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夕阳华章 >> 详细
夕阳华章

民兵指挥部

《上海知青在印江》选编【四十二】
2011年07月13日
来源:作者:赵云锋编辑:何月琴点击数:1825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县里组织成立民兵指挥部,主要维持社会治安,我有幸参加民兵指挥部成为其中一名执勤民兵。

    那个年代,社会治安不太稳定,治安案件时有发生,也有不少恶性案件。所以,我们民兵指挥部由陈玉书任部长,辖一支二十多人的基干民兵队伍。人员都是县级各单位抽调的,大部分是复员转业军人,也有不少非军人出身的。还有两名女队员,不过身材倒是挺壮实的。全部配备轻武器,装备由武装部提供,良莠不齐,有半自动步枪,苏制步骑枪,七九步枪等,每人配发若干子弹,同时配发武装带,当然都是老式的。服装都是各穿各的,挺煞风景的。每人的枪支都是登记在册,包括子弹,同时被告知,必须保持枪不离人等纪律。

    然后强化培训,包括形势任务、制度纪律、强调一切行动听指挥,任何时候不得擅自行动。队伍集中吃住,集中管理。培训熟悉枪械,如何保养,如何使用。如何看管犯人及站岗、巡逻注意事项。如每次外出执勤必须两人以上;执行任务时必须子弹上膛,关上保险;任何时候枪不离人;有事外出必须请假,返回要销假等等。总部就设在县计委内院。

    签名登记领到枪支后,喜滋滋的。尽管是一支老掉牙的七九步枪,可总还是真家伙吧。听说这七九子弹杀伤力挺大的。在复退军人一对一的指导下,进行枪机分解、擦拭枪机、枪管、上油,然后重新装上枪机后,压子弹、关上保险,打开保险,退子弹,进行操作训练。说实话,这种活并不复杂,只要了解要领就能操作,因此,不多时,就可以熟练操作了。 从此,一连三个月,都是枪不离人,晚上睡觉,都要放在床头边。有时看一场电影,也得背着枪上电影院。好在那时,人们对此似乎熟视无睹,要是现在,恐怕要引起围观了。

    民兵指挥部执勤分队平时执勤就是巡逻。组成若干小分队,围绕城区定时定区域巡逻,起到了震慑作用,各类犯罪活动不再那么猖狂了。对县城的社会治安秩序起了稳定作用。每逢赶场天,同样背着枪,穿梭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巡逻执勤,维护秩序,震慑了偷盗、抢劫等犯罪分子。民兵指挥部在特殊的阶段发挥的作用是积极的、不容忽视的。

    此外,民兵小分队还负责收容人员的看管任务,那年代到处流窜作案的案件不少,因此,每隔一段时间公安系统都要组织一次大搜捕,叫“拉网”。抓的人那时不叫嫌疑人,统统叫作“流窜犯”,这些待审查的“流窜犯”就归民兵小分队看管。白天夜晚轮流,两人一班,每个班次两小时。尤其是下半夜,又值冬天,穿着从武装部领来的军大衣,在屋外黑暗的寒风中站岗,又冷又累,确实够呛。不管怎样,我们都坚持了下来。没有出过岔子。那时确实是年青气旺,也没觉得特别地冷,搓搓手、跺跺脚也就过去了,现在想想,还挺佩服的!

    执行的任务最大的一次是押解一群犯人到各区游斗。每个区一天。由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县中队现役战士和民兵指挥部的武装民兵组合,每一组负责一个犯人。有杀人犯、贪污犯、抢劫犯、流氓犯等等。首先到看守所提犯人,然后用麻绳将犯人五花大绑,挂上牌子,两边分别由一个战士一个民兵架着,押上卡车,前有开道车,后有压阵车。一路上,精神十分紧张,丝毫不敢松懈,生怕有什么闪失不好交代,尤其是我们一组的犯人,是个贪污犯,听说原来是某厂的会计,贪污了一万多块,被判了死刑,游斗结束将要立即执行的。得严加看管,加倍小心,不能有任何差错,连上厕所都要事先查看清楚才准许,沿途还得堤防愤怒的群众扔石头杂物什么的。押解任务,看着很威风,其实是很辛苦的。责任很重,那年月,政治气氛很浓,如果出了纰漏,肯定会上纲上线的。所谓游斗,每到一个区,要在区所在地主要街道上环行一大圈,由引导的宣传车用高音喇叭反复宣读宣判书,中间还不时呼喊口号以渲染鼓动气氛。被游斗的犯人由全副武装的战士和民兵两边架着,胸前挂着牌子,分别站在卡车两边示众。游斗完毕,押到临时看守地才给松绑,看守时两小时一班轮流执勤。晚上倍加辛苦。虽说全县板溪、天堂、木黄、郎溪、缠溪、洋溪、城关七个区都去了一遍,因为是执行特殊任务,心无旁骛,因此都没什么深的印象了。最后一站是城关,在县城游街示众后,那个犯人由县中队的战士押上刑场枪毙了。那时公检法没有分开,更不要说专门的法警,类似任务都由现役军人代劳了。

    短短的三个月,武装民兵的生涯很快结束了,就像突然来临一般,又突然结束了。但紧张而又忙碌的军事化生活像梦一般余韵未了,还经常在脑海中浮现。其实在漫长而又苦难的插队生涯时,我时时刻刻梦想着去当兵。当兵和插队真有天壤之别,当兵实行供给制,衣食无忧,虽说训练辛苦,但哪有插队来的艰辛?当兵复员后,国家还给安排工作,而插队经常面临无米之炊,连温饱都解决不了,再则前途渺茫,遥遥无期。记得上山下乡前,我们班只有一个同学,不知通过什么途径去参军了,而且还是南京空军地勤部队,当时同学们羡慕之极,无以言表。插队时,当征兵部队来农村一年一度征兵时,缠着接兵部队和武装部的首长,好说歹说,坚决要求当兵去,可首长说,知青必须插队满三年后,才能参军,三年?可到三年后年龄又超出范围了,遗憾哪!我们老三届知青连参军入伍的资格都被剥夺了,谁叫我们生不逢时呢?无语……

    三个月的武装民兵生涯时间虽短,也算圆了我的当兵梦,总算咱也摸了三个月的枪了,三个月与枪朝夕相处,枪不离身,交还枪支时还真有些依依不舍呢。现在还不时怀念那武装民兵时期一起并肩执勤的战友,尤其怀念那威风灵巧的苏制步骑枪,那黝黑泛白的三棱刺刀。虽说三个月只打了区区三发实弹,总算过了把枪瘾,也聊胜于无了。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