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夕阳华章 >> 详细
夕阳华章

栽秧

《上海知青在印江》选编【三十六】
2011年07月06日
来源:作者:宗春敏编辑:何月琴点击数:199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4月9日是我们共同奔赴贵州插队40周年的纪念日,是我们人生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也是我踏上了人生的第一个驿站,接受再教育。从此,有了一个让我一生都感到亲切的名字——知青。

    知青生活之所以刻骨铭心,谁也不会忘却,是因为这段经历使我们懂得了什么是最宝贵的东西,懂得了该珍惜什么?在蹉跎岁月中,我们虽然失去了许多,但收获也多。我们在那块至今令人魂牵梦绕的土地上学会了吃苦耐劳,磨练了自己的意志。

    在农村时我比较喜欢的农活———栽秧。回想起那次栽秧时的事,犹如昨日才发生,历历在目,可见印象深刻。

 

    记得那是我们下乡的第三年。春天快过了,几场大雨过后,田里蓄满了水,正是插秧时节。队长先是领我们到秧母田里薅秧,也就是下田扯秧苗。薅秧的技术是双手同时进行,为了少带泥,方法是虎口在上,手指握紧秧茎贴地后拖······队长等到秧苗扯得差不多了,就让我们开始去田里栽秧。当年我插队在一个远离公社的偏僻小山村。因为在山上,大块田地不多,生产队里多数以梯田为主 。虽说栽秧劳动强度大,但栽秧这活对于我来说已不再生疏了。自从拜妇女队长为师后,我们栽秧的技术都提高不少,原先秧苗浮起来的现象再也没出现过。在一块不到两亩的水田里,我们几个年轻人正在躬身插秧,大家只顾埋头插秧,我一手握秧分秧,另一手不停地接过秧苗插入水中。我们都知道排在前面的人要插得快,不然就会被后面的人追上来。开始大家 还按部就班地栽秧,栽了这块田后,小柳,小田几个后生开始使起坏来。他们互相递了几下眼色,把目标锁定在知青蔡刚身上。在栽一块大田时,几个小伙子栽了几行后,见蔡刚正要到别处去,就一把拉住他说:“就在这里吧,我们一起好耍些 。”小柳抢先一步赶在前头栽了起来,蔡刚只好挨着他栽。这时, 小田就紧接着跟着蔡刚后面了。这样一前一后就把蔡刚夹在中间栽秧了。快近一半时,小柳,小田突然加速起来,超过了蔡刚。蔡刚的栽秧速度比较慢, 渐渐地就被他俩夹在秧苗中间了,起先蔡刚不明白他们要干什么。两个后生开始恶作剧了 ,他们采取逐次增加窝数的方式,形成一条三角形空田,一下子就把蔡刚 锁在田中央。蔡刚 越栽越狼狈,两只脚不知往那儿插才好,但无可奈何,到最后只有把屁股扭转过来栽秧,那摸样显得滑稽可笑。好不容易栽完了,放眼一望周围都是刚栽好的秧苗,要走出去也不容易。这时,我们都已站在田坎上看“西洋景”,看着蔡刚 一跳一跳地从秧苗窝缝隙间出来,大家笑嘻嘻地起哄“啊!啊!跳得好啊!”经妇女队长讲解,我们才知道这叫“关门看狗跳”,是农村里一个古老的栽秧娱乐方式。想起蔡刚刚才出秧田的姿态,确实像狗一样一跳一跳的走出来的,我们不由得又笑了起来。 不知是谁带头 唱起歌来:“大田插秧行对行来,三路青来两路黄哎······”我们在妇女队长的带领下一起放开嗓子接着唱:“哥一行来妹一行,妹的技术比哥强······”

    突然我发现有水点滴在脸上,抬头一看,天上下起了雨点,越来越大。我们以为下雨了,那就该收工了,那知队长吼道:“大家必须做完今天的活。”。在农村队长就是权威,大家只好在雨中继续栽秧。雨点打在水田里,溅起千万朵水花。不一会儿,大地就变得烟雨蒙蒙,人在蒙蒙的雨雾中栽秧,好一派雨中插秧图,像一幅浓淡相宜泼墨山水画。此时此刻的我们谁也没有欣赏大自然美景的心情。大家全身都湿透了,站在水田里,一阵微风吹来,冷得牙齿上下直打架。

    雨还在下着,田野静静的,只听见风声雨声呼呼沙沙的声响,而在田中的劳作的人们也没有了笑声、没有了喧闹,只是在紧张而有序地插秧。队长说山那边还有几块零星的小田,我们几个年轻人自告奋勇地说:“我去我去······”没等队长表态我们便向那边跑去。我迫不及待地一脚蹬上了田埂,也许是自己跑得太快,由于下雨,田埂显得很滑,我不小心从田坎上一下子掉到了下面的水田内,整个头扎进水田里,走在后面的东明连忙下田坎跑下来跳到水田里把我拉起来。在她的帮助下我总算站稳了脚,我的头上,眼里,嘴里,鼻子里全是泥水 ,也许受了惊吓,我大哭起来。东明则忙着为我擦泥巴,可是怎么擦也擦不干净,结果倒把自己也弄成大花脸。看她那泥人样,我不由破涕而笑。这时在周围栽秧的那几个人也跑了过来,大家一起安慰我,我也不好意思再哭了。虽说已进入四月中旬,因下雨,气温骤然下降带来一股寒流,我人不断地发抖。队长知道后连忙让几个人先陪同我回去。妇女队长把我带到她家到火塘边坐下烤火取暖。这儿的村寨家家户户都有火塘,所谓火塘其实就是在屋里一个角落的地上挖个二尺见方的土坑,周边用薄石板砌成围栏而成。几个树根疙瘩在火塘里旺旺的燃烧着,我搓了搓冰冷的双手,然后把手心对着火塘烤着。 一会儿身上的湿衣服就烤干了,人也渐渐地暖和了。

    收工后,许多老乡都来看望我,给我送来了鸡蛋,面条······柳大妈还特地给我熬了生姜水,放了许多红糖,。她亲切地对我说:“不怕,喝了我这红糖水,睡一觉发个汗,明天肯定好。”望着她慈祥的脸,还有这么多热情关心我的老乡,我的眼睛又一次湿润了。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2/5/29 9:42:51 评论:2009年10月我和东明随同其他二十多位知青利用国庆假期曾经回到了贵州,我们去生产队看望父老乡亲,许多老人都不在了,我们在老乡的陪同下专门上山去拜祭他们!——作者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