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夕阳华章 >> 详细
夕阳华章

我的乡村挚友---老先

《上海知青在印江》选编【三十八】
2011年07月08日
来源:作者:宗春敏编辑:点击数:2003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每当我看了有关知青的电影和电视剧的时候,就不禁想起了我们自己的知青年代......。在下乡的日子里,我认识了一位姑娘,她就是我的乡村挚友---老先

    老先是我从上海插队到贵州生产队后(除妇女队长外)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她中挑个儿,一双大眼睛双眼皮,梳着两条长辫子,一笑嘴边还有一对小酒窝,人很漂亮,只是脸蛋有点黑,估计平时下田劳动被太阳晒的,我们给她起个雅号叫做“黑里俏”。她的大名叫什么,我至今也不知道,只知道平时老乡们都叫她“老先”。

    记得到生产队后的第一天,她和村里的一些妇女来看望我们知青时还送了一大包葵花子给我们吃。当时我正躲在墙角旁边悄悄流泪,她见了不知说什么好,只是把手中的烘笼递给我,让我烤手驱寒,就这样我们认识了。后来我们熟识后,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在与她聊天中得知她家兄弟姐妹四人,她排行老三。大姐早几年就远嫁他乡,平时也不常回来;哥哥在部队多年也早已提干;一个弟弟在县城里读中学。农村里重男轻女,所以她从来没有进过学堂,小小年纪就开始帮家里干活了。由于父母年迈,家中嫂子在生产队里担任妇女队长,平时工作很忙,还要带上两个孩子,也没更多精力为家里多付出些什么。于是家里的一切杂活自然而然都落在她的身上。比如自留地里何时种什么菜,何时给菜施肥,家中烧的柴禾,平时采集猪草,加上挑水,做饭,洗衣等等,家中的重担就由老先承担了起来。尽管每天出工回来已经很累,但还有一大堆家务等着她。可她总是很乐观,每天都把笑容挂在脸上对人乐呵呵的。她最大的特点就是关心他人,善解人意,特别是对我们几个知青,更是事事放在心上。平时除了问寒问暖,家中有什么新鲜的蔬菜和新泡制的酸菜,总忘不了给我们送上一些。就连上坡劳作的时候,见到野果也总是带回来和我们分享。我们高兴,她跟着快乐;我们痛苦,她跟着难受。每次她看到我们闷闷不乐时,就会劝我们遇到事情要想开,并想方设法逗我们开心,有时她也会陪我们一起落泪。她对我们的关心总是在不经意的每个细节里展现出来。每次到我们知青点玩耍时,只要见水缸里水不多,就会主动帮我们挑,上山砍秧青见到干树枝总要拾一些回来给我们当引火柴。那时她知道我们喜欢杉木枝丫,(因那引火特别好)尽管枝叶很刺手,但为了我们,她总是想尽办法去拣,好几次她的手被刺得直流血,我们见了很心疼。她却笑笑说:“这算啥?我们山里的人手上出点血是常有的事,哪有这么娇气”。我们在农村里学会了很多农活,几乎都是跟她学的。比如大田里插秧,山坡上栽红苕(番薯),种蚕豆。挖洋芋(土豆),割秧青。就连我们养猪如何识别猪草,孵小鸡的时候如何选优良的种蛋,学做大灶饭,泡酸菜,酿山芋酒,以及做鞋、绣鞋垫等等生活琐事都是她手把手不厌其烦耐心地教会我们。每当我们遇到困难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她,她也总是在我们最困难之时伸出援助之手为我们排忧解难。她就象我们的亲姐姐一样,她比我们大两三岁,我们也跟着村里的孩子叫她先姐。

    在我们下乡的第三个年头,也就是1971年的10月,她要结婚了,爱人是部队里回来的复员军人。婆家离我们生产队很远,翻过村后大山还要走十多里路 。当时我们的心情矛盾极了,为她找到幸福而高兴(农村里22岁姑娘还未出嫁会被人说笑话的)可想到她要远嫁,今后我们不能在一起,心里又感到非常难过。那些日子我们天天算着日子,盼望日子过得慢一些。记得她结婚的头一天,我们陪她整整坐了一个晚上,当地结婚有个习俗叫“哭嫁”结婚前的晚上新娘不睡觉,坐一晚还要“唱”,唱的内容即是叙事,用唱歌的形式来表达自己离家前的心情,感谢爹娘多年来对自己的养育之恩,叙说兄弟姐妹间的情意以及对家乡的热爱和留恋。那晚她不停地唱说舍不得这,,舍不得那的。她不停地流泪,把我们也惹哭了。想到今后再也不能和她一起嬉戏打闹,她再也不能那样悉心照顾我们,我和东明两人伤心地大哭,弄得她爹妈在一旁看了都忍不住来劝我们,第二天我们的眼睛都肿了起来。结婚那天大清早,新郎和他村里的老乡就来我们这里接新人了。我们作为女方好友被邀请为“送亲客。”“送亲客”则是由家中亲戚组成的,让我们加入这个队伍代表我们和老先之间的友谊深厚。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把新娘送到新郎家并在闹洞房时好好地保护她。这个任务很艰巨,我们义不容辞地承担下来并圆满地完成了。由于我们知青参加了婚礼,在当时比较闭塞的乡村是件新鲜事。因为在他们眼里我们是大城市来的,能让我们参与并帮忙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不论是她,还是她家中人都非常开心。

    结婚后老先除了逢年过节来看望父母外很少回娘家,每次都是来去匆匆,但只要回来她都会抽出点时间来看望我们,分别那么久有许多事要讲,我们之间的知心话就象永远说不完似的,每次她都在家人的催促下恋恋不舍地离开。一年后听说她有了小宝宝,我们特地去看望她,那次还为她的小宝贝带去了礼物——一套小衣裤。不久他爱人参加修建湘黔铁路。这时她一人又独自承担起婆家的重担,因她是大嫂,那边几个弟妹全在上学,家里的公婆身体也不好,身边还有个小孩,所以感觉她比在娘家里还要辛苦。他们村里人上街赶场只要见了我们,总会赞不绝口地称赞她说:“吴家烧了高香,娶了个贤惠的好媳妇。”

    之后我从农村里抽调出来读书,以至后来参加工作离开了缠溪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任何有关她的消息,屈指算来我们已经有30年没有见面了,但她对我们知青的关心和帮助永远不会忘怀。这么多年,我心里一直都很想念她---我们的老先姐姐。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1)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2/5/29 9:36:08 评论: 知青们为了纪念上山下乡四十周年,我们二十多人曾经相约在2009年10月1号利用假期回去了一个星期,还回到生产队去看看望老乡们。遗憾的是老先姐姐是嫁到外村的,所以我们还是没有相见。——作者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