路只容得下一人爬上,鱼贯而行。路上,还残留着解放前土匪搭建的石屋,一排大滚石横在路上,只要手轻轻一推,几百斤石块倾山滚下,人都会压得粉身碎骨,真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岩屋里面还有一口井,名叫一碗水。走累了,渴了,趴下去喝一口,正好将碗里水喝干,一会儿它自己渗透出来,但是,不会溢出碗外。到碗口边就自然停下。那水比现在的纯净水还要甜。还要清晰。大自然就是这样神奇造化。  

    爬到半山腰,回头看山下,两个大大的龙眼睛朝你瞪着,眨巴着,透着一股威严让人不寒而栗;再放眼远眺,逶迤龙身脊墚上,百年松拍像绿地毯样铺满了整个山凹;这时,带队大叔唱起了山歌。歌声唱得山尖有回音,唱得小溪欢笑着流淌。   

    晚上,在搭建的人字型的茅草窝里,就像原始人一样,找了3块石头,架起铁锅,抱柴火,煮晚饭,放鞭炮,敲脸盆,敲竹筒,烧野火,野猪被惊吓的在山谷到处乱串。   

    白天,我们去检查玉米时,还好,只被啃掉了几棵。有一次,我去检查时,正好迎面碰到一头野猪,大概有100斤左右,它用那尖厉的嘴巴拱着玉米,看到我时,它用沾满泥巴的獠牙吼叫着、对峙着。看到这样态势,我飞快的抽出砍柴的镰刀进行恫吓,还好,它掉头只能悻悻而去。我赶快上前检查,被它拱坏有30几棵。每颗玉米棒就像人手工剥的一样,先将外壳剥掉,给玉米吃掉,剩下芯,保证芯棒上不剩一颗米粒。

    生活中没有菜和油。一年的菜油,20天就没有了。供销社有时有酱油和醋,那是作为喜讯奔走相告的。山上守玉米平均要3个月,每次下山都要背米,菜上山。集镇赶场看不到一块肉。3个月闻不到一滴油香,只能买酱油代替,不会种自留地,没有蔬菜。在上山的路上,有的农民在路边种了青椒,豇豆,那就成了我们盘中餐。梁上君子的日子过得提心吊胆。

    女知青上一趟厕所就惊天动地,泣神鬼哭。农村里所谓厕所是在地下挖了一个180厘米深,250厘米方型池子,四周用松原木拉扯的吊脚猪圈,猪拉的屎尿顺着板缝流进池子。人要大便,要沿着2根细长的跳板,摇晃走着,蹲着。猪圈里一头瘦小的猪,瞪着两只混钝的眼睛监视着。恶臭的味道,久久不能忘怀。

    8年,在严酷的生活中看不到希望,看到的是愚味、贫穷、落后,是繁重的劳动换来低廉工分,是清汤寡水造成营养不良的伙食,是物资的极度匮乏,是重病以后遭受的再折磨,是苦中作乐的漫漫岁月,是磨练筋骨的短暂人生。

   【 现实】

    当历史翻过一页,再回首,蹉跎岁月,青春无悔。这段岁月带给自己难得的人生历练,她见证了青春的光荣和梦想,也见证了青春的困惑和屈辱的上山下乡运动。现在,寨桂河离我已经很远了。我住在了上海闵行区。我住的地方也有一条河,叫泾浦河。很多年过去,它始终让我陌生。我从来没有沿着它的河岸走过。我只是坐在车上望它,在桥上望它。而望它的时候,车轮是匆匆的,或者,脚步是匆匆的。莫非沿着河岸走也是特定年龄段的专利?

    上海铜仁知青40周年聚会,寨桂中有人已仙鹤的,有人当老板的,有人当官的,都是一个甲子年龄的人,也有普通职工下岗的,也有回沪找不到工作的。要请他们参加聚会,有人在电话里说,习水大曲很香,但是抱歉不能吃,要上班。之后打听下来,一个是刚刚找到工作,小区门卫保安,一个是商场超市看门。

    时间是让人生疑的东西,它存在的依托不仅仅是我们的内心,我们的记忆,它还依托着我们熟悉的人和物。我们会有一种无根的茫然;我们该如何证明那曾经存在的一切?那激情澎湃的岁月年华呢?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