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夕阳华章 >> 详细
夕阳华章

我在山区小学当老师

《上海知青在印江》选编【四十一】
2011年07月12日
来源:作者:王明瑜编辑:何月琴点击数:2226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我于1969年4月与我舅舅家的两个表姐一起到贵州省印江县洋溪区洋溪公社下街生产队插队落户。不久,我的两个表姐就回上海搞“病退”了,我也很想回上海,但又想能早日被抽调进工作单位,所以 我就坚持在农村表现得好一点,每天跟着农民们一起上山种地。虽然乡亲们都很照顾我,但农村的生活很艰辛,又枯燥,多亏了村上的农民们常常关心我,经常送些蔬菜,我才能够艰难的维持下来,我很感激农民对我的关心和照顾。

    在我居住的附近有一所小学,那里的老师知道我是上海知青,也会经常到我住处看望我、关心我,这样我白天上山劳动,晚上我也常常去小学和老师们聊天、玩。那时很时兴文艺小分队演出,学校里每天晚上老师帮学生排练节目,我就常去看热闹,打发时间。有一次,一位老师说:“小王,听到你唱过歌,唱得还可以哎。”出于当时年轻、天真,我没怎么推让就唱了一首“白毛女”影片中的“北风吹”,没想到我的歌声得到了在场老师和学生们的拍手喝彩。这以后,学校排练节目时总叫我领唱,我也很乐意。后来洋溪小学到县里或外县文艺演出或比赛时,都要我参加。没多久洋溪小学就招我去当代课老师,我很高兴,当时满足了我被“抽调”的愿望。

    洋溪小学可谓依山傍水,有两幢二楼的房子,一排是教室,另一排下面是教室,楼上就是教师的宿舍兼办公室,中间还有操场,在整个洋溪区来说是最好的小学了。我先是担任学校的音乐老师。所谓音乐课就是教孩子们唱歌,后来学校在调整排课时,我担任低年级音乐课以及一年级的语文和算术课。我很愿意,我认为我应该能做好并下决心一定要抓好教学质量。

    我的班级有30来个学生,学生主要来自镇上一些单位工作的职工子弟和方圆20里以内的农村孩子。我是上海知青,普通话比起当地的老师还算标准,小学时的拼音基础也算扎实。上课时,我非常认真的纠正小朋友的乡土音,渐渐的我爱上了孩子们。在课堂上,常常变换着教学方法来激发孩子们的学习兴趣,比如在教加减法,我发现光用数字来比划不如用生活中的食物和农具的数量来比划,这样孩子们更能接受,所以我教算术常常用粑粑、红薯和耕牛来相加或相减,孩子们很能明白理解。诸如此类,课堂上很是生动活泼,孩子们也非常喜欢我,而且我的班上朗读课文的普通话也比其他班好。在第二学期开始时,镇上有些家长就要求把自己的孩子转入我带的班级。想想在30几年前,如此偏僻的山区里家长就有犹如今天大城市里“择校”、“择班”的教育意识了。

    我当了班主任后,总根据我小时候上学时老师对我的要求上课不迟到,作业不拖拉,按时完成学校布置的功课等来要求我班的孩子们。可是我很失望,几乎每天都有孩子迟到,甚至个别人迟到整一堂课。有个女孩有时还背着弟弟来上学,我有些不理解,还慎重地向学校校长反映。没料到,校长宽容的笑着向我解释:他们的家远在山区农村,家长能让孩子到镇上学校读书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何况是女孩。有一部分学生还是我们老师下乡去做了工作,才让她们来上学的,还一再说山区学校情况不能与城市学校相比。听了校长的话,我还是没有太理解。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对那个背着弟弟上学又总是迟到的女孩大声责问:“你难道不能早点出门么?为什么老是迟到?你这样既影响了自己的学习,也影响了其他同学上课!你太贪玩了,也没有时间观念!”女孩看我真的生气了,收敛起了似乎永远洋溢着幸福的一脸笑容,告诉我说:“老师,我没玩,我每天早上很早起来放牛、喂猪、带弟弟,还要帮爸妈烧饭。爸妈上山干活了,家里没有一个时间(钟),每天做完活就急忙赶来,没想到总是迟到……”我这才注意到,大冬天,她穿得很单薄,瘦小的身材,背兜里还背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满头大汗,大大的眼睛,一头被汗水潮湿了的黑发,光脚套着一双不合脚的鞋子。我突然很心痛她,拿出手绢想帮她擦擦头上的汗。她脸上又出现了那种幸福的笑容,把头让了让,懂事的说:“老师,我脸上脏,别弄脏了你的帕子。”我的心震撼了,这孩子太可爱了。联想到我像她那么大时,什么家务活都不做,还在妈妈怀里撒娇呢。我轻轻地扶了扶她背弟弟的背兜,让她赶快坐下。我看着女孩,心里五味陈杂,然而女孩的脸上一点也没有那种苦和累的神情,迅速坐到课桌前认真地听我上课,而且有一种非常享受坐在教室里听课的感觉。当她弟弟有点吵闹时,她就不时地站起来摇拍几下,生怕影响到课堂纪律。课堂作业她也做得很快,虽然也有些错误,但我认为这女孩如果补上课,成绩一定会有很大的进步。出于我当老师的责任心,放学后我特地留她到我宿舍办公室补课,并另外再布置一点回家作业,我对她很有信心,想拉她一把。可是我又失望了,因为她总是不能完成我给她的回家作业,甚至常常都不做回家作业。我有点恨铁不成钢。后来聊天后,我才知道她每天放学回家,沿路还要打猪草。回到家天已经黑了,到了晚上做作业时,妈妈不停地说点煤油灯太花钱,让她早点睡觉。她还自豪的告诉我:“老师,我爸爸妈妈对我太好了,我是我们那里唯一能来洋溪小学读书的女孩,我要听爸爸妈妈的话,多帮家里干活。”我无言了,小女孩多么可爱,多么善良啊!原来这个孩子除了在课堂上学到点知识,一离开学校根本就没时间碰书本。她每天要做很多的家务和农活,完全没有学习的时间,而每次测验考试的成绩还能中等,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有时 ,我常常想起这个女孩,如果生活在大城市,她那么勤劳、聪明,心态又好,加上机遇,再有人提携,一定能有出息的。

    一年以后我被洋溪小学老师们推荐去了遵义医学院印江分院学习,以后又进了县里的制药厂,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转眼四十年过去了,我时常想起那段代课老师的日子,时常想起和山区孩子们在一起的日子,耳边时常响起他们带着总也纠正不了乡音的稚嫩歌声,想起那一张张渴望求知的脸,不知道那个大眼睛的小女孩现在好吗?

    今天,希望工程小学不断加强,完善洋溪区的教育一定普及到每个山寨,希望山区里的孩子们都能好好学习,享受学习。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