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夕阳华章 >> 详细
夕阳华章

重回黔南

2011年08月26日
来源:作者:王翼兴编辑:何月琴点击数:2449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七月二十三日下午2点20分飞机从虹桥机场起飞,两个小时十五分后平稳降落在贵阳龙洞堡机场。降落时机上广播贵阳地面温度25度,一下子就让人心里凉快许多。想起几个小时前在35度酷热的炙烤下汗流浃背地赶往机场的狼狈情景,真有股说不出的畅快。

    晚辈开车来接我们,走的是新建的厦蓉高速公路,从贵阳到都匀仅80公里。这条路与几年前走过的贵新高速公路有很大的不同,首先路拉直了。厦蓉高速不再绕着山走,而是遇山打洞,从贵阳到都匀短短一小时行程就穿越了将近二十个隧道。其次是公路两侧的原始风貌保持得比较完整。

    厦蓉高速为了缩短距离拉直线路,穿越了人们传统眼光里比较偏远的乡镇。看着“龙里羊场”、“昌明”等一块块路牌在眼前闪过,不由让我想起三十五年前在贵阳三桥和尚坡省合校财会干训班学习时的几位好友。当时和自己相处得比较好的有贵定昌明供销社的陈国昕、龙里羊场供销社的刘国瑛、罗甸沫阳供销社的陈莲钧。每逢星期天休息,我们四人就从和尚坡结伴进贵阳游玩一番。当时合干校的伙食很差,同学们把早上喝的粥称为玻璃稀饭。所以每次进贵阳,我们总是在火车站附近的回民饭店搓一顿,改善一下生活。四人中除刘国瑛是龙里人外,陈国昕、陈莲钧和我分别是下在贵定、罗甸、独山的上海知青。有时我们还会约上另外一个班的来自紫云火花供销社的上海知青小夏,还有一位小吴也是上海知青好像是紫云板当供销社的一起聚会。

    刘国瑛为人开朗活泼,有一次带着我们三个上海知青从贵阳火车站混上客车,不买票到龙里作了一日游。那天我们除了在刘国瑛家混吃混喝,还跟着她去龙里电影院看了一场电影,好像是《闪闪的红星》。已有三十多年未见面了,真想念在贵阳和尚坡同喝玻璃稀饭的三位好友,不知他们现在何处,生活的好吗?

    都匀作为黔南州的州府变化还是很大的,到处是高楼林立,马路也变宽变直了,走在新建的斗篷山路上就能清晰地感觉到这一点。我对这些变化兴趣不大,高楼林立好像成了很多城市发展的通病,看来都匀也难以免俗,我倒希望都匀能保留它原有的少数民族乡土特色。不过我对包谷粑、发粑、冰粉、毛肚粉、黄糕把还是很感兴趣的,尤其是冰粉,在炎热中吃一碗酸酸甜甜的冰粉,凉到心底。

    我住在沙包堡姨妹家。沙包堡是都匀北郊的一个乡镇,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自己曾和几个志趣相投的文学青年每月一次相聚在沙包堡镇文化站。小熊是文化站的干事,我们就利用他工作的有利条件成立了剑江文学社。每人每月交五元钱的会费,每月一次聚在在一起吃一顿,谈文学,也谈人生。还出了几期油印的《剑江》社刊,虽然作品比较稚嫩,但也不乏生活情趣,后来文学社的几个骨干分子都在《夜郎文学》上发表了作品。这也是当时全国文学气氛浓厚的社会大环境使然。文学社的成员中有工人、农民、乡镇公务员、教师、学生等等,互相之间原本并不认识,因为爱好文学走到了一起。

    剑江文学社是在无形之中消失的,但我和小熊等人的友谊却保存至今。这次我回都匀,已是都匀市某乡镇党委书记的小熊特地在沙包堡渔港设宴招待我,故地重游,谈起往事不禁感慨万千。

    此次回黔南原本是要和我们大队的知青伙伴会合,同回当年插队的独山县狮山公社麻董大队。谁知他们早走了一天,我未能赶上,自己又没有勇气单独前往,也许有些“近乡情怯”的因素在作怪,只得作罢,以后有机会再说。

    在都匀短短的十几天时间里不时有亲朋好友邀请去荔波小七孔、平塘掌布、都匀斗篷山、四方潭、独山奎文阁等地游玩,看来黔南可玩的景点实在不少。由于时间太紧,我只好一一谢绝,哪里都没去。直至临行前台风光临,飞机票改签我才有点时间,在离开都匀的前一天,晚辈开车陪我游了黔东南雷山县的雷公山、西江苗寨和郎德上寨。希望自己明年退休后有机会走遍贵州的山山水水。

    在都匀期间亲朋好友宴请不断,每天几乎都沉醉在浓浓的乡情、亲情、友情中。最使我难忘的是8月3日下午在黔龙山庄的一次相聚。参加聚会的是我大学毕业从教后第一次当班主任所带的学生。记得他们是82年进校的,当时全班也就四十几个人,那天聚会却来了二十一个同学,几乎占了一半。将近三十年过去了,当年十六、七岁的高中生如今都已步入中年,参加聚会的学生中年龄最大的已经四十七岁,小的也有四十四、五岁。看见他们我真正体会到岁月不饶人的滋味。

    聚会是当年这个班的班长召集的,虽然不是周末休息日,学生们还是纷纷从各处赶来。除了在城里工作的学生,还有远在墨冲、沙寨、良亩等地的,有车的几个学生分别开车把同学接到近郊的黔龙山庄。虽然目前这些学生的处境大相径庭,有的是国家机关的干部,有的是教师,有的是个体商户,有的仍在乡下务农,然而同学之间的友情不减当年。大家大声地打着招呼,互相开着玩笑,毫无社会上那种势利的的现象。

    学生见到我纷纷上来握手致意,递茶敬烟,问候不已。在酒席上更是轮番敬酒,搞得我醉意醺然,难以招架。当三位学生唱着布依族山歌向我敬酒时,我真不知如何是好。事后我真后悔没把那歌声录下来,歌声是那么动听,那么自然,那么朴实无华。歌词是临时编的,那是真真原创的山歌,真真的民间文学。我知道按当地的风俗,拒绝这样的敬酒是不礼貌的,但自己的酒量实在有限,为了不拂学生的心意,我硬着头皮喝下了酒。后来实在不行了,一位当副乡长的学生勇敢地替我接下杯子,“我代老师喝。”代酒在当地是允许的,总算有人替我解了围。

    席间学生一再向我表示,自己当年学习不努力,至今没多大出息,辜负了老师的栽培。我知道这是他们的客气,他们的谦虚。我知道我的这批“开山门”弟子当年的学习劲头足以让如今我的那些上海学生汗颜。他们基本上都是农家子弟,凭着自己的努力才有了今天的生活,虽谈不上大富大贵,却能堂堂正正在如今这个浮躁功利的社会中有较高质量地生活着。这从他们开着私家车接送我,能在较有品味的山庄相聚就能看出一斑。我为我的学生骄傲,不仅仅为他们生活质量的提高,更为他们能牢记同学之情、师生之情。当我看着有车的学生载着其他同学一起离去的背影,我暗暗感到欣慰。

    黔南之行很快结束了,然而它在我心中泛起的涟漪久久难以平静。想起那天晚上学生拉着从来不跳舞的我在歌厅一起群舞,想起在厦蓉高速公路看到的美景,想起……我醉了,醉在黔南的山美、水美、人美中。

贵州都匀市石板街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2)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 2016-06-02 20:19:30 评论:情真意切。
  • 2011-09-04 12:01:22 评论:在黔南插队的上海知青,在都匀石板街上走走,有种亲切感。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