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上海知青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贵州频道 >> 沈安妮文集 >> 详细
沈安妮文集

《茶叶寨》第八章 盐

2013年08月31日
来源:作者:沈安妮编辑:何月琴点击数:1497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贵州独山县翁标生产队上海知青的灶台      摄影:许胜龙

盐 从 哪 里 来?
上海酱油店里的盐如雪花一样白,白砂糖一样细,买盐时,店家递过方方正正装在纸袋里的一包。茶叶寨的盐是一粒粒小手指头大小的颗粒,炒菜时搁那样的盐块不济事,菜炒熟了,盐块还来不及化开。茶叶寨的人们得将粗盐放入石堆窝,猛舂一阵子,再收入盐罐。舂过的盐用来炒菜,腌酸辣子,做豆豉、血豆腐、烟熏肉。

茶叶寨的人们每天都吃辣子,没有辣子吃不下饭。新鲜采下的辣子炒得人流泪,吃起来香。秋天收进家的红辣子挂些上梁,其余的都切碎,加盐巴制成一坛坛的酸辣子。酸辣子炒鸡,炒肉都是一等品。

记得小学的课本上有一幅古代四川开采矿盐的插图,上海人的饭桌上多的是咸肉、咸鱼、咸蟹、咸菜、咸水虾,上海靠海,我们从来就认为盐一定是从海上来。下乡前,知青和他们的家人们开始讨论起内地供应不含碘的矿盐,人体缺乏碘质易导致甲状腺肿大等疾病。

向茶叶人打听吃的是矿盐还是海盐时,他们回答说:“盐巴从哪里来?不晓得,你们说是从海里来的,恐怕就是从海里来的吧。”我似信非信。茶叶寨的人们认为天下到处都和茶叶寨一样,山连著山,他们对平原没有概念,更无法想象无边无际的海洋。“你们的家乡没有山,咋会没有山?到处都和我们仓库前的晒坝一样平整?”“你们的家乡在海边,海有多大?比猛坑大河还要宽?”说话人以篮球场的面积与平原比较,将两丈宽的猛坑小河沟与大海比较。他们也许觉得我的问题非常奇怪。他们想说的是:“盐巴就是盐巴,得赶场卖脱几个鸡蛋从商店买回来,盐巴从哪里来?从母鸡屁眼来!”

许多年以后,我的一个来自美国中部地区的同事告诉我:“一到旧金山就坐了公共汽车去看海,到了海边,惊呆了,没想到海是那么大,那么宽广!”如果当知青的我们自认是迫降到底层的一小群,那么茶叶人是生活在底层,连“惊呆了”的机会都没有的一大群。一个没上过小学,象我一样见过纸上矿盐开采图,认大海为抽象名词的茶叶人怎能回答我的简单问题?以及简单问题后的碘质,甲状线等不简单的考虑。没有一个茶叶寨人得了“大脖子”病,那里的盐巴跟缺碘扯不上关系。盐巴只是和家养鸡下的蛋,自留地里的辣子秧,苦李树上的李子,手编的斗笠,坑洞里的煤等可卖钱的各物存在著永远的互通关系。
发布评论文章评论(0)
共1页,当前为第1页[最前页][上一页][下一页][最后页]  转到
发表我的评论

验证码:
主编:何月琴 王振轩
联系我们 | 网站留言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管理登录
Copyright 2003 - 2010 版权所有 http://www.shzq.net

沪ICP备060309516号